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李永才短诗十三首

2014-11-20 09:3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永才 阅读
  黎明之后
  
  大地 于阳光呼喊之间
  推开黎明的栅栏
  一只骆驼 在山后一声吼叫
  仿佛潘帕斯草原的骑手
  一抬脚 就打碎了梦中的酒杯
  那一只小小的球 将我带自异乡
  我差点忘了
  叫醒隔壁房间的女子
  
  是的 昨晚梦中的三色堇
  是一个风姿卓约的女人
  今天 她坐在我的影子里
  一道走廊 从我们之间穿过
  就像一条河 隔开我们的
  不是诗歌 是一个叫梅西的雄鹰
  我们只能隔河而望
  
  我的目光 扯开了她的裙角
  一朵正在盛开的红樱桃
  像醉意朦胧的云
  试图吞下整个弯曲的河流
  而我的心仍在想
  那个没有叫醒的女人
  
  零丁洋的岸
  
  我如一条沧桑的鲶鱼
  浪迹南方的海岸
  独享一片小小的微澜
  浪潮击打礁石,细语如数家珍
  而安静的贝类 隐居海岛
  对岸上的繁华,喧嚣,道路的华彩
  一切都视而不见
  比橡树更忧郁的海雁 怀抱残阳
  成了捕鱼的枪手
  把那些收获的战马,拼插在
  一条巨大的流水线上
  
  岸边的积木,密不透风
  穿越一扇窗子,浪花的声音
  不知能否挤进时光的耳朵
  积木的肉身日日生长
  向上可以抵达天空
  或许有一座白色的城堡
  守候一场大雪
  向下可以触及海水
  一寸蔚蓝的肌肤 或许有热烈的风
  把冰冷的墙面涂鸦成往事
  
  在不远处,孤帆自成一体
  让我的船只 每一次远航
  都充满传奇 我怀念身后的卵石
  钟情于醉饮沙滩的生活
  夜半涛声 把我从梦中惊醒
  我似乎刚刚结束
  与一位渔民兄弟的对话
  清晨有渔船出海 打捞海上的时光
  没料到,我也被一起打捞
  抛入宝安机场的渔网
  有台风过来,航班取消了
  
  白鹭
  
  他们是胸无大志的鸟
  口含一缕阳光,在红树上颠簸
  有的手持苇草,当作猎枪
  风声鹤唳,呱呱呱地飞来飞去
  有的怀揣一只小鹿
  惊讶,俨然疲乏的猎手
  是的,猎手
  
  在荆棘布道的丛林中
  他们遵从法则又听天由命
  是我最敬畏的一种,或许还缺些
  上天之术 但流落南方的候鸟
  有他们天堂般的栖居之所
  在稻田和水渚上,消磨时光
  
  那些水塘多好,丰收的果园
  堆满诱惑的草籽
  梦游的雪客 将锥形长喙插入水塘
  刺破宁静的水 也刺伤鱼类的心
  他们哪里知道 钓饵,像谎言弥漫
  渔夫的刀光,在脖子上闪动
  晚风中,梨花溅血而落
  
  这是一场买卖与杀害的定律
  他们短促而凄凉
  一生约大于,目光转动的一秒
  对这些流动的悲鸣,自由的鱼儿
  像个局外人,有时微笑
  有时漠不关心 仿佛在告诉我
  人与鸟相安的秘诀
  
