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来信

霍夫曼:公共空间就是我的博物馆

2014-06-11 09:08 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董佳慧 阅读

  “公共空间就是我的博物馆,世界就是我的游乐场。” 一身休闲西装,内搭粉红色 T 恤,37 岁的霍夫曼看上去仍像大孩子般爱玩且好动,而他却一再强调他的作品“不是一个玩具,而是一个艺术符号”。

  尽管家喻户晓的大黄鸭与上海失之交臂,但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的新作“大粉猫”却是专为今年的上海艺术设计双周展而来,将作为“致风范”凯迪拉克设计艺术大展的揭幕作品在世纪公园展示两周。这只用竹子编成的猫在夜色中第一次与观众见面,有人觉得它举着爪子的样子萌劲十足,也有人觉得它有些邪恶。除了周身粉红之外,大粉猫的奇怪之处还在于它没有胡子,眼睛小而黑,似乎不太符合中国人的审美,但又因此多了神秘性和力量感,显露出几分老虎般的不可接近。为了创作这件作品,霍夫曼在今年春节就来到上海寻找灵感,最终他决定把竹子这一中国人常用的材料和公园里偶遇的流浪猫结合起来。在与工人们合作打造这一身高 10 米的巨型作品的过程中,霍夫曼发现竹子的韧性和潜力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他原本还担心 10 米会不会太高,但工人们告诉他,再大一倍都没问题。

  “因为我有只大手,所以我得设计大件作品。”身高 1.96 米的霍夫曼一脸无辜地伸出他的手,露出孩子般得意的笑容。2000 年,他毕业于荷兰坎彭基督教美术学院,接着在德国柏林魏森塞艺术学院获得硕士学位,此后以荷兰鹿特丹为基地,开始从事在公共空间创作巨大造型物的艺术项目。

  用 4 万只塑料袋扎起的鼻涕虫出现在神圣的教堂前、与周围建筑等高的黄色巨兔四脚朝天坠落于空旷的广场,当然也还有周游世界的橡皮大黄鸭,这些都是霍夫曼尺寸惊人的尝试。再普通的题材一旦被放大数百倍,横亘在马路中间或是矗立于宽阔的水域上,任谁都不得不引起注意,更何况是如此颜色鲜亮、憨态可掬的动物“玩具”。

  “不论你身高 160cm还是 190cm,在这些巨大无比的雕塑面前都没有区别。世界和人类都变小了,我们的视角也因此变得公平。”在探索艺术的世界里,从无高低贵贱之分。欣赏博物馆里厚重玻璃下的作品也许还需要艺术语言,而这些展露在公共空间的艺术装置只需要出现在你面前,消除你时刻关注的自我,“这种感觉会让你自由,自由地去观察和思考”。

  除了体形庞大,对不同材料的使用也是霍夫曼式的创作特色之一。塑料袋、拖鞋、黏土玩具这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小玩意儿都曾被他把玩,然后以成千上万的数量堆积,形成一个个超出人们设想的雕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是探索新型材料的科学家。”从互联网、跳蚤市场,甚至孩子们的玩具中寻找灵感,再用全新的角度和特殊的材料赋予它们新生,霍夫曼是一个另类艺术家。然而,作为一个公共艺术的创造者,霍夫曼也深谙公共艺术短暂的生命力。他的这些作品无法被放入普通的博物馆,他也坦承它们并不会占据公共空间太久,通常经过几周或几个月的展示,他就会将空间还给公众。“我不相信永恒的艺术品,在我的艺术观里,当代艺术出现、使人们感到惊奇、随后消失,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大粉猫的出现会改变公共空间,它的消失会再次改变公共空间,但我希望有更多艺术家或普通人能在公共空间里做些什么。”尽管如此,霍夫曼一件作品的影响力是可以相对持久的,两周之后,尽管大粉猫不再在世纪公园里占据实际空间,但它会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