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梁文道:知识分子应是一群只服膺于真理的人

2013-01-18 11:02 来源:大众日报 阅读

梁文道

  梁文道:反思网络中的知识分子

  记者 卞文超

  相比对知识分子范围的界定,今天另一现象更值得关注:知识分子的形象在公众视野内面临垮台危机。

  光头,黑西装,白衬衫,脸上架一副黑框眼镜。梁文道的装束黑白分明,一如他的表达,明确清晰,逻辑环环相扣,精确瞄准听众的注意力。

  1月9日,北京环球贸易中心五楼。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的“理想国”文化沙龙上,熊培云、许知远、梁文道三位特色鲜明的70后写作者,各取名字中的一个字,以“云知道”组合亮相。

  “‘云知道’很像一个乐团组合的名字。我们会去不同的地方演讲,做沙龙座谈。我们希望是一个系列的主题贯穿下去。今年的主题是——知识分子。”梁文道说。

  知识分子不囿于职业

  梁文道从讲台上走下来,被一群读者围住在新书《味道》上签名。主办方工作人员隔着人群叫:“梁先生,过来坐下签。”他摆摆手拒绝。面对读者,梁文道保持着恭敬的面孔。他签书,不像有的作家只顾埋头划拉,而是一定要望向读者,双手递回,道一声“谢谢”。

  在大多数场合,梁文道不宣称自己是知识分子,主动把自己划为“知道分子”的行列。他出版最为知名的时评作品集《常识》,以浅白流畅的语言,冷静道破社会现象背后隐藏的一面。1970年出生于香港,少年成长于台湾,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内地公众对他的了解始于凤凰卫视,他是电视台主持人、嘉宾,同时在南方周末撰写专栏。

  1月12日,“云知道”把沙龙开进北京大学。参与者大部分是学生,现场座位不够,不少人席地而坐。梁文道分享了有关知识分子与公共性的看法。

  公共知识分子是近年来的热词。梁文道赞同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一位社会学家的观点,对知识分子有一个很简单的定义:知识分子是什么样的人?他可以靠思想生活,但更重要的是他可以为思想而活。

  知识分子一旦与公共性相联系,便不再囿于专业和职业。梁文道举例,公共知识分子最好的例子是爱因斯坦。爱因斯坦后期是一个很重要的公共知识分子,他在战争期间有大量关于政治的看法。

  “从很严格的政治学的角度看,他的很多政治看法其实并不专业,甚至可以说是幼稚,但大家仍然会倾听他,为什么?因为他是爱因斯坦。人们或许可以不同意他说的话,但你不能否认他尽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责任——始终应该保有一种业余者的疏离状态,保有你在行业以外、职业以外对某种事物的爱好。而这种爱好是可以很深的。”

  “知识分子是什么样的人?他可以来自很多职业。”梁文道说。关注空气污染的公交司机,关心公车私用现象的中学生,都有可能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应该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之外,或者在自身所处的社会和文化传统之外有关怀,要有超出束缚的欲望。大家在公共范围发声,关怀社会,影响周围的人就是知识分子。

  “污名”下的社会心理脉络

  2010年,方舟子和梁文道之间曾有一轮骂战风波。今天,梁文道试着以客观的姿态提到对方:“方舟子你别装了,你也是公共知识分子。”

  相比于对知识分子范围的界定,今天另一现象更值得关注:知识分子的形象在公众视野内面临垮台危机。如今网络上常常见到,随便一个公共话题,便会引发网民对“公知”、“母知”的围攻。在网络语境中,“公知”直接变形成为贬义词。

  许知远感慨于网络上价值观的一再颠覆。梁文道对“知识分子污名化”背后隐藏的社会脉络作了分析。

  有一个词,很多年前大家认为是褒义词,现在网络环境中也被认为是负面词——精英。为什么现在大家把这个词看作是一种反讽,都在骂精英?从具体的社会环境来看,今天被指作精英的人,或许是某些贪官,或许是某些富商,在各大会所开着名车出入,叼着雪茄举着红酒晃啊晃的。在公众眼中,这些人是一群既得利益者。

  “中国今天的贫富差距很大,大家开始意识到,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利的分配有不公正之处。正是因为某种扭曲和不公正,使得某些人成为经济上获利最多的人、以及政治上获得利益最多的人。他们构成了精英群体。”梁文道指出,权力寻租带来扭曲和不公正。人们看到,发财的商人第一桶金,往往是黑的;国家发展到今天,重大的环境污染也是他们在开发过程中所应该承担的。于是公众得出结论:精英很坏很黑。

  以此为脉络展开,一些知识分子尤其是一些经济学家,他们提出的观点和说法有时为精英群体代言,被公众抓住把柄,换来污名。还牵扯到很多著名的媒体和媒体人,包括不少有影响力的报纸杂志,被认为和这些经济学家、学者一脉相承,一起被泼上脏水。

  这种社会心理走向并不复杂。让梁文道感到有趣的是,即便骂声一片,中国被骂精英的人甚至部分骂精英的人,往往并不反感被划入精英群体之中。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