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李永才短诗12首

2014-11-13 09:5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永才 阅读
  蜘蛛的网
  
  像一只蝉 噪于带刺的枣花
  天空多么蔚蓝 抓住一粒酸枣
  就可以在蓝天下撒网了
  被网住的呐喊 稍一动手脚
  就会拉紧一张夜幕 让浩荡的星辰
  落入燃烧的枯井
  
  你把一片废墟 当成母亲的老屋
  在宽厚的屋檐下 种下太多的衰草
  橘灯点亮纸窗 嘤鸣吹走孤独
  是谁打开了斑驳的木门
  众鸟出逃 各抒胸臆
  让一池秋水 抱紧半壁江山
  
  不知不觉中 这华丽的排场
  只剩下  陷入暮年的蜘蛛
  在月光的残垣下 草籽一样静养
  如果网中的鱼 是快乐的
  那么天空必大于渔场
  仿佛酒徒 醉于沙滩
  与渔船结伴
  
  这样的结局 如一张渔网
  在流水中倾斜 接近于美好
  无关乎 我的屋檐下
  开着怎样的枣花
  
  深入头脑的闪电
  
  一场小雨,落在
  黄昏的额头
  我从人群中走散。街面
  铺满破碎的灯光
  雨点,将冰凉的手指
  伸进我的领口
  其实冰凉,也不过是乍暖还寒
  像我的心,也有一些凉意
  集中起来,变成一张
  世态的标签
  
  这样想着,我突然感到
  一道闪电,锋利地
  深入我的头脑
  扑灭了我的眼睛,耳朵
  甚至整个空气的欲望
  那些失散的部分
  从此无法找回
  
  水手
  
  你在彼岸 操桨掌舵
  一只落雁的背影 望断天涯
  你斑驳的苦旅 带着一个王朝
  动荡的表情 你的桅杆
  是一束蓝色的曙光
  刺破天空 漏下几粒星星
  沾满夏日的忧伤
  
  就这样 遥望世俗的旷野
  葵花的灯火 欲落未落
  那些疼痛的水草
  命里躺着一片 流浪的沙滩
  我似乎明白 引吭高歌
  是海鸟 无法忍受的苦难
  
  浪花 在你的身后
  饮尽了已去和将来的快活
  就像一些贝类和战士
  逃离多风的战场
  那些隐隐约约的涛声 如饥似渴
  吞下了巨大的岛屿
  
  怎么能想象 是一朵夕阳
  点燃了大片海水 红色的欲望
  穿过船舱的风 像一个金色的水手
  抚摸那一块入梦多年的礁石
  或许只有它懂得 我所居住的礁石
  有生动的星光和我出生的摇篮
   以及 所有发生过的真相
  
  教堂的手
  
  你锋利的麦芒 在我心里
  早已埋下了 疼痛的种子
  我只想用它兑换一场畅快的洗礼
  如一位上古的书生
  怀抱一册生与死的情怀
  
  为了爱 打开教堂的门扉
  对着衰草般的经书
  说些秋天的颂词
  为了伤感 对着空山吟唱
  那些马踏夜雨的慈悲
  晚风清扫庭院 是牧师最好的叙事
  
  走进南方的教堂 屋顶很灰
  无需确定 也无法收拾
  塔尖如一只无形的手 意乱情迷
  云朵解开天空
  其中的秘密 伸手可及
  我明白个中意味 不需思想和言辞
  那只手温柔 优美 充满想象力
  
  寒秋
  
  这是深秋的桌面
  书信和黄叶 如一盏灯
  透过灰色的窗棂
  独立城市的桥头 晦明难辨
  一辆街车闪过 广场太成熟
  熟得比一张纸板荒凉
  
  大雁向南 掠过秋天的孤岛
  取走了整片丛林的衣衫
  所有的风流 都被上帝赶进了
  城市的烟囱 巷子早已交出
  种养一季的枯枝
  藤蔓和潮水退去的路口
  
  而现在 秋风已歇息
  秋霜追着一只黄蝶
  在阳光的幌子下
  把自己别在一把芦苇上
  花露峥嵘 草木萧瑟处
  是我的傲骨一副 坚硬而温存
  
  秋雨渡长河 未知的野花
  如一朵孤云 躲在南山偷偷开放
  那些前仆后继的浪花
  是一场大雪的烈士
  在腐朽的河床 绝处逢生
  像九月的寒鸦 躲过猎人的硝烟
  把一点干净的声音
  保留在半条巷子的深处
  
  秃鹰
  
  因过度消耗了白天,而在
  这夜晚,你浅色的黄,饱含阴毒
  流落秋天的冷面形体
  青铜时代的刀锋 在头顶铺张
  白头之兽 还在寻找什么?
  
