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孙谦寓言体随笔7章

2012-09-29 20:29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孙谦 阅读

驮水的驴子

  驮水驴子身后跟着的人,从驴背上的桶里取水喝了,没停,就又走了。

  “主人,也给我一点水喝吧,我已经渴得很了。”

  “蠢驴,这干净、清凉的水也是你可以喝的。”

  走了一些时候,赶驴的人干渴了,就从驴背的桶里,又取了水喝了。

  “主人,也给我一点水喝吧,我实在渴极了,你看我的腿肚子已经发软、打颤了。”

  “蠢驴,我就知道你的毛病,你就是想偷懒,再走些子路吧,再走一段路,就给你水喝。”

  于是,继续赶路。驴子走得慢了,赶驴的人就用棍子戳它。

   “主人,你不要戳,我已经眼冒金星头发昏了,你只给我一点水喝就好了。”

  “我不是说了再走一段路,就给你水喝的吗。”

  于是,仍旧赶路,走着走着,驴子就倒下去了,背上驮着的水全部倒在了地上,被干渴的沙土顷刻之间吸得干干净净。

  主人就坐在驴子的身边流下长长的泪:“兄弟,我已经答应给你水喝的呀!这所有的水,我原是准备和你一起分享的呀!”

尘与心

  那人说;“将你的窗户擦擦吧,那儿的灰尘太厚了,它已经挡住你的视线了。”

  我说:“可是,我的视线经常都不在那窗户上的。”

  那人说:“从那窗户上,你的确无法看到外边的人与事了。”

  我说:“外边的人与事,确是我已经看够、看烦了的。”

  那人说:“即便是看够、看烦了,你仍是要看的,擦擦你的窗户吧。” 
  
  那人又说:将你桌上的书籍和杂物整理整理吧,太乱,就会扰乱你的心思的。”

  我说:“我的心思,大多是不在那桌上的书籍和杂物上的。”

  那人说:“从你桌子的杂乱上,已见出你心思的杂乱了。”

  我说:“杂乱的心思,是常人常有的。”

  那人说:“即便是常人常有的杂乱,还是要把心思给拾掇出来,整理一下你的桌子吧。”

乞丐

  一个老乞丐从垃圾箱里拣了东西在吃。

  我说:“看,这老人活得有啥意思。”

    那人说:“你衣食无忧,又活得有啥意思?乞丐的可怜就是他活得意思,你看见了那人的可怜,你怜悯了,就是你活得意思。”

独处

    你只记得在人群中的难堪与痛苦,却忘记了独处的奥妙与喜悦。那人说:人群是百流交汇时的撞击,独处是在一口深井边,对着井口打量自己面孔与影子。

墓坑

    晚间在野地里游荡,突然被酸枣棵挂倒,跌进一个坑里,待从坑中爬出来,才看清四周都是坟墓,我是在墓园里。而我掉进的坑,正是一个塌陷的墓葬。立刻我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于是,赶紧念避邪驱魔都瓦尔*。

    就听耳边有哧哧的笑声:“不过是个墓坑罢了,你何必惊惶如此,你迟早是要进到那里去的。”
  
    那声音我听着极是耳熟,却又一时记不起来,就问:“你是谁?”
  
    那声音就说:“难道你连无常**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吗?”
  
    我心里想:“奇怪,无常的声音我是常常听,且很熟悉的,怎地此刻竟听不出来了?”
  
    那声音又说:“当你记想无常的时候,你往往遇不到它,可当你忘记无常的时刻,它就来提醒你了。”
  
    *指穆斯林常念的一种避除邪魔的咒语。
   **穆斯林称死亡为“无常”。

白与黑

  我自以为在各种色彩中,是唯一喜欢白色的。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衣物、白色的雪、白色的花、白色的月光和白色的纸张。
  
    一日,我见到一个的年青女子浑身黑色穿着,那黑色,将她白皙的脸庞衬托得端庄而宁静,沉着而脱俗,显得楚楚动人、咄咄逼人。我惊讶于这黑与白两种对立色相融时,所呈现的丰富神秘性竟有着如此使人着迷的力量。它让我想到了白纸上的黑字;月光下的山脉、丛林;雪原上空横过的雁阵;雪白花朵下墨绿色的叶片……
  
    是那黑字赋予了白纸一种沉甸甸的份量,一种恒久不衰的生命力。是那山脉、丛林加深了月光幽静,皎洁,玄秘的氛围。是那飞翔的雁群激活了雪原,使雪原的凝重有了轻灵的动感……
  
    轻逸与沉重,僵持与灵活,上升与沉降如白与黑所示的涵义,均在转化之中。
  
    夜里,坐在灯光下,我身着白色衣衫的躯体,映照在白色的墙壁上是一个黑色的影子。我默默地面对我的影子,想和他说点什么,可它总是背对着我,永远都是背对着我。

生与死

  那人说:“知感主,我们已因死而获得生的知识,因生而获得死的知识”。
  
    我说:“怎么个说法”?
  
    那人说:“比如说我们经夜晚而见到白昼,夜晚无处不在的黑暗与睡眠是死,白昼无处不在的光亮与行动是生。比如说我们经历了前天和昨天而到达今天和明天,流失的前天和昨天是死,到来的今天和明天是生。比如说不再呼吸空气,不再在世上行走的人是死,而仍在呼吸空气,仍在世上行走的人是生。比如说我们经历了遗忘而有所记忆,无所不在的遗忘是死,而铭心刻骨的记忆是生。”
  
    我说;“是否可以反倒过来说呢”?
  
    那人说:“你说呢?生与死是在永恒流逝中而永远变化的。没有流逝中的变化,生与死无从谈起;没有生与死,永恒的流变无从谈起”。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