  爱人的弦歌
  
  我听见花园的叶片
  像秋蝉一样呜咽 述说着
  一个战士弹尽粮绝的败局
  一场预设的风暴
  挽救了一列火车 流亡的命运
  
  或许 那只是一个温柔的神话
  我快乐的笙歌里
  有你无法描述的寒意
  像一轮月亮 躺在黄昏的鼓楼
  流水一样 挣扎
  
  在这个荒疏的时代 流氓像苍蝇一样
  贪婪的目光 在少女的胸口燃烧
  我这才知道 日子对折
  一边卷着弦歌 一边敞开
  美人低低的胸口
  
  城市的黄历 翻开一页
  就是一只冷峻的手 在美人的额头
  种下太多的欲望
  我一生的柔情 也抵不过
  一把红尘的露水
  
  我的爱人啊 太阳快要西沉
  花园关不住流星
  短暂的爱情 比晚风还疼痛
  远去的情人 如桃花远离深山
  
  什么才能挽救我 什么呢
  让我随之而去 情色地拥抱一次
  美人冰凉的艳遇
  
  鸟声流过
  
  是谁,让一阵暖风 拔地而起
  那近乎神性的鸟声
  流过万物的耳朵
  让一群窗口 从梦中醒来
  向远方遥望
  
  是逐水而去的麻雀
  互相说着早安
  让草木更加温暖,和安详
  仿佛寒烟,闪亮的羽毛
  在柳枝上摇荡
  
  我沿着鸟儿行走的轨迹
  收集这些喑哑的声音
  让整个上午,有点响动
  如果声音再大些 我就能逃离
  这个城市的喧嚣
  
  我的林子太小 日子拥挤
  如果能寻得一盏露珠
  我放弃的,不仅是残缺的苹果
  还有最初的虔诚
  宽怀和爱
  
  井口
  
  我守着井口的栅栏
  看见一只青蛙,坐在井底
  安静的等待
  一幅小小的月光
  更像一只陶罐
  等待一枚松果落下
  
  井的周围 稻谷,不摇自熟
  田间翻滚的浪花
  停息在金色的海洋
  一树洋槐,抖动着身上的花枝
  它们簌簌落下
  雨水也是这样,簌簌落下
  
  井栏疏浅,托不住水稻扬花
  一万顷稻田,托着一根
  从天外吹来的稻草
  怎么捞,我也捞不在手上
  
  广场
  
  像江南一把巨大的折扇
  煽动一群蚂蚁 在黄昏的拐角处
  随风起舞 晚霞的一半
  透过天际 像透过一张白纸
  照临时光停泊的码头
  
  折扇之手 挥动于风
  刹那间 卷走了城市的矫情
  像黄沙卷走树叶 道路卷走战士
  又像一只黄杨木锨 扬起六月的稻谷
  在稻场上闪着金色的幻想
  
  我仿佛回到了人间沧桑
  一捧丢失的岁月
  足以喂养少年的苦难
  落日归隐,大雁乘风而来
  那些熟透了的人或事
  让广场的秩序 更加畅快淋漓
  
  和沙河铺有关
  
  沿着杯子的边缘,我们就可以
  回到那个少年的夜晚
  道路昏暗,穿越衣衫凌乱的时光
  小雨恍惚,槐花散落狮山
  
  走到沙河铺
  路过标语  池塘 知了和报纸的花边
  小酒馆落满灰烬
  我们谈论,跌落在沙河里
  那几只醉眼朦胧的夜莺
  真像悲观主义的苍蝇一样
  在水中,难以自拔
  
  这么多年过去了
  一想起那盘炒花生,口留芬芳
  我就感到饥寒交迫
  流水依旧,只是我们已经没有了
  醉饮江湖的冲动
  
  当初的小街
  早已被石头和槐花遗忘
  成了历史的路标
  你知道,时光一旦生锈
  比打磨天空的暮色还难
  而我们总是醉生梦死,一再
  破罐子破摔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你
  其实就是我虚伪的一面
  在貌似强大的时候 我的痛苦
  就裸露在你的林子里
  如影随形
  
  我的兄弟,恕我直言
  在这个蝙蝠乱窜的世界
  一个敞亮的夜晚,比灰暗的白天
  更适合于买醉
  
  冷淡杯
  
  今夜,我们偏安一角
  我的杯子,月光落进 有点淡了
  其实淡点没关系 重要的是
  这么俗气的地方
  应该有几扎啤酒 几盘煮花生 毛豆荚
  最好来点盘餐市的卤菜
  鸭舌 鸭脖 鸭老壳
  鸡翅 鸡爪 鸡郡肝 都说鸡肾是壮阳的
  对败落的小巷 正好激情澎湃
  
  这么晚了,已没有熟悉的面孔
  但仍有吉他,贝司走街穿巷
  向我们兜售沙哑的情歌
  失学的小姑娘,站在我面前
  把玫瑰般的花言巧语,捧在手上
  乱糟糟的车辆,在街口亮起了红灯
  一些旧新闻,如姑娘的裙子
  在夜风中乱舞 为大学女生打来的电话
  我又吞进一杯勇闯天涯
  
