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李永才短诗八首

2014-11-26 09:5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永才 阅读
  哀怨
  
  你手执黄沙
  在形而上的江面
  拨响九歌一样,大风的琴瑟
  你手里的叹息
  像一只小鹿,撞击江水
  左岸右岸,都是浪花
  燃烧而成的灰烬
  
  两千多年来,每个夜晚
  我都能听见 你的血液
  在汨罗江的体内 躁动不安
  我每一次打开 历史之门
  季节的慌乱 无处不在
  唯有干净的诗句
  能够给我,一生的安慰
  
  今夜,我踩着历史的水路
  把一株湿漉漉的艾草
  种植在最后一块荒芜的边缘
  再一次朝着流水的去处
  向天而问 什么时候
  你的哀怨,才能穿越
  月光的哲学
  
  使者
  
  你是王朝的使者,风的使者
  让那些苦难的诗句
  和我们相遇
  在五月的风中 述说
  一个诗人的悲怆
  
  有没有人见过
  对饮落日,是什么滋味
  一边掉泪,一边写诗的人
  那是一个江山的使者
  比命运更加辽远
  
  那些开阔的岁月,多少船只
  停靠在你灵魂的码头
  在黎明到来之前
  让黑暗在午夜的深渊,无限地下沉
  就像把你的噩梦
  安放在命运的最深处
  
  谁能替你恪守
  这一场巨大的沦陷
  谁能让一个流亡的诗魂
  越过时间的灰烬
  在时代虚妄的阶梯上 焕发
  更加彻底的光芒
  
  乡愁
  
  那些年,归于平静
  杏花疏影,被一场小雨带走
  故乡一径蜿蜒,只剩苇花
  突如其来地落下
  池塘敞开,抬头不见残枝
  我爱的女孩,遐思不断
  或许只与旧梦有关
  
  那一天,一只白鹤
  立于草坡之上
  梨花像一片流云,开在
  爱人的眼里,是一些挂念
  昨夜的马车上
  纯粹的好时光 一闪而过
  那些百媚千姿的柔软
  正在一点点删去
  
  这些年,我像那只候鸟
  停在山水之外
  为一枝菊花培土,浇水
  直到枝叶染红秋风
  只为记忆里,一段人间烟火
  长沟流月,静然于心
  爱得那么真切
  
  晨光
  
  晨光,站在远山以外
  楼头一面旗帜,万山红遍
  如果飞鸟伫立山口
  远方就近了
  
  一株高粱,像一位红衣女子
  依然在灰色的风中
  奔跑。 如果马蹄陷入灰烬
  秋天就旧了
  
  伊人远去,关山辽阔
  我的魅惑,握不住一条河的流向
  如果酒杯盛满苍凉
  那岁月就老了
  
  一个诗人的灵魂在漂泊
  
  好几千年了。河水陡涨
  江上的鹭鸟 如一只流亡的船
  超越沙滩的一切 ,静静的伫立
  江水辽远 打开布帆
  就是一张,梦断唐朝的船票
  从梓州到长安 孤雁向北
  
  我追寻悠悠之水
  痴迷于一个诗人的灵魂
  在江上漂泊 像八月的孤独
  芦花落满水道
  面对如此铺张的灰烬
  谁能避免 一场盛大的燃烧
  
  对诗人而言 那不仅是肉身的结束
  那也是他,在最后一个下午
  为最好的一段文字,怆然泣下
  
  扫尽浮华,让几行诗句
  留在残墙 像彩蝶绣于五月的素绢
  我想问,你敲窗映月的书声
  何时才能回到鹤院
  
  风吹游人,从低檐下
  瘦身而过 为了一个孤独的灵魂
  安睡于尘土 请不要挡住了
  迎面而来的阳光
  
  弦上的落日
  
  这些接近方言的色彩
  与黄昏一起 落入发呆的河流
  仿佛一只红嘴的凤凰
  落在一段颤栗的琴弦上
  以少年的激情 弹奏阳关三叠
  
  落日如此美好 在屋檐下打过劫
  然后从咖啡中悄悄溜走
  那些走街串巷的云朵
  像流浪的马车一样
  它们的影子被切割 挤压 删削
  成为几条漏网的鱼
  在陡峭的渡口 等待落花和细雨
  
  当朔风吹过天涯 就有了灯光
  如细碎的琴声在追赶
  广场再次陷入敌手
  音乐像一枚新鲜的果子
  落在大妈的脚下 一踩就碎了
  
  这样的夜晚 任何一条巷子
  都藏起一些乡愁
  就像我的船划过了他人的河
  有时会无故的悲伤
  我知道 悲伤像浪花一样
  是大海的孩子
  只能用狂欢的舌头去喂养
  
  流亡的时光,如落日在弦
  一场旧戏 ,搭边歇脚的时候
  我视昨天的脚印为唯一的知己
  独守褪色的红巾,数着你的杏仁
  与自己的生活相互谅解
  
  远方的战火
  
  傍晚的露水,在喀布尔
  又一次点燃一根火柴
  在九月的影子里上升的
  那些无法言说的疼痛
  踩着月光的灰烬,一路逃亡
  
   30多年了,一枚敌人的坚果
  仍然躲藏在秋天
  母亲把它当成柴火捡拾
  燃烧的地雷,被重新温习了一遍
  一块骨头魂不守舍的悲伤
  在阿勒颇,冷酷的时光
  像柳絮一样,被一只巨大的怪兽
  摇落在我恐惧的额头
  
  我料想有一场弹雨
  会穿过锈蚀已久的空山
  再次击碎纳布卢斯教堂的头­
  落在一页冷漠的斗笠上
  寒风刺骨,嗖嗖而过
  我苦难的房顶,从此开始生长
  无奈而又凄凉的冰霜
  
  月光的方程式
  
  月光像忧伤一样 早已到来
  那等于一个沉睡的时代
  从记忆中醒来
  仅剩的一点秘密
  丢失在岁月的途中
  
  一只残缺的酒杯 从唐朝醉到宋朝
  今夜又醉在我的手里
  桌子上 一小片孤独被倒入杯中
  月光沉默 口味越来越淡
  再次举杯 就等于和空洞的生活
  对饮一次简单的幸福
  
  尘封好酒杯。这些方程
  像一种欢快的表达
  来自夜晚的精心设计
  它们无所用心
  难以聚集在月光的路口
  
  我必须带上酒杯 再次出发
  去求解一种 未知的光芒
  就像一只猴子
  在楼梯口 重新思考
  怎样从井里捞起
  另一朵月光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