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说吧,春天(组诗)

2012-09-29 03:2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孙谦 阅读

春夜

请看,牧夫引领的羊群正消失于黑暗
人造卫星绕过的那座受难的城邦
在广漠死寂的睡眠中,又有冲天的火光
腾空。而这树丛之上繁茂的苹果花闪烁
有如我内心的众天使垂泪。凉风恼人
吹过何处的音乐?
班德瑞、仙境、巴格达的星星
园圃里,龙舌兰将利剑般的叶子刺出

 

空白

山的边缘,丘陵上的一棵白杨树
用孤掌擎著一些巨峰
在灰蒙中变得清净的光线里,那些新叶
被风吹得象不停地拍动翅膀的小鸟

阳光亮得晃眼,山脉依然苍茫
一只黑蝶与我有过亲密而苦涩的接触

多么奇妙,如此单纯的风景,无论从哪个方向上看
都有一种令人无法接近的超常的存在
多么蹊蹺,我满怀忧伤,却无从陈说

 

呼应

清晨,打开阳臺蒙尘的玻璃窗
第一缕阳光照彻书橱中静立的书脊
被封存的思想漫游而出
使暗处的瓷器发亮、发颤

火车汽笛巨兽般的长啸,短暂地
压住了鸟鸣。一阵轻微的眩晕
把我的呼吸与视线,导向楼下开花的樱桃树
尤如一场致命的误会
柏拉图站在树下,向我微笑

 

繁星

在键盘上敲词组——繁星
却跳出来了——反省
繁星与反省,宇宙与人类
正好衔接了老康德送给我们的铭言*
打开窗户听寅夜的音乐
满天星星闪烁得令人困惑
那琴声分明是小提琴
而你偏叫它——梵阿铃
接著敲出我的词汇是——烦心


*康德有一句名言为: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

 

雨,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帷幔
它令那些尚未发芽的悬铃木
看上去舒适得荒谬。犹如下在
人体里的雨,虽然一声不响
就已经把内心分割的界域融和為一体
甘甜归酸辛,纪念归遗忘

 

这些树

这些树,发叶的树。开花的树
轻轻地呻吟的树。想飞
这些树,还在落叶的树。仍然赤露的树
藏著隐秘的心事的树。这些树
向我喊出了耀眼的阳光与消逝的时间的
秘密。这些树,在异乡举著你的乡愁
而在家乡,你古老的宽慰
随著它们从地平线以下
向著丘陵和山脉驰骋,在略微争辩之后
稍稍地高出了峭崖绝壁。这些树
在你的骨骼、血液和气息中繁衍的树
从一无所有到一切记忆,在伤痛或遗忘里
为你移来可信赖的景像,这些树
在你的叛逆的砍伐和焚烧中生长的树
这些树,在晨昏的烟火里弥漫
我的悔罪的祈祷漫溢,这些树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