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彭一田 | 写在春花时节

2022-04-19 10:12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彭一田 阅读

彭一田

彭一田,男,1958年10月生。独立诗人。出版诗集《边走边唱》、《然后》、《太平街以东》,1994年第三届柔刚诗歌奖主奖得主。


3月29日的证词

草木醒了。
少年衣袂飘飘
和新来的翠鸟翻飞花叶间
单衣发肤一身杨柳
与飞蝶忽高忽低,风上星斗满天
异星大街潮汐滚滚。
那个忘心者,打路过的足后跟
发现寒食声响
她的妹妹们紧随其后
满山黛绿中,祖先即将醒来。

2022.4.10


在水边

山水相互镌刻的瀑布
连光都追不上

停泊在事物表面的雨滴顾盼自雄
另一个我影影绰绰
清水煮菜
无色身香味触法

故国已泯灭
水中的阳光如同尘埃
如果别的星球可以住人
火焰也会衰老

从风的尽头看
每一条江河都要回到天上

2022.4.6


脸 庞

呼啸的风,
像末路英雄。

一条鱼,
在钩、网,和鱼鹰之间疾行,
而迟缓的水是香的。

风挽起水,
河流扭成结,
树,在冰雪间盛开如菊。

天地已入睡,
风独自呼啸而过。

2022.3.25


信步到此,
与你不期而遇。
柳条飘,荔花香郁枇杷黄,
都不是我争取来的,
晴雨间的花叶,
是无心之我。多年来
研习厨艺,顺从家人与自己的口欲,
而体内的我渐渐变得忘心。
身体是寺庙,
风中往来不停,
河沙无数;那棵与你同姓的树,
随缘站在堤岸上,
从小到老,我未见它长高过。

2022.4.12


山水间

阳光挂上树梢,
但他却发现整个白天的雨,
草芽刚露头,
风便改变了方向。
你在黑暗撕开的裂缝里,
凝水为花,绕过春天的错别字,
一层层褪去童贞,
多动症的伴侣惊起栖鸟,
灼伤了月光。
人世匆匆,
苦楝花紧随木棉花,
草木因善于弯腰而年年返青。
挂在天上的月亮,
原本是脚下的一块石头,
从身边淌过的河水,因居下而虚空。

2022.3.26


午 后

从陡峭的目光里,
读到水的崎岖,开花时节
方知这片村庄是被苦楝树包围的。

星球飘走了,
你住在病体里。另一个你
闪烁于幽暗的角落,杏花吹满头。

去年,栀子花只开了三天,
那个想看住自己的人,
一厢情愿断舍离。

身无长物,
一场花事撑着头­,
只有飞鸟是天空不倦的义工。

2022.3.27


二月兰

风遇上墙的呼啸,
有如刀剑,将内心劈成江河,
或熨成平原。你这样破碎的时辰,
辅以狂乱的表情与动作,
是可以一刀两断的。

繁花属幻形。
徒步悟到的诗意,
像叶子在风中飘逸的灵性,
将身影热烈地拉长,
顺内心的方向看,你我没有刀,
迄今没有刀。

枝叶因储存了太多月色,
有时会压垮自己,
我不在此。内心的光亮可以隐藏,
但很难永不露头,
也许苍天从未薄过谁,
互渡者,因祈求永恒而脆弱。

经曰:菩提本自性,
起心即虚妄。

2022.3.28


砂 器

傍晚之前,
我还是一名刚满9岁的儿童,
一顿晚餐之后,
我就换成了一个历经沧桑的老年人。
伴随我两年的一大盒积木,
是煮那个晚歺的柴火,
我,是我,
亲手将父亲给我买的积木,
无畏地,逐一塞进母亲落日时分
点燃的灶膛。

2022.4.5


携 灯

他冲天喊了一句土语:头携在手里。
之后不久,
他就冲人又喊了一句土语:脚后跟给你望。

转天,他在街上看到人民,
他说呵呵。

父亲这名外乡人,
早年从这里给少年的我寄过一封信,
结尾有一道隐语:螺屿,螺屿。

2013年


桐花白

大水漫上来
无际树林浸泡在水中
只有树梢上的叶片露出水面

与水相比
树是另一种空间
梦里的时间,到死才会被喊醒

前年到表弟村庄
看到满天桐花在风中疾行
姑姑也不在了,她是彭家的养女

携带祖先上路的人
每年清明,会在水上烧纸
白桐花落下来,填补了大地的裂缝

2022.4.9


过 程

菜市场,
地下的祖先刚冒头,
头­装进了筐,
颈项上沾满新鲜的湿泥土。
剥笋衣,焯滚水去涩,
剁大块炖肉,或切丝炒酸菜,
亦可切片炒蒜苗,
放点青椒更好。有的人已不食肉,
以清水炖煮,油还得放多些,
盐少不了,适量生抽,
加些许蚝油。焯水后交由阳光贮存,
是下一季的风味,
温烫的黄酒春风拂面,
人们在笋岗一次次咽下祖先。
尘归尘,土回到土,
更多未出生的是否就此获得了永生?
能想到的是下一世,
笋芽也从会我的身体中破土而出。
至于迎风成竹,
则从来是另一个问题。

2021.4.2


陌生天堂

雨汛来临,
日夜的分界线不再分明,
醒来的石头会发光。
青草们敞开的身体里长起灌木丛,
它们中,有的将被逼成乔木。

坟茔高于地面,
青草则低于山坡。
以斑驳为美,在脚步找回的灵魂里,
新花与旧叶穿越时间抱头相见,
醒来的地方都不叫故乡。

旱季和雨季,树木不停地喊叫,
有遥远天堂的回响,
但望春的脚步是虚拟的。
光亮与黑暗交替,
隆起的土丘不动妄念。

睡眠是对天堂的练习,
但人们,一天又一天地醒来。
菊花愤怒,
水与火各行其是,
父亲和奶奶的坟墓早已被夷为平地。

竹为纸,
石灰为墨,
落叶身上仍有点赞之蛆。
草籽借风逃逸,
由鸟雀播种他处,
只有恒河能把世间的一切洗净。

2022.4.16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2,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