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杨炼:“文学在任何时代都不会受辱”

2013-12-25 09:00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夏榆 阅读

  阿多尼斯站在麦克风前,用阿拉伯语朗诵他写于1995年的诗歌《书:昨天、空间、现在》中的章节:

  风,自大马士革和巴格达的方向吹来/没有花粉,没有植物/苦涩的果实犹如沙子/趴在时间的树上/风是空间的血。

  3月15日下午,北外的阿拉伯楼国际会议厅座无虚席,阿多尼斯的首部中文版诗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由译林出版社出版。

  作为挚友,旅英诗人杨炼上台朗诵阿多尼斯的《祖国》、《继承》和《爱情》。杨炼是专门从英国赶回来陪阿多尼斯访问中国的。

  1980年,阿多尼斯因黎巴嫩国内战争逃亡出国。这位对伊斯兰有着深刻“见解”的人士不为他的同胞所容。阿多尼斯常常语出惊人,他的名气主要在西方世界传播,当他回到阔别十多年的祖国时,在贝鲁特受到热烈的欢迎;但他一回来就批评这座城市和他的祖国的落后、文明进程缓慢,结果又引起轩然大波,招致无数臭鸡蛋和烂西红柿。

  阿多尼斯在诗中写道:“他有多重身份,因为他只有一个国度:自由。”

  杨炼视阿多尼斯为文学同道,他们在约旦做的对话《诗歌将拯救我们》,可以视为当代汉语诗人和当代阿拉伯诗人的首次思想相遇。杨炼对阿多尼斯说:“我们该写值得一写的诗,配得上这动荡时代的诗。”

  杨炼最向往的是诗歌精神的全球化:“当一位美国诗人和一位伊拉克诗人一起朗诵,你会发现:他们的作品多么相像。”

  1988年8月8日,杨炼也离开中国,开始在世界漂流。

  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德国、英国,哪儿有感觉就去哪儿,四海漫游。算起来他至少在二十多个国家待过。

  “在全世界漂流完全不知道在哪儿待着的时候,一个月吃过40公斤土豆,一间房子里有二十多个地方漏雨,三人挤在一间小屋里,新西兰的夜黑咕隆冬,唱着流行歌‘你从哪里来’,那时完全不知道未来在什么地方。”杨炼说。

  杨炼在柏林住的一个地方是诗人顾城住过的,每天用的是同一个信箱、大门、楼梯。“突然想起多年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一切完全回来了,感觉非常非常悲伤、复杂,也实在感慨命运。”杨炼说。

  可以说思想和文化交流是杨炼漂流生活中最温暖的部分。“很多非常优秀的朋友,比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沃尔·科特、索因卡,和逝去的布罗茨基、苏珊·桑塔格等等的友谊很令人感动,我们一起在纽约的联合国大厦朗诵诗歌,一起聚会聊天,还有当代最好的视觉艺术家、思想家,以及各种艺术节、美展上遇到的同行,这些对我的创作形成非常好的氛围。从精神交流的丰富方面讲,我是满足的,这也是对那种艰苦孤寂的一种补偿。”

  1998年杨炼和妻子友友在伦敦有了安居之所。

  2008年,杨炼当选国际笔会理事。国际笔会是1921年成立的国际作家组织,总部在伦敦,是世界惟一的国际作家的联合体。现有145个分会,会员分布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现任主席是捷克作家格鲁沙,副主席是纳丁·戈迪默和英籍印度裔作家拉什迪,国际笔会的执行机构是由11人组成的理事会。

  1975年夏,国际笔会在维也纳召开,林语堂被选为副会长,他的前任是川端康成。会上全体通过以国际笔会名义推荐林语堂为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的侯选者,结果是当年诺贝尔文学奖给了意大利诗人蒙塔莱。杨炼是国际笔会成立88年来在理事会中任职的第二个华人。

  3月20日,在北京西区的“老故事”餐吧,南方周末记者专访了杨炼。

杨炼在伦敦“唯一的母语”私人赞助艺术系列上朗诵

  杨炼在伦敦“唯一的母语”私人赞助艺术系列上朗诵,旁边坐着的是英国最著名诗歌杂志《诗歌评论》主编菲奥娜·桑普森 图/苏葵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