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人物

温柔敦厚的诗儒:向明先生

2012-09-29 01:1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孙谦 阅读

 一九九一年的九月间,我收到了和权先生从遥远的岛国菲律宾寄来的第四十七期《万象诗刊》,其中有我的一首仅有六行的小诗。在阅读诗刊时,我无意中发现了刊物上关于台湾《蓝星》诗刊征集{屈原诗奖}稿件的信息,不禁怦然心动。当时我正好写有《魏晋风骨》最初的四首诗,遂有碰碰运气的意思,但是《蓝星》的征稿启示上要求应征稿件必须贴有参评的标记,可我到哪里去找标记呢?于是我贸然写信向当时的《蓝星》主编向明先生索取参评标记。不久,我果然收到了先生邮来的印有参评印花的第二十九期《蓝星》,于是我剪贴下印花,将诗稿寄出。数月焦虑的等待过后,当我已感无望,心情趋以平静的时候,却在九二年的二月,突然收到向明先生寄自台北的信件,信中说我的作品已经获奖,将在六月份诗人节{端阳节}之际赠奖。这突来的喜信使我大喜过望,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这确是真的。

    不久我又收到了邀请函,在几个朋友的劝说下,我开始着手办理赴台事宜。但是最终因为一些具体的事情没有成行。后来,向明先生在来信中安慰我说,台湾的消费是世界上最高的,若把辛苦得来的奖金用在来台一趟划不来,来日方长,两岸的交流才刚刚开始,以后两岸统一了,那时来台湾会方便、便宜得多。先生语重心长,不禁令我动容。

    在台湾诗人中向明先生的人缘是最好的,以温柔敦厚见称。九三年我在西安见到的《秋水》诗刊的同仁,皆对先生交口称赞。在与先生的交往中,有一件事令我感触最深。那是我在读到《蓝星》诗刊第三十一号[屈原诗奖]专号后,被罗门先生对我的诗作的点评所激动,不谙世事的我,遂给先生写了一封信,将写给罗门先生的信同一沓作品,一并信装在一个信封里,请先生转交罗门先生。我有两个意思,其一是对罗门先生表示感谢;其二是想结识罗门先生,希望得到他的提携。因为在八十年代初,我就读到过流沙河先生写的《台湾诗人十二家》,对罗门先生的作品和诗名情有独钟,所以恰逢这个机会,就不假思索的这样做了。寄出信后,我和妻子说了此事,她立刻嚷了起来:“你怎么这样蠢呢!这样做是犯忌的,你让向明先生怎样看你呢?”但是后悔莫及。信寄出去不久就收到了先生的回信,说已经将信和稿件转交给了罗门先生。{随后我也收到了罗门先生的信}。先生在信中还告诉我《蓝星》诗刊因为经费缺乏即将休刊,但是另一个新的诗学刊物《台湾诗学季刊》就要诞生了,让我寄稿给他,随后我就寄了五首作品过去,全部发表在一九九三年九月出版的《台湾诗学季刊》总第四期上。此事,即可见出向明先生在待人接物上的宽容仁爱之一斑。

    以后的数年里,由于懒惰,我几乎与向明先生断了联系。后来《蓝星》于九九年重新复刊,我又和《蓝星》接上了联系,并不断地有作品发表。这时的《蓝星》已由著名的淡江大学中文系接编,总编辑是哲学系的教授、诗人、赵卫民博士。《蓝星》诗刊是台湾的三大诗坛重镇之一,是一个学者型诗人云集的地方,它的领军者是学贯中西的大诗人余光中、罗门、覃子豪、向明等人,这正是我看重它、青睐它的原因。现在《蓝星》由淡江大学编辑,由一位具有哲学视野的诗人负责,更提升了它的品级。

    二0 0一年深秋,我再一次读到了期待中的《蓝星》,其中《蓝星》前主编王宪阳先生拟出资,赞助有潜力的新人出版第一本诗集的消息,再一次让我动心了。虽然我已写诗二十多年,且已发表过相当数量的作品,却一直没有能力、没有机会出书。凭着我曾在《蓝星》得过奖;凭着我与《蓝星》十数年缘分;凭着《蓝星》对我始终如一的偏爱和厚爱。我将一本尘封了的集子《风骨之书》做了仔细的校正,重新编过,于二00二年四月郑重地寄往台北县的淡江大学。

    此后的数月里是漫长的祈望、渴盼。及至年底,早已过了公布结果的日子,我却突然收到台北赵卫民先生的来信,告知《风骨之书》已获通过,来春就要出书。这喜讯、这荣幸再一次降临于我,令我心里充满了感激感动感慨之情。

    在二0 0三年夏季号的《蓝星》上有这样一则讯息:“由蓝星诗社同仁王宪阳发起,结合章信鸿共同赞助的{蓝星新人奖}计划,赞助有潜力的新人出版第一本诗集,委托蓝星诗刊编辑部审核、执行。此项计划,由王宪阳于七月二十三日中午,邀集蓝星前主编向明及现任主编赵卫民,假天亨实业公司会客厅举行讨论,评选结果为:全额赞助刘文豪、柔之、及孙谦三人出版第一册诗集,列入蓝星诗丛,并于年底出版。”入选的三个诗人中,唯一我是大陆的,凭直觉我感到向明先生一定是起了重要的作用的。

    向明先生的诗也同样传达了宽容仁爱的儒家风范,即使日常生活中毫不起眼的事物,都是诗的资源,一经他的妙笔点化,就立刻点石为金。他的诗感性与理性并重,总是在平易中见出深味。他的诗谦逊、诚挚、平易,对周遭的生活充满了兴趣,对生命饱含关爱的情怀,是这个世界最为需要的。先生是无线电工程师,却在诗意的世界里找到自身的定位,他的诗就像经霜的秋叶越老越见成色,近年来更是著作不断,在台湾诗坛少有匹敌。先生早年从军时曾在西北驻扎过,后来他根据记忆和印象写成的描写西北生活的《沙草集》,发表于九十年代中期在兰州出版的《飞天》杂志上。

    向明先生多年前的来信中说,我送给他的根艺作品他非常喜爱,并把它摆在屋门面的钢鉴上,一进门就可以看到来自遥远的大陆的友谊。向明先生之于我是一个父亲一样的人。虽然我没有见过先生的面,但从照片上我能感受到他那镜片后边呵护的目光;虽然我没有听过先生的声音,但我能从他书信的语词中聆听到慈爱与关切。他的恩泽是随我的生命同在的。

    2004年8月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