  不要难为自己了
  伤痕累累的丛林 已没有猎物
  每一个角落,都为虚构而生
  野物出没的地方
  洞口沁凉
  
  永不要关心 水里有些什么
  当你打开大海的小窗
  也许有一只清瘦的水鸟
  顶破几张枯帆
  飞过来,向你问好
  就像这世界 已没有秘密可言
  
  刽子手砍下了
  最后一棵香樟的左手
  一场接一场,自然界的杀戮
  就这样被抽象掉了
  许多生机已不复存在
  
  人间的一切 也尽可以删除
  包括月光下的这场 人神共舞的游戏
  就像石榴被割开一样
  你尽可以从不同的方向
  伸出舌头 但永远无法品尝
  刀尖上的滋味
  
  蜗牛
  
  你放弃的征途,手握光阴
  比一袭晚风还凉
  如野火焚烧的木炭
  划过一座又一座青山
  刚过去的秋雨,是你的孤影
  横斜在半江残阳
  
  你一生修筑的古道柔肠
  不知有多远 有多深
  就像漂泊而去的河水
  陶瓷般崎岖,易碎
  抵不过荆棘
  翻山越岭的折叠
  
  走累了,歇在岔路口
  爬上一张孤寂的旧椅子
  坐着。就坐空了日月
  鲜艳的白骨,空了又空
  像一座灯塔 在茶马古道
  照亮一秋的草木
  
  海岛
  
  我有一座小岛,它太美,也太远
  小时候,在下乡知青的小说里
  见过它的封面
  在平淡无奇的世界里,它安静地躺着
  像一只透明的海鸟
  把橡树  晚霞与蔚蓝的海水
  涂抹在一起
  这是远离诗意,远离情节的画面
  
  海风吹来,把姑娘的秀发吹开
  像飘逝而去的,少年的情思
  少年离岛太远 却只想看岛
  不想上山打柴,也不想坐地读书
  我们从大队追到生产队
  在月光下,一次又一次翻看《西沙儿女》
  一场坝坝电影,就是一顿口水牙祭
  
  然后,从海岛一样的稻场
  回到徒有四壁的家
  尽管这样,海岛仍然太美
  它带着少年的梦远去
  那时候 想的太远,看的太近
  如今,想起海岛
  想起它的美,与我们那时的穷日子
  ——心里就发酸
  
  阅尽人间河流,我伫立海岛
  面对它的沉默与安宁
  我看的太远,想的太近
  
  理发的妹子
  
  你的黄杨木梳 在我的头顶
  写着一封长信
  那些沉默的文字
  像你玫瑰一样的气味
  一会儿就落满 我欲望的经书
  
  在你的手里 那把打开的剪子
  像一台古旧的收割机 沙沙作响
  不停地收割 我头顶上
  种养一生的风霜
  
  多么熟悉的风 漫不经心地吹送
  我的一亩额头
  在你温柔的吹拂下
  那么干净利落
  
  打扫时光
  
  一生就那么几十年
  他们闲很少,乐很少,说话也不多
  从果皮到苍蝇再到残余的骨头
  与它们的气味一样
  
  他们用最暗淡的方式,最卑微的方式
  最简单的方式
  活着,只剩下干净。这些年
  在喧嚣与炎凉与沉默中
  他们对时光深藏的秘密 茫然不知
  
  擦鞋的大妈
  
  两只单薄的筏子 日行千里
  它带来的 尘土的气味
  一旦落入你的手里
  就有了人类干净的企图
  
  一块脏兮兮的抹布
  在你的手上飞翔
  像一张濡湿的纸 在窗玻璃上
  精心拼贴 一幅古意的草图
  一种光在你的手边跳跃
  就像我昨晚的散步
  刚好可以见证 从前的生活
  
  你漆黑的手 随心所欲
  在那张蓬头垢面的脸上涂抹
  仿佛在一块画布上
  涂鸦自己 泥泞的记忆
  刷子起落之处 风尘远去
  
  此时 蓝天回到江水
  仿佛一个干净的世界回到你的掌心
  公园的阳光让江南遥不可及
  这个波光粼粼的下午
  让我的脚步有了
  放弃行走江湖的念头
  
  卖凉粉的凤姐
  
  在我的眼里 凉粉
  就是凉风吹过你苍凉的槐花
  清热解渴 只是一种借口
  恍惚你低头弯腰 衣衫敞开
  如一扇虚掩的门 我目光慌张处
  你的槐花盛开
  
  一只失神的羔羊
  在你的脸庞 身姿和成熟的湖泊
  击水 垦荒 生儿育女
  种下一生的爱恋
  如果一个好女人 失去情节
  我一定会像凉风一样 走火入魔
  借街角凌乱的夜色 我打开六月的秘密
  再一次背叛花园的神性
  
  如果还能听见 月光触及忧伤的声音
  那一定是流浪的五谷
  以干净的言辞 送我上路
  而你在一米之遥 哪怕轻挥衣袖
  我手抱的槐花 也会悄然破碎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