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诗人探讨中国诗歌走出去:诗品高下影响译介

2012-09-28 08:57 来源:深圳特区报 阅读

  诗品高下影响对外译介

  专访第五届“诗歌人间”与会诗人

  11月18日,作为深圳读书月重点主题活动,第五届“诗歌人间”活动将汇聚全国二十多位著名诗人,以“诗神远游——建构当代中国诗歌国际传播力”为主题,共探中国诗歌“走出去”的命题。当天下午,主题研讨会将在深圳报业会堂贵宾厅举行。当晚8∶00,第五届“诗歌人间”诗会将在中心书城南区大台阶举行。

  日前,即将聚首本年度“诗歌之约”的诗人嘉宾接受了记者采访。他们对此次深圳之行充满期待,不仅和记者畅谈当前的创作动向,还提前为深圳诗歌爱好者解读了当晚将在诗会上吟诵的诗作背景,并对中国当代诗歌的国际影响力和传播力建构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杨媚) 

 

\

  吕德安:我的画与诗是一体的

  深圳特区报记者 杨媚

  三十多年从未间断诗歌创作,吕德安是中国当代诗歌发展历程的参与者和见证者。在他看来,相比于以前那个年代的诗歌,如今的当代诗歌创作有一些观念化的倾向,不太像以前那样直接地表达生活。“其实我对当代诗歌发展蛮乐观的,只是诗歌的社会角色随着经济时代的变化,不像以前那样大面积地进入人们的视线而已。”

  如今吕德安的最新身份是“影响力中国网”诗歌栏目的主执,栏目下集结了许多当代诗坛的中坚力量以及新生代诗人。吕德安对这个即将正式上线的网站期许颇高:“诗与社会的互动,其基本出发点之一是对话的愿望。而这也是我参与网站建设的一个基本动力。我喜欢有更多直面人心直面世界的诗歌出现在这个平台上。”吕德安说,希望能像上世纪80年代那样,借助新媒体重整诗歌氛围,与生活、与读者更好地联系,这也是诗人的责任感使然。
 
  这几年,吕德安的诗歌创作渐渐少了。他在修改以前的长诗,如断断续续用了一年时间修改《适得其所》,现已结集出版。“在整体诗歌形态上进行了修整,更强调风格化。具体来说就是语言上更加个人化地表达,还加上一些现在的思想进行思考,所以整体上更加有分量。其实改诗也是创作的一种,根据心态和感觉不一样,有时候甚至改得面目全非,很累。”

  吕德安说,其实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重操旧业”在画画。“绘画作品的本质也是诗意。在画画的时候,我体会到的感受和诗歌创作非常相近。画画对我的诗歌影响较大,可以这么说,我的画与诗几乎是一体的,包括形式感觉、审美效果等等,我的诗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具象化,观念的东西比较少。”

\

  陈东东:让外国诗歌“走进来”很重要

  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永新

  谈及阅读与写作,陈东东表示自己对汉语心存感激,至于诗歌,他认为最适合用“坚持”这样的字眼来言说,因为“坚持”不免有勉强的意味,而实际上诗歌对真正的诗人来说一点儿都不勉强,只不过是性情使然而已。

  近年现代汉诗的对外交往日趋增多,但层出不穷的活动是不是达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交流却值得商榷。陈东东对此的体会是,诗人和诗人、诗人和读者之间的本质交流其实只能在诗歌作品的层面上展开,在各种诗歌活动上认识国外诗人并建立交往、互动甚至包括友谊,但语言不通这一障碍对诗歌交流实在是致命的,因此也只有坐下来互相翻译对方的诗作,才可能达成真正的交流。
 
  陈东东认为,让当今外国诗歌“走进来”有非常急切的必要,而他本人就是一个对国外译诗有非常大的阅读兴趣的人。但“走出去”的问题,关键是在对方的需不需要。比如中国古代诗歌的被译介至国外,曾对英美诗歌语言构成较大的影响和变革,但主动性都在对方,跟现在我们的诗人如何去创作是两码事。

\

  何小竹:我的诗就是我的生活

  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莎莎

  何小竹是一位苗族诗人,他告诉记者,现在诗歌创作之于他,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我的诗就是我的生活。有什么样的生活就有什么样的诗。”何小竹说。他甚至主动摒弃了所谓的个人风格。   他说:“年轻的时候写诗,当然离不开知识和思想,在下笔时也会十分注意语言的处理方法和手段。而人过中年以后,我的诗基本就与我的生活同步。现在,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写。”至于诗歌的语言,在何小竹的境界里,甚至带有物我两忘的“禅修”的意味。他解释说,他追求的诗歌语言是一种与语调、呼吸、声音等身体节奏和谐同步的存在。“语言融化在内心里,再通过身体记录下来。”
 
  正因为此,何小竹评价自己是一位没有个人风格的诗人。“如果一定要给我自己下定义,我只能说,我是一个不断靠近诗歌创新的可能性的诗人。简单地说,就是求新。”阅读也是一样。何小竹称,自己是文化饥渴的一代。改革开放之后,曾经阅读过大量的,包括诗歌在内的中西方文艺作品。但是现在他看书却很是随缘。他形容自己目前的阅读状态是“开卷有益”以及“好读书不求甚解”。

\

  顾子欣:对诗要心存敬畏

  深圳特区报记者 杨媚

  围绕本次探讨的当代中国诗歌走向国际化主题,顾子欣认为,中国古诗和新诗在国际上的地位悬殊。“中国古诗、日本俳句至今还出现在欧美诗人的模仿创作中,可新诗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没有真正走出国门,和外国人谈起中国诗歌,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李白、王维等早已在世界上产生了广泛影响的古诗,而对于中国当代诗歌却知之甚少甚至一片茫然。可以说,中国的新诗在世界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都还比较微弱。”

  顾子欣说,自己也在思考,中国新诗已经走过了将近100年的历程,取得了巨大成就,为何至今没有真正走出国门。“因为新诗是模仿学习西方诗歌的,所以西方人看起来在表现手法上并没有惊喜。”他认为,中国新诗要走出国门,最重要的是提高诗的品格。“想走出国门与人交流,归根到底要拿出好诗。”其次是提高翻译水平,如郭沫若、艾青等的诗歌都有非常优秀的外文翻译。
 
  顾子欣既写诗,又写散文,他认为:“诗歌是最基本又是最高的文学形式,是人的情感和思想的结晶,所以诗歌是崇高而神圣的。作为一个诗人,对诗应该存有敬畏之心,不能像诗坛上有些人那样糟蹋、亵渎诗歌。”

\

  杨争光:我更在意中国诗在中国的影响力

  深圳特区报记者 王樽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