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泉子:在她远未尝尽这人世之悲欢时

2019-12-23 08:5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泉子

泉子,男,1973年10月出生,浙江淳安人,著有诗集《雨夜的写作》、《与一只鸟分享的时辰》、《秘密规则的执行者》、《杂事诗》、《湖山集》,诗画对话录《从两个世界爱一个女人》、《雨淋墙头月移壁》,作品被翻译成英、法、韩、日等多种语言,曾获刘丽安诗歌奖、诗刊社青年诗人奖、十月诗歌奖、西部文学奖、汉语诗歌双年奖等,现居杭州。

◎汉语的温润

越来越多的人辨认并指出,
那不断从你脸上浮现的,
恰是汉语的温润。

◎隐秘的知音

文学说到底是为那些公开
或隐秘的知音而存在的,
并一次又一次地
为这残缺的人世赋形。

◎暖流

是共鸣深处的欢喜
汇聚成了
一个寒凉人世的
最新一抹暖流。

◎仅仅不到一刻钟

仅仅不到一刻钟,浑圆的落日
就整个地
隐没在青山的背面,
而你再一次回首,望见的—
已是一个千年后的人世。

◎四十六岁

四十六岁,我已过不惑之年很久很久。
而知天命离我还有多远?
我又一次被盛怒劫持到一处悬崖
令我如此羞愧,
并惊讶于修行,
以及圣人期许的一个丰厚人世
如此之艰难。

◎在她远未尝尽这人世之悲欢时

在祈祷时,我眼前经常会浮现出
一幅泛黄的照片,
一张母亲年轻时微笑着,
又仿佛在哭泣的脸庞,
在她远未尝尽这人世之悲欢时。

◎这潮涌般的相遇

一种你从未在活人脸上看见过的苍白与死灰,
他深陷在深秋那个阴郁晌午的长椅中,
他望见的匆匆的行人是最后一次吗?
就像此刻,你在北山路沿湖的堤岸上踽踽独行时
这潮涌般的相遇。

◎死亡

死亡是不用着急的,
它并非有无,
而是迟与早,
先与后,
是我为你揾一把泪,
还是你为我们从来而共有的必死,
为一个短暂的人世而歌哭的
不同。

◎一首诗的有与无

是对那些细微
甚至是不可见之物的感受
决定了
一首诗的有与无。

◎延光法师

我们最初相见时,
是在天王殿与大雄宝殿之间的
开阔的礼佛广场上。
你正和一位来自上海的香客热烈地讨论
高铁、绿皮火车、自驾、长途巴士等几种
从上海来净慈寺礼佛的交通工具之间的优劣。
你对这些线路显然是熟悉的,
包括在上海怎样坐地铁到虹桥火车站,
以及从杭州城站或火车东站出发
需要乘坐的地铁与公交线路。
我加入你们的攀谈
是你说起你的故乡—
在浙江西部—“金华再过去一点的衢州”—
也就是钱塘江的源头。
“开化”是我帮你说出的,
我接着说,我的故乡与开化相邻,
淳安。而你补充了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
千岛湖。
我们在聊到一位我们都熟识的
净慈寺曾经的当家和尚,
后来归隐于千岛湖中一个小岛上的延光法师时,
我们之间的谈话明显地热烈起来。
你也悄悄修正了之前与上海香客说起的
你刚来到这个寺院的说辞。
我也渐渐理解,
当我追问你来净寺之前的经历时,
从你眼中掠过的
一丝躲闪,
而只是强调到净寺是需要考试,
只有合格者才会被留下。
你接着说,你算得上这个寺院的老人了。
你来到这里已整整十五年。
十五年来,你先后经历了六位当家,
延光法师是第二位。
你对杭州城内寺院的重大人事变动是稔熟于心的,
而你对这些人事变故提供了一种世俗角度的解读,
令我稍有惊异,但又并不意外,
甚至仿佛更合情理。
而我显然对延光法师的最终去向要更关注些。
在他在净慈寺当家的一年多时间里,
我们经常见面,
喝茶论道,我们还进行过一次书面的对谈,
发表在一份佛学内刊上。
在他归隐千岛湖的小岛后,
我们也曾通过几次电话,
但又终于失去了联系。
你说你曾到千岛湖去探访过延光法师,
在一个由一天一班的渡船
与外界保持着联系的小岛上,
一个只有三四个出家人的寺院,
与曾经杭州城内香火最旺,
直至今日依然作为江南最重要的道场之一的净慈寺
不可同日而语。
关于延光法师的近况
你同样是语焉不详的,
你说你们后来同样失去了联系。
但在我们即将告别时,
你还是向我透露了一则关于延光法师的传闻,
大概是由法师的一位同乡提供的:
法师已于大约三年前还俗,
就生活在杭州城里,
并与他现在的家人共同经营着
一家禅修公司。

◎欢喜

清 程趾祥《此中人语·瑶池浇花女》:
“丽人先醉,履舄交错,
频频流睇送情。”
百年以后,那对多情的男女去了哪里?
而唯有阴阳和合中的欢喜
依然温暖着
一个从来而寒凉的人世。

◎悲伤的词语

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点点说,
今天的数学课上,她学到了
一个特别悲伤的“词语”—
“无限接近
而永不相交。”
而同一种悲伤在她说出的一刻
同样紧紧地捉住了我。

◎你愿意

“你愿意成为这个衰败的荷塘中
那为微风所摇动的
最后一朵残荷吗?”
而我愿意用尽所有的力量,
以作为
一个如此艰难人世的见证。

◎柳丝

那在回望中曾带给你一种锥心般疼痛的
一个个被平庸的钻营者超越的瞬间,
仿佛此刻你眺望中所见
山峦起伏的
一个个细微而平缓的拐点,
而那些曾经的锋刃也早已化为
孤山北麓沿湖堤岸上
正从你,
以及更多人头顶
披拂而下的柳丝。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