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樊子旧作短诗选(1985—2012)| 我放下恩怨,看清了火水的融合

2022-08-11 08:37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樊子 阅读

樊子

樊子,1967年11月出生,安徽寿县人,居深圳。1984年开始诗歌写作,1998—2005年搁笔,历任《诗选刊》(下半月)《诗潮》《诗歌月刊》等刊编辑,现系深圳前海美术馆馆长,油印诗集《微雨》(1987年)、出版诗集《木质状态》(2009年)《怀孕的纸》(2016年)等。


◎微雨

天暖起来了,风暖起来了
有一丝雨,不像柳絮
我叫它微雨吧,我说:喂——
一群小蝌蚪就浮出河面了
它们心跳的厉害
是争着要长大?

1985.11


◎大旱季节

大旱季节,我坚持着
我仍是十万座大山,有一息尚存的葱郁

大旱季节
高过生命之额的都是樟木榛莽
我低头看自己的危崖,被狼群盘踞

阳光带来衰老
我把惊恐的目光凿向岩石深处
无雨的季节物品懂的以藤束身
我看清了自己的裂谷和深渊

阳光依旧带来大旱
狼说渴啊狼于是高出荆棘灌木

连涩泪也流不出的日子
狼高过天空
狼也看不见草坡、羊群和溪流

阳光无声地带来绝望
我仰起朽木与岩石的脸看善良的狼群
正遮蔽阳光,盛大的阴影
乌云一样美好。

1989.9


◎蛇

蛇昂起火焰的头
才看清自己修长的身子是水做的

蛇不是传说的白蛇,青蛇
蛇 其实看上去像岩上的古藤
或月光下丹桂婆娑的枝影

在一个暗夜里
蛇紧盘的水的身子倏然动荡为
一条悬空的河

在一个暗夜里
没有谁认为这样的河流
是真实的
蛇吐着闪电的蛇信子
引领着水的身子狂舞之后
瞬间又盘紧成为一潭止水

夜半 只有我一个人放下恩怨
看清了火水的融合  爱恨的统一

1995.12


◎山风
 
没有界限和间隙了
岩的棱角
戳入湍急的流水的心脏
一棵栗树碎骨其内
是怎样的疼?
 
还有
幼獐的软踢迈不出奔突呻吟的
母体
还有兀鹰的巨翅
摩擦着紊乱的乌云
 
 
山林的旋风吹来
万物如此纠缠,重叠
我蓬乱着头
看见
一头母獐半跪着
正平静地吮舔自己的胞衣

1997.3


◎爱
 
在气候暖和的黄昏时刻,树枝离天空很近
月亮在有棱波的湖底寻找风
一条溪,必须由老石拱桥的孔下转几个弯
三个蝌蚪几瓣桃花
它们看见的干净,清冽,像傍晚一只水鸟翘起的蓝羽毛。
 
而我有广袤的荒坡,有这陌生的黄昏
我看到的土拨鼠,亲热,争吵,扭打;在我荒芜的土壤里
留下食物与湖水,然后消失,于另一片土壤
就是地面粗糙的地方
会有一只,露出脑袋,鼻尖和星光一样的眼睛
看见我像它的
泥土,而其还没去留下洞穴。

1998.7


◎爱情

园里一株小白菜,它绿得那么简单
落霜了
犬吠几声,月光呀也在白菜长大的夜晚
照过赤体奔跑的小蛇

2005.11


◎真实
 
老墙斑驳的语录边,
常有狗翘起后腿倚墙撒尿;
这种场景我看不舒服,
偶尔会扔几块砖,通常情况下
砖是砸在老墙上,
砸在白石灰写的汉字上。

2006.3


◎靠近

我爱这降霜的早晨,爱它冰冷的空气,爱它
受伤的原野
当一条小溪被风吹出声响,和我一起朝一个方向望着
我不知道这条小溪想些什么
它会流淌在下一个夜晚,也可能静寂地折回来
被我重新看见

2007.11


◎赶尸人
 
赶尸人是对的,他的方向不会出现偏错
他有一条鞭子,鞭子常落在靠近他的那具尸体上
 
我们在黑夜里的田野上走着
一群尸体在黑夜里
被赶尸人当成数字,一具,二具,三具——
但我们不是畜生
 
断了脖子或掉了一条手臂,我们死后肉体还在腐烂
我们忘记不了人世间
直至我们露出了白骨
 
死后不能像泥土一样躺下。

2008.4


◎悲歌
 
丰子恺在谈他画画时说他画过两只羊,两只羊的脖子上
都栓上了绳子,其友人批评此种画法不妥,现实中,在羊的世界里
头羊的脖子上只消有一根绳索
就足够了
丰子恺很后悔
我不以为然,丰子恺应该给两只羊画三条绳子
如果他不死得过早
在中国,他应该不停地画绳索
我不喜欢那种把绳索画成血淋淋的样子
中国画家至今没一个人能把血淋淋的样子画成绳索

2009.2


◎一个人的广场

一个人的广场走来很多人,那些
孩子成为喧嚣和尘埃
我不惊秫。年迈的老者向一尊塑像
鞠躬、献花
如果他们视力再减弱,动作再次变得迟缓
最后,孩子也习惯地向每一尊塑像鞠躬,我会
把自己的广场清空。

清空后,我接着会搬运来更多的泥土和花岗岩
我对雕塑师说:伙计,动作快些
当孩子成为喧嚣和尘埃
当年迈者需要鞠躬过完一生。

一个人的广场,我辩白、自大,然后,我佯装深沉:
芸芸众生啊
孩童和老者之外,你们都干的是什么营生?

2010.9


◎怀孕的纸
 
怀孕的纸,它明明知道
月光是污秽的,群山变得猥琐
一支碳素笔轻易就在它心底留下预谋

我在另一张纸上写着老虎、月光、蛇
纸有疼痛
我是块锈迹斑斑的烙铁
我是纸之外的骗子

怀孕的纸它涵盖一个山冈
一条河流
它相信美好,它对每一颗石头都展开身体
我看见藤蔓在纸张上就是我邪恶之蛇

在月光下
在另一张纸里我还是君子
我写下过多的红楼
写下我早年灭绝的社稷
写下我众多私奔而逃的妃子

怀孕的纸
被一些文字留下尖叫声
它那么洁白
它在一点点展开自己美好的身子
我不敢靠近
月光之外,我有硕大的阴影

2011.9


◎绿皮火车
 
绿皮火车在榛莽未除的山坡上发出咔嚓咔嚓的摩擦声
枕木最早铺在藏有星光的山洞里
时间慢慢蠕动
如夜鸟惺惺地叫着
它的喧闹,它的地平线,它拉风的胃
它把臃肿和肝病涂上颜色,像
羊吃完最后一株青草时嘴角的绿色唾液
它没有盐分
它是一条失去冬眠习惯的蟒蛇
它是一个手握烂苹果和麦芽糖的起义者
它还不懂得转过身子来
我在它相反的时间里铺着枕木,从老年
铺到少年
它一生都在听我的肋骨和颧骨从不间断的塌陷声

2012.5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