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孙谦:汶川祭(组诗)

2012-09-29 03:3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孙谦 阅读

消失的地址

这场灾难推倒了你家和他家的房子
抹掉了通向村镇的标记
还有大街小巷的指路牌、停车牌和店铺的招牌
如果我想找到你和他
我该走向哪里?
如果我想找到你和她
我该去问谁?
如果我无法找到你和他
我该怎样去面对死亡和废墟?
雨还在下,还在下,还在下
天还在哭泣,还在哭泣……
亡灵和生还者的呻吟在风中摇曳漂荡
如果我的地址和悲伤能够悬起来
成为天上的太阳或一颗闪亮的星星
照亮那消失的地址
如果生命和生活的信念
仍然安居在你、我、他的心中

 

为灾难中的孩子们而祈祷

我从巨大的恐惧坠入巨大的悲伤
我从悲伤中伸出搜寻和探测的手
期望摸到你的温热或冰凉的小手
在沉重的石块和坚硬的钢筋之间
我渴望摸索到
你的眼睛的光芒和唇边的气息
我恐惧并且悲伤
我忧郁并且犹豫
因你所承受的超出生命承受的挤压
而使我的灵魂在破裂的板块中被碾轧
为了和你的生存与死亡同在
为了和你的幸运和厄运同在
我企望把你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企望捧着你的小脸
就像捧起我的祈祷
就像捧起我的祈祷的语词
如果这祈祷还具有力量的话
我会无休无止地祈祷下去
而雨落着;落着;落着
无休无止落着的雨浸透了一切
杜鹃的哀歌不停地唱着
那也是我的哀歌
它在石块和砾石之间摸索着
你的轻唤和他的已经止息了的脉搏
它还摸索到了蝼蚁和书籍
摸索到了昨天和未来之间的故事
那是怎样的哀歌
怎样的让人不能自已的祈祷
我惦着你,我祈求造物主怜悯你

 

我已不能言语

我的口舌已经不能言语
大地瞬间吞噬了无数生灵
生机勃勃的时光突然充满了死寂
无边的废墟将我的眼窝和咽喉堆积
荒野、兽类和人类同声哀泣

我的悲伤已经不能言语
它是那巨大的灾难的见证者
它记着2008年5月12日这个散落着可怖的日期
它是那消失的城镇和村落的代言者
它一声不吭只期待着毁灭中有更多生还的奇迹

我的怜悯已经不能言语
哪里有头发蓬乱衣衫褴褛的幸存者哪里就有无光的眼神和呆滞的面孔
哪里有断垣残壁哪里就有断肢残臂
哪里有刨挖出来的尸骸哪里就有撕心裂肺的哭泣
而我冥思默想的是那求生者在昼夜煎熬中的斯须

我的母语已经不能言语
年老的母亲在山间的乱石中逃生
年青的母亲抱着正在哺乳的婴孩已在灰烬中窒息
一位母亲用身体顶着巨砾将孩子藏在身下
另一位母亲把一个个去到天国的孩子用红布将包起

我的血液已经不能言语
它陷进了雨水和泥泞混合的纪念里
它一直默哀  默哀  默哀
一直到把这个磨难的经历植入我的身体
一直到天堂也能听到这个消息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