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李建春:“韵律”在中国的延伸

2015-11-19 09:1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建春 阅读

  “韵律”在中国的延伸
  ——“韵律与方法”第二回展(慕尼黑)的中国艺术家

  李建春

  2013年6至8月,“韵律与方法”中德抽象画展在湖北美术馆展出后,在中国艺术界影响很大。展览自身的质量、在专业杂志和大众媒体中的影响自不待言。展览之后的近两年中,就我在湖北的感受,从事抽象的艺术家明显增多了,一些年轻人的作品,我一眼看出受到我们展览的影响,当然,我没有笨到向他们当面指出,只是暗中得意而已。中国与西方艺术家联合办展很常见,但“韵律组”是作为一个欧洲艺术团体与中国同行合作,这在中国可能还是第一次。

  抽象艺术本来就产生于欧洲,到现在已有百余年历史。在西方,由于抽象艺术的地位相当稳定,从事抽象艺术的当代艺术家的心态与活动方式,与中国同行相比,也是相对稳定的。“韵律”这个概念,可谓抓住了抽象艺术的一个核心方面,既可以历史地上溯,在当代又有活力和可能性。但是在中国,即使一个最安于“本位”、醉心于形式语言的画家,他的作品一旦发表,就会立即卷入到整个当代的语境中。“抽象风格”通常被中国艺术家看成解决当代问题的一种“方法”,美学上的忠诚倒是其次的。因此抽象主义在中文语境中,在某种程度上,仍然像在康定斯基和蒙德里安的时代一样,或者像在抽象表现主义的时代一样,是将时代的种种问题,自觉地纳入艺术“内部”的、外向的“沉思”。

  从“韵律与方法”第二回展的参展名单看,除了与“韵律组”有关的画家,中国方面又邀请了几位很影响的艺术家。这体现了“韵律与方法”在中国的延伸,同时也是“韵律组”影响力的延伸。黄拱烘和唐骁在中国当代是有活力、雄心勃勃的人,喜欢给自己带来挑战。

  王璜生是中国当代著名的艺术家、美术馆馆长、策展人。他前期是一位有创造力的中国画家,他的水墨写意画将某些传统的题材如莲花等,循着这个传统中固有的一脉发展到极任性、极随意,以致于抽象的画面压倒了题材符号,让后者近于可有可无。他近年的抽象画,大约是从莲茎、树枝的画法中提炼出的“铁线”(也是中国画固有的),却达到一种接近于通布利式的线条效果,当然在宣纸上看,仍然强调空灵的一面,与同时存在的泼墨效果相映成趣。王璜生有时将这种笔墨,成批量地直接书写在报纸上,将宣纸转成报纸,意味着将画室移到了街头,一种文化心态对当下的阅读,和现实感。他不久前的装置作品《游.刃》,缠绕的铁丝网、玻璃管线和地上玻璃碴,被转动的灯光在宣纸围幕上投出飘逸的水墨动画感觉。这些背景会使欧洲观众对他参展的纸上作品另有一番感受。中国文化是复杂的,这些看似空灵的线条,却包含了如许的生命之痛与硬,他以游戏之轻托起存在之重。王璜生如果在欧洲,就是一位对奥斯维辛发言的艺术家,请展开想象。

  李纲的抽象水墨实验,方法很特别。2014年,他做了一个名为“废墟”的个展,分为“提、取、转、换”四个部分。所谓“提”,指进入真实的废墟现场,选择残砖碎块;所谓“取”,是将所选的砖块,在一张宣纸上,以拓印方式取得六个侧面;所谓“转”,是将具有抽象感的砖块拓片装裱起来;所谓“换”,是将原砖铸模为纸浆雕塑,并以编号与原砖统一。以上过程都有录相,以综合装置呈现。将水墨、宣纸与物象的关系进行了一次重新编码审视。李纲的作品围绕水墨材料的特性,以拓印等手段,在多种媒介的共同使用中,将作品的意义指向艺术思考的过程。这次参展的作品,也用了一些出人意料的方法,比如用生活中的一些器具做拓印工具。他的作品具有抽象意味,但意义主要不在视觉上,而是在社会学和文化的层面上。

  孙大力是较早接受抽象表现和波普艺术影响的中国艺术家。他常用廉价的日用废弃物做综合材料,以某种书写符号统一视觉效果,意义很复杂,粗犷而有活力。

  余小真的这组纸上小作品,是中国农妇常用来纳鞋底、缝被子的一种叫“索子”的粗棉线,在油画纸上直接缝成的。她有时画出几何图案,有时用缝纫手法结点,粗棉线与画纸的自然纹路搭调,素雅而有力,具有温暖的可触感。

  唐骁是一位有影响力的中国青年画家。作为留德归来的学子,多年来,他以自己的教学和策划活动,传播着德国当代艺术的影响。他本人的创作善于将抽象艺术中某些较理性的方面,与本土微妙的躁动结合起来。比如他用三夹板制作的介于绘画、雕塑和装置的作品,用色的精准和刻意的笔触,似乎回应了当地忙于购房和装修的氛围,却是在元语言的层面,用绘画的方式思考建筑,这些“真实空间”的装置中,平面和色彩构成的小回廊,让人联想到包豪斯的办学精神。

  黄拱烘的绘画,持续地运用形式语言探索存在。他热衷于用变化多端的手法驾驭很少变化的媒介,将“存在的专注”转化为“媒介的专注”,让思想自然溢出形式的意图,产生“谬误”,却拒绝任何外在的主题。他在用色、运笔等方面均已达到自如的程度,他的色调鲜艳、饱胀,反而显出某种脆弱感,令人动心。欣赏拱烘的艺术,对心智是一种挑战,他热情,丰富,放肆,同时又苦行般地自我限定。黄拱烘也是“韵律组”与中国艺术家之间的桥梁人物。

  2015年4月,武昌昙华林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