  今夜,我是一个俗人 混迹这小江湖
  与一只小龙虾称兄道弟
  我必须放弃阳春白雪
  更要杜绝奢糜之风
  我空乏其身,虚怀若谷
  藏起往事 心事和不可言说的秘密
  与满盘田螺谈笑风生 一杯扎啤
  把整条小巷,喝的半醉半醒
  
  今夜,我是大唐的才子
  醉枕锦江的涛声,想着帝国的红颜
  我以醉生梦死的方式
  搂着薛涛美人的玉腰,推杯换盏
  与望江楼的竹影一起摇晃
  呵,薛涛,正如你所说
  今夜,我们“双栖绿池上……”
  看远方,“月寒山色共苍苍……”
  
  今夜,桌上所剩不多
  我把两块啃过的排骨,丢给了流浪狗
  而一只馋猫,守在一旁
  锐利的目光,早已刺穿烤鱼的身子
  今夜,我怀抱一只空酒瓶
  无关乎名利 无关乎风月
  只关乎,以什么样的姿势
  喝下整个夜晚的黑
  
  过了今夜,你又是一只骄傲的麻雀
  横水而去 而我还是
  一个阔别家乡多年,谦卑的浪子
  至水穷之处。我将清空一切新欢旧爱
  剩下的空杯子 只能斟上冷淡的日子
  陌生 孤立 不可预知的秩序
  
  金华山
  
  在金华山,这一段秋色
  注定与一个大唐诗人有关
  秋风,打开沉睡千年的诗卷
  那些长着锈迹的文字
  如青苔散落在石阶
  
  是谁 从前朝的屋檐
  取出这些历史的瓦片
  不经意抖落,几行发黄的诗句
  那是白云过境
  在青色的丛林,翻手倾洒
  私藏人间的苦难
  
  是谁 携来一杯春酒
  被寒绿的月光一煮,就醉了
  梦中受难的梅花
  而夜的孤独,像一船渔火
  从这片牧场,流向江南
  
  五月的初夜
  
  飞鸟如水手,正穿越蓝天的肌肤
  它拥有帆船,亲切如绿柳
  在湖水中生长
  明月皎皎,而我见到的
  仿佛一个动人的女子
  绕石而过
  
  你看,那些濒临破碎的石头
  像饥饿的苹果,蠢蠢欲动
  你看,那些假寐的枝头
  跳动着灿烂的麻雀
  掠走我宁静,凋败和平庸的生活
  
  五月的麦地,发出蝴蝶的尖叫
  是风的尖叫 几条巨大的火蛇
  让狮子消灭,让万物成为灰烬
  让麦杆跌倒在落寞的酒杯
  再次喝醉江湖
  
  五月的初夜 街面流过
  同样的水声 这又是什么?
  一辆路虎刹车的声音
  像老马的嘶鸣,流进夜色的耳朵
  
  我难以想象 多年后的雨水,会怎样
  穿行这些市井的迷雾
  也无从知道 那些远离时光的玫瑰
  该是怎样的干净,从容和凉
  
  读书台
  
  这一席旧台
  被巴山夜雨,反复濯洗
  从此,初唐的诗风
  清新几许
  
  几回江风,送渔歌远逝
  山花开满庭院
  几点月色,斜依风雨楼台
  留下几声草叶的叹息
  
  过去吧 对岸是收割的麦田
  在潮水上涨的时节
  放声歌唱
  一只白鹤,踏浪而去
  诗人的苦难和光芒
  尽归泥土
  
  千里烟波,习惯于长沟流月
  像掩盖一朵野花
  隐没了唐朝的马蹄和碎月
  这一片尘土
  比所有风景都荒凉
  
  边城
  
  整个夜晚,我都守在
  古城的边关,和它一起游走
  盘点,夜色刚打开的抽屉
  
  我被边城散漫的秋天,围困
  它比茶峒的白河,还要灰些
  泛着些许 枫林般的红
  将天空,连同我的胡茬
  一起染成秋霜
  
  我无法出逃,即将入夜的大雪
  像那只,头顶斗篷的猫头鹰
  无法躲开玫瑰的刀戟
  试图用一只酒杯 打败边关
  每一块城砖上的月光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