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柳宗宣:王琰的生活与艺术

2012-09-27 22:5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柳宗宣 阅读
  玩家——王琰的生活与艺术
  
  柳宗宣
  
  生活中的王琰是个玩家。没有什么他不把玩赏鉴的。
  
  他收藏古玩,家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玉器,雕塑。带泥土的宋瓷汉俑。
  
  他收购古典红木家俱。日本玩具小汽车。各种各样的帽子。照像机。苹果牌微型音响。他迷恋品类繁盛的图章,日本的放映机和幻灯机。
  
  他也玩建筑,在他过去的农家院子里盖欧式尖顶的红房子。玻璃屋。他和妻子坐在院子,秋千晃动在那里,枫树掩映着他黑瓦白墙的民宅,柿子树长在院落一侧,还有他的美国樱桃树。他坐在院子里欣赏他所营造出来的空间。
  
  我亲眼见到过他怎样把宋庄的库房改造成一个乡村酒巴。红砖砌成的巴台。挂在屋顶的锥形吊灯或吸顶灯。墙壁经过了艺术处理:他手工的线描图。
  
  我还参观过他为一个朋友设计的别墅。
  
  他自许自己是个优秀的厨子。他的一道红烧鸭子让我迷恋它的味道经久不散。他在那道菜里注入了很多佐料和瞬间的直觉。
  
  他也是一个围棋手。他的客厅或院子里总是摆着一幅下不完的棋盘。
  
  一个摄影师。他拥有个各种进口的照像设备,对视觉形象有着天然的敏感。
  
  他有玩行为的男性模特的嫌疑:站在你面前,从脖上的项链到手中的玉器戒子,足下的从香港买回的方头皮鞋;头发染白的一缕发丝,当然不提那上下外套与内衣的精心配制,着意显露出来的皮带在肚脐间的一个特异造型。恍若英国作家王尔德来到你面前,他着意把他的生活艺术化,把他的身体塑造成一件艺术品。
  
  我想过,你把王琰这样的人放逐到荒原和其他任何地方,他都会把他的自身和周围装扮得生机盎然,富有无尽的意味,让人觉得他就生活在美之中。
  
  那种美不是自然的与人无关的客观美。美之产生及其对人的魃力决定人与人世界的遭遇及自身的审美超越,它是一个人创造力的显现,那就是与众不同,那是陌生新异之物,是神赋予一个人的灵光与天才。
  
  我说王琰是个玩家,不如说他是个生活的赏鉴家,他发现和看见生活中美的元素,那不是所谓的玩物,他见到事物散逸出来的美的征候,所以他把玩不已;当他面对荒凉世界时,就把内心对美的渴念移置当前,就像他在自己的院子里建筑带尖顶的房子。
  
  他玩的就是心跳。非功利的审美的游戏,那是全身心的感动与投入。我曾调侃他占有的东西太多,在他的家庭里充实着太多莫名的侈奢品。“只要我喜欢的,我会不计代价地弄到它,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是的,生活中重要是你的喜欢,他无法抑制的对美的理解和拥有。王琰敞开着面对生活与存在。他对美与生活的理解臻于玩赏游戏之境,那里面有娱乐、超脱、竞赛、赌博的性质(他自已一度沉缅于赌博)。他宁愿曲折,也不要直线;宁愿重复,也不要停滞不变,他不懈地无止境地寻求“不在的现在”或“丢失的现在”。在他看来,最珍贵的是现在所缺乏的那些东西。他所期盼的现在就是一个四面八方无尽地散射出去的虚空的场所,在这个“现在”中,展现在我面前是一个处在游戏状态的叛逆的冒着风险的充满生机和欲望的王琰。   他是将生活艺术化和美学化,使其个人的生活充满艺术的气息,也让他生活本身成为艺术,这就是说他不把艺术看成生活的附属品,当做生活的手段和工具,而是把艺术当成生活的本体,当做生命本身。王琰的生活方式在我看来就是玩生活,或者说是在玩中生活,在玩中不断自我改造,在玩中不断地创新,寻求着新的自由。
  
  而王琰却把它的绘画当成一个独立的世界来看待。他不能容忍对艺术粗制滥造或简单轻率的作风,他的画和他的生活保持着潜在的距离,注重绘画语言本身的属性与形式的自律因素,并在其中注入大胆的想象与实验。
  
  当然,我不能断裂开他的生活与艺术,在更多的层面,他是把他对生活的理解和修养所至的境界渗透到他的作品,是渗透性的介入而非直接移置。他把一个玩家的生活热情和对美的高贵性的追求自然渗透进他的画布里,比如他的画中不涉及当下生活的场景与内容,他的画中初一见,如同人间不存在的仙境,那画中如实又虚的吹箫的人影,若隐又现的南方白墙黑瓦的房子。树木。缠绕的风水。他在他的画里注入了理想与情怀,那纯东方的气质与精神。
  
  那是消失了的美的世界,吻合了人们对怀旧的情结,对家园的想往和融入野地的愿望。
  
  他在古老国画里进行个人的探险与实验。除了唾弃了既往的摸拟自然的写真作派,更注重画面的构成和绘画语言的丰富性;他玩过塑雕。画着油画,做着装置,艺术领域里的各种元素他都广泛旁涉。在国画这个门类里,研习过水彩,水墨,重彩。对条屏,纨扇、横幅、轴等不同的构图了如指掌;他是一个类似于任颐的全才型的画家,于人物、肖像、山水、花鸟无所不精,这样他能把艺术各种门类中的元素融汇进重彩画之中,在他的作品里既能看见传统精神底蕴,但又能触摸到画中扑面而来的新异陌生之美。
  
  从他的画的构图可以见到清代画家虚谷的影子,那密密层层的冈峦杂树与重重屋舍。造型之简织入繁复的构图之中,用比照方法来体现物象的质感和量感,在物象结构的抽象和物性表现方面有着自己的发展与革新。比如,绘画中他将颜料挤兑在画面,使国画呈现出油画的质感;近期的绘画中出现了藏文图案,传达他将装置艺术精神移置国画中的企图。另外他着迷于对画面的控制,看重绘画过程中骤然呈现的瞬间即逝的灵感,对偶然因素的理性处理或对瞬间意念的把握与放纵。
  
  把过去绘画中艺术家们忽视了的因素作放大处理,讲求色彩的运动与构成,在平衡里不断的动力,色彩的节奏溶解于画面的统一性,同时不放弃色彩的冲击效果;他在画面创造一个结构,对画中的物性整体的盘根错节的关心,看重各种意象间繁复的运动,色彩的犯冲与呼应,各个元素的照应与独立,使他的画构成音乐中的交响效果。我曾经质疑过他画面的元素过于拥挤,似过于繁复,是否可以留点空白,他不苟同我所言及的简约,简约在某种层面上是创造力的弱化的表现,或以所谓的简约掩饰艺术家生命力和创造力的枯竭。王琰要创作的是充满生机盎然的作品,它挑战了人们的审美能力与趣味,为古老国画注入新的技艺和难度。
  
  近些年王琰的画市场看好,很多人收藏着他的画,见到了他的画愿意持续地解囊购买,他们是看到是王琰画中的东方寂静精神以及画中丰富色块共同呈现的神秘气象;他的作品就是站在我们面前的活生生的生命。让你不能不对其注目、震动和赞叹。作为一个以情怀画画的艺术家,王琰把他精神的高贵性和生命的活力还有对艺术游戏精神注入了绘画中,同时又维护一个艺术家在画中的自由状态和画作本体的庄严。他的作品独立于他和我们,那是另一个持久的存在。
  
  (此文刊于《王琰画集》海天出版社)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