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背影》删除风波 丁启阵:坚持自己对朱自清的认知

2012-09-28 15:04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阅读

  传统是破还是立?教改《背影》依然

  教材选择的基本原则在于科学精神和人文关怀。“这是任何时期都不会过时的”

  法治周末记者 刘雅婧

  “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

  这是江苏东海人朱自清,再现了1918年在火车站目送父亲背影离开时的一幕,之后,这一幕父子亲情,被定格成影响了数代中国人的文学启蒙读本。

  世纪流逝,不同年代的人都或曾读过《背影》。

  浙江人丁启阵生于上世纪60年代,20多岁时读朱自清。20余年后,他成为北京外国语大学的中文系老师,写下近来引发轩然大波的《我赞成把朱自清〈背影〉从语文课本中删去》。

  湖南人熊良柏生于上世纪70年代,读朱自清时已是一名中文系学生。多年后,他在北京四中初中校园里,给学生们讲述《背影》中的情感故事。“《背影》已经讲给两届学生听了”。

  江西人刘一静生于上世纪90年代,今年9月将成为一名初中生,利用暑假预先学习人教版的初中语文课文,读到了《背影》,她说:“虽然我更喜欢郑渊洁,但这文章也挺感人。”

  2010年6月24日,当《我赞成把朱自清〈背影〉从语文课本中删去》一文开始在网上流传,一时间舆论形势近乎一边倒。

  反对声音认为,该文脱离历史情景,以今人要求苛求古人,贸然颠覆经典,有哗众取宠,不重视民族文化传统之嫌。

  关乎基础教育教材中的改编问题,《背影》并不是第一个引发删改争议的。是否要将鲁迅的作品剔除出基础教材,也一度在上世纪90年代几经争议。大背景是基础教育教材改革乃至教育观念改革寻求出路的数十年历程。

  教材增减名作应秉持何种原则?语文教材改革争议不断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如何对待经典和现代,当下需要怎样的文学?一系列问题接踵而来。《法治周末》记者就此采访了事件的核心者、教材编写者、近代文学研究者以及一线教学者和受教育者。

  《背影》删除风波

  事件导火索缘于《语文建设》2010年第6期,孙绍振教授的一篇文章《〈背影〉的美学问题》。

  其中援引了2003年武汉某校初中生的观点“违反交通规则”“不够潇洒”进行批驳。认为《背影》中错位的隔膜的亲子之情,乃是文章不朽的原因。并在文章中以冰心笔下的“母爱”作为比较,提出“冰心的文章在中学语文课本有逐渐消逝之势……”

  丁启阵随后在6月24日的博客中以杂文随笔形式,以“父亲背影之美关乎民族病态审美”和“认为父亲违反交通规则无伤大雅是实用主义而非理性主义”为主要理由,同时力挺冰心散文,反驳了孙绍振的观点。

  接着反对声四起。丁启阵又陆续更新博文表明态度。内容涉及个人对待朱自清生平的研究,并列举论据表达了看法——名作不等于杰作,认为朱自清散文中枯燥、琐碎内容居多,人格魅力亦被放大了,不足以成为典范,应考虑从教材中删除。

  6月30日的《法制晚报》登出了这则消息之后,舆论关注更达到前所未有之势。

  北京风急雨骤,而《背影》事件的焦点人物——丁启阵此时正在绍兴度假。不知是否巧合,绍兴正是朱自清祖籍所在。

  之前,以博客为问题论战的阵地,丁启阵更新到了7月6日。而关于是否该删除《背影》的争论已持续了大半个月。

  7月10日夜,《法治周末》记者几经周折,让一直不曾公开回应媒体的丁启阵接受了电话采访。“学院替我挡了一部分采访。大部分的态度已经在博客上表明”。

  “生活一切正常,没有受到这个事件的太大影响。”出乎记者意料的是,虽然身处舆论风口,他在电话里的情绪显得非常平静。“家人很支持我,也有朋友当面对我说,并不赞同我的观点。我觉得学术探讨,观点不同是很正常的。”

  由于朱自清治学和为人颇受推崇,多数受访者坚决反对从教材中删除《背影》。

  “读经典,要了解这个人和他要表达的意义,更不能脱离特定时代背景。”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商金林略有些激动地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朱自清写的不仅是“一个人的父亲”,也再现了“一个时代”中的父亲们,如何在世情动荡中挣扎着讨生活,又如何给儿子希望和安慰。“鲁迅也写父亲,但是朱自清写得最好。在选入教材之前,就有广泛口碑”。

  教育科学出版社总编辑杨九诠也表示:审美有各种层次,不会因为父亲背影不美,讨过小老婆,违反了交通规则,所以对儿子的感情就是虚假的。

  丁启阵表示,自己关注朱自清由来已久,早年也曾喜欢过朱自清,经系统研究,慢慢建立了对朱氏的系统看法。“我并非舆论所说,完全不了解朱自清,或者为了哗众取宠而故意发表惊人之语。我的看法不会因为反对声音居多而改变”。

  挺丁启阵的声音同样存在着。一个叫做“北邙秋风”的博客作者,以中学老师的身份,表示读过丁启阵的大部分博文,认为“他并非一个治学不严谨,借经典作品炒作的人”。而是“用言论引发思考”。   如何面对经典和时代

  近年来,基础教育内容的改动之风大盛。上世纪90年代的选金庸、删鲁迅风波,《水浒传》删除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一文的风波。更有近年来的网络红人芙蓉姐姐入选小学版《新概念英语》,例子比比皆是。

  呼唤教材面貌创新,提倡对经典举起手术刀,丁启阵并不是第一人。经典是什么?如何对待经典?这个问题变得愈发明显。

  熊良柏时任北京四中初中部语文教师。今年,他给自己的学生布置过一次家庭作业:让学生给父母读《背影》,请父母写读后感。

  “作业很成功,很多家长写得好极了。”熊良柏说,这不得不让人反思,《背影》打动几代人的魅力到底是什么?“家长们不仅是在写自己读《背影》的感想,更是在写自身对中国传统伦理精髓——孝道的切身体会。”

  熊良柏曾带着学生们去清华园游玩,他指着荷花池告诉大家,这里就是产生荷塘月色的地方。“那一瞬间,叽叽喳喳的孩子们都很肃穆”。

  “我不否认梁实秋和林语堂的伟大,但是在那一刻,只有一个治学严谨、绝食而死,写过《荷塘月色》和《背影》的朱自清,能让他们产生这种肃穆感”。

  经典之所以称其为经典,就是因为经得起时间检验和数辈人的良心评估。杨九诠说,“朱自清的美学价值和文学价值,就算还没有定论,也已有了公论性的东西”。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