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倪志娟:狗和哲学家

2012-09-28 16:5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倪志娟 阅读

  胡搅蛮缠:狗和哲学家

  倪志娟

  在通常情况下,狗和哲学家是没有任何关系的:狗肯定不懂哲学,假如哲学可以被狗懂得的话,那么哲学肯定就不叫哲学了(当然也不叫犬儒学,犬儒学虽然有一个犬字,却与狗无关);假如一只狗真的懂得哲学的话,那么它显然不再是一只狗,我们只能叫它哲学家。

  在更通常的情况下,狗和哲学家又是有点关系的:不仅哲学家思考的宏观世界中有很多狗,而且有些哲学家的微观世界(他的家)中就养着狗,比如我最敬爱的老师,他家里有一只京巴,调皮异常,我去拜访老师的时候,假如说话时间长了,它就觉得受冷落了,会把我的鞋子藏起来以示抗议,或者咬着一个乒乓球满地打滚,趁着球滚到桌下、沙发底下或柜子角落等它无法够着的地方时,它便窜上窜下,弄出很多噪音,迫使我和老师中断谈话。年过半百的老师不得不弓下身子,或趴于地上,姿态极不雅观地为它找出那只可恶的球。如此再三之后,我只好提前告辞,它立刻摇头摆尾地咬着我的鞋子出来表示欢送。最近一次碰见老师,老师说它现在是一只大狗了,还是那么调皮,为了它,老师和师母只能轮流出门,总得留一个人在家照顾它——因为它害怕寂寞,假如寂寞久了还会得抑郁症。老师的儿子经常吃狗的醋,说做他的儿子不如做他的狗。老师教训儿子:你是一个人,它只是一只狗,你可以说话表达需要,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它不能说,它需要被照顾。老师一说起这只狗,眉眼发稍都是慈爱和喜悦。

  即使不把老师的儿子和狗受到的待遇相比较,做哲学家的狗也是无比幸福的,假如你不相信这点的话,你可以去看看雷蒙德·盖塔的《哲学家的狗》一书。在这本书里,哲学家盖塔的狗不仅得到了哲学家的爱,还像风筝一样,牵动着哲学家的笔,成为文字世界中不朽的一员。要知道,这种扬名立万通常是人才可以得到的荣耀。

  盖塔看他的狗,就象他看整个世界一样,不仅看,还要问“为什么”和“如何”。有些“为什么”和“如何”只涉及他一时一地的胡思乱想,而更多“为什么”和“如何”则涉及人类和狗共同的命运:为什么去生存?如何去爱?为什么……?如何……?哲学家的问题令人头疼。还好哲学家的狗不问这些问题,狗也不理会这些问题,狗更不可能回答这些问题,狗只是狗,它用狗的方式去生存,去爱(也许它并不知道什么是爱)。

  盖塔的问题虽然只是哲学家的问题,由于哲学家经常自居为人类的发言人,因此他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人的问题。他提出的所有问题,在我,最关心的只是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像爱一只狗那样去爱一个人?这个问题也可以表述为: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像一只狗那样去爱一个人?

  我自己经常有养一只狗的愿望,尤其是当我女儿也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有好几次,我几乎就忍不住要买回一只了,最终还是理智地克制住了这种冲动,我最大的顾虑是害怕麻烦,也害怕养死它。别人说懒人养龟,要知道我连乌龟都养死过,我不敢想象我能够天长地久地养活一只狗。

  但是我又止不住地向往那种我所见所闻的人狗之间亲密无间的爱,我知道有被主人送走半年后又筋疲力尽找回家的狗,有为主人殉葬的狗,有勇敢地保护主人的狗,忠心耿耿的狗,善良的狗,多情的狗,诚实的狗,聪明的狗……这些狗总是不讲逻辑地爱着它的主人。

  狗对主人的绝对忠诚和服从,在人和人之间几乎是难以想象的,这种关系或许也存在过:在奴隶和奴隶主之间,偶尔,也在爱人和被爱者之间,但是,我们已经习惯于把这种关系称为不人道的、异化的、残忍的、盲目的……总之,这是一种不美好的关系。

  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像一只狗那样去爱一个人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了《小王子》中的那只小狐狸对小王子急切的恳求:“请你……驯养我吧!”我知道我的很多同胞,曾经以很多种方式对异性发出过这种暗示,也以一只小狐狸似的或狗似的方式作出了被驯养的姿态,但是,一个被驯养的人可以得到被驯养的小狐狸或狗似的幸福吗?

  小狐狸对小王子说:“你为你的玫瑰失去的时间,使你的玫瑰变得重要了”,但是,一个被驯养的人为其主人失去的时间,却经常像玫瑰花一样无声无息地凋谢了——她(或他)经常不得不面对主人的背叛、对主人的失望或无缘无故的失落,而生命的意义,并不因此降临。

  我们绝不可以像狗一样去爱人。因为人和人之间的爱,是要讲逻辑的,人就是懂逻辑的动物,完全不讲逻辑的人我们称之为疯子,也就不是人了。逻辑,就是人生命的意义所在。哲学家如是说。

  即使不可能每个人都成为哲学家,我们多多少少要求每个人都具有一点点哲学素质:反思和审视的能力,而任何一种人际关系都是经不起哪怕最轻微地审视的,在审视和反思的目光之下,其利害得失就像微生物在显微镜下一样被暴露无余。当代不知道多少哲学家正像显微镜一样在人性的领域里辛勤地工作着。

  人难免会辜负人,其原因错综复杂,而狗却很少辜负人,这可能是人和狗之间最大的区别。我们害怕自己被别人辜负,但我们在辜负一只狗的时候,却可以承担比辜负一个人时要少得多的内疚,因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安慰自己:它毕竟只是一只狗。这可以构成我们对狗不忠不义的最充分理由。可见,在人和狗的关系中,人总是主人,人占有十足的优势:懂得逻辑的心理优势,而狗永远是狗,它毫无条件地服从、尽忠、守职。人狗之间的爱,对人而言,人真是占尽了便宜,对狗而言,唉,狗永远无言。这是一种多么轻松的爱啊。

  假如你不像我这么俗气,不用考虑诸如麻烦或狗的死活问题的话,不妨去养一只狗吧,即便你是一个哲学家,你也可以从一只狗那里得到最彻底的爱。

  简而言之:爱一个人,不如去爱一只狗吧。
  
  2006-9-22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