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什么时候上拍什么作品:拍卖行的选品策略

2021-01-15 10:01 来源:Artsy官方 作者:Justin Kamp 阅读

View of the sales room at Phillips on December 7, 2020

View of the sales room at Phillips on December 7, 2020
Photo by Haydon Perrior.
Courtesy of Thomas De Cruz Media

在经历了一整年不稳定的日程安排以及纯线上的社交聚会之后,拍卖成为艺术产业为数不多的相对稳健的要素之一。虽然与往年相比,拍卖会在形式和频率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对整个艺术市场来说,拍卖会仍然保持了适当的重要性,世界各地的拍卖行都在进行各种线上、线下以及混合式的销售,以便让藏家们继续投身拍卖竞价。

虽然突如其来的线上销售为市场交易增加了不少透明度——许多拍卖行纷纷选择公布价格,以此来赢得藏家的信任——但在拍卖场仍存留着诸多谜团。其中一个令人格外好奇的问题是:拍卖行究竟如何为特定的拍卖会选择相应的拍品?

Alexander Calder. Dolmens, 1971 © 2020 Calder Foundation, New York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Courtesy of Zeit Contemporary Art, New York

Alexander Calder. Dolmens, 1971 © 2020 Calder Foundation, New York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Courtesy of Zeit Contemporary Art, New York

据富艺斯20世纪和晚间拍卖负责人阿曼达·罗·艾科诺(Amanda Lo Iacono)介绍,在拍卖策划方面,并没有太多的硬性规定。大多数时候,对市场的“试温”是构建任何一场特定拍卖的决定性因素。拍卖行从该行之前的拍卖、策展人对话、即将举办的机构展览以及重要的潜在寄售品中衡量藏家的喜好,以便塑造下一季的拍卖会。她将这一过程称为“藏品递增”(additive),拍卖行既接受寄售作品,又积极寻找其他的寄售作品,以构建一个具有合适作品种类、拍品背景一致的拍卖会。

罗·艾科诺指出,富艺斯2018年举办的纽约20世纪秋拍会,便是深思熟虑、分类策划的绝佳案例。乍一看,遴选作品的关联度可能并不高,但这场秋拍会却成功地将艺术史串联在一起:琼·米罗(Joan Miró)和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两件作品体现出两人的友谊以及在艺术上的对话;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的数件作品则对同时发生的多起制度性事件作出回应,而拍卖更恰好与该艺术家在 MoMA 的回顾展同期举行。

Joan Miró. Woman before an Eclipse with Her Hair

Joan Miró. Woman before an Eclipse with Her Hair
Disheveled by the Wind, 1967
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Photo: Less Stalsworth

邦瀚斯(Bonhams)的战后和当代艺术全球负责人拉尔夫·泰勒(Ralph Taylor)描述了该司类似的拍卖建构过程。“除非与展览计划挂钩,否则一般来说,拍卖主题均来自于早期的寄售作品,我们可能会围绕这些主题进行一场拍卖。”泰勒解释说,“比如说,如果你拥有一件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的佳作,那么就比较容易以此为基础,策划一场以伦敦学派艺术家为主题的拍卖。”泰勒同时附议罗·艾科诺,认为主题策划也可能会围绕之前拍卖会某一个特别出色的成果展开。他指出,邦瀚斯即将举行的超现实主义拍卖会 “心灵之眼”(The Mind’s Eye)便是以2020年10月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的《如云似幻的爱侣》(Couple aux têtes pleines de nuages, 1937)为基础的,该画作在之前的拍卖会上共斩获810万英镑。

泰勒和罗·艾科诺均表示,两人所代表的拍卖行一般将类别拍卖的规模限制在最多40至50件拍品——在泰勒眼中,拍卖行应该 “讲述一个连贯的故事”。两家拍卖行的建拍时间也相差无几。罗·艾科诺说:“下一场拍卖的计划,通常在上一场拍卖结束后的第二天就开始了。”在六个月的时间里,策展人和专家将从头开始打造拍卖会。罗·艾科诺表示,在三个月后,拍卖会已经初具雏形;而到只剩六周时,拍卖会的材料会发送给藏家,此举或多或少敲定了拍卖会的最终形态和规模。

Salvador Dalí. Couple aux têtes

Salvador Dalí. Couple aux têtes
pleines de nuages, ca. 1990.
Samhart Gallery

高层次的统筹策展固然十分重要,但单个作品如何最终进入拍卖会,仍是一个技术问题。一件委托作品成为拍品的过程,需要委托人与拍卖行之间的协商与合作。美国银行的艺术服务专家德纳·普鲁士(Dana Prussian)认为,委托过程实则是权衡提案的过程。

“我们会要求多家拍卖公司提供提案,并将他们一一展示给客户。”普鲁士说,“他们的财务方案各不相同,积极性也根据各自的意愿存在一定的差异。拍卖行都会有不同的市场与销售策略。”

Salvador Dalí. Couple aux têtes pleines de nuages, ca. 1990.

Salvador Dalí. Couple aux têtes pleines de nuages, ca. 1990.
Samhart Gallery

普鲁士说,如果客户的寄售品有可能成为晚间或主会场拍卖会上的高价值拍品,那么这些谈判就会变得更加注重细节。“如果一件拍品适合晚间拍卖,我们就会进一步追问如何继续推进策划工作。”她说,“我们如何能够让这件由单人藏家持有的藏品成为晚间拍卖的开幕拍品?如何确保它能够登上数字拍卖目录的封面?”

泰勒介绍,对于拍卖行来说,委托竞拍的过程既充满战略性,也与钱本身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一般来说,委托人最想知道的是他们作品的价值,”泰勒表示,“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有趣的地方是,藏家也对作品的展示方式很敏感,并想要知道,他们对藏品的持有权对后人而言是否重要。如果一切只是追求以最高价卖出,那么拍卖行之间就会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争夺战。然而,如果作品是从艺术家那里买来的,或者是从深受爱戴的父母那里继承的,或者需要以任何方式进行细致的处理,那么对这件拍品的颂扬就具有重大的意义。”

Bruce Nauman. Big Welcome, 1985

Bruce Nauman. Big Welcome, 1985
ArtWise

考虑到这场疫情带来的动荡变化,人们可能会预计,拍卖策展也会发生同样程度的剧变。但根据罗·艾科诺的说法,事实并非如此。她说:“实际的策展过程本身并没有发生任何显著的变化。”她同时表示,关于在线竞价可能会危及拍卖会语境及内聚性的担忧,根本是无稽之谈。尽管线上拍卖成为了未来一段时期的标准,但策划拍卖的重要性并没有发生动摇。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