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策展人顾振清:在艺术市场中策展人起鲶鱼作用

2012-09-27 23:08 来源:深圳特区报 阅读

  策展人是艺术圈里的“鲶鱼”

  如今,策展人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是一个非常流行、有趣的职业。这个词最早出现在中国是上世纪80年代,在策展人的推动下,当代艺术在中国逐渐受到重视,策展人的角色也逐渐受到关注。有人说:策展人是用艺术家的元素来创造理想中的展览,而许多艺术家也承担了策展人的角色,我们不禁要问策展人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艺术家如何看待策展人?艺术家与策展人之间如何互动?不久前,“艺术中国”沙龙请来国内独立策展人顾振清与艺术家展望做了一次生动的对话。

  1

  在中国,策展人一般都具有多重身份

  顾振清:策展人这个词传入中国内地是在1990年代。策展人的工作在2005年以前是非常清楚的,他的工作就是为艺术家的展出提供最优秀的条件。2005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这场商业化运动,使得艺术家和策展人都面对着怎么在这个市场中活下去的问题,或者打开局面这样的现实问题。有些策展人就选择了与商业不断合作又不断对抗的关系,以获得在社会中生存的可能性,让其工作能够持续下去。

  展望:1994年在中央美院画廊,当时我们五个雕塑家一起做个展。那个年代应该说都是批评家。比如说老栗(宪诞庭)、殷双喜等,我们都把他们看作批评家,我们请他们来看一看,然后开个座谈会。那时候展览靠自己策划,艺术家策划自己的展览并不是以策展人的身份出现的。本来做艺术也好,做节目也好都需要策划,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也许是从威尼斯双年展开始才有了独立的策展人。

  顾振清:是从1960年代开始出现的。

  展望:作为一个艺术家,我跟各种类型的策展人、策划人全都接触过,都打过交道,而且我觉得我有不同的收获。对于策展人是否画廊的,是否是博物馆的,是否是独立的策展人,我都不挑,我挑的是你做的事好不好。

  顾振清:批评家当策展人时往往是客串,策展人相当多的工作是行政和管理上的工作。策展人在艺术圈的工作是把艺术家和艺术资源整合起来,这需要相当强的行政管理能力,否则太过体制化以后艺术家也会离他远去。这是第一。第二他还应该有很好的艺术鉴赏、空间设计等方面的艺术素质和视觉经验,他可以把艺术家好的艺术作品、好的想法和空间实施出来。第三个功能是,策展人还应该有相当的艺术资源,以及沟通和推广能力。

  主持人:展望老师,你觉得这二十年,从最初的批评家到今天的策展人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展望:我觉得刚才老顾说的都是理论性的东西,其实在中国策展人从来都没这么纯粹过。中国的策展人都比较有特殊性。比如我在策展的这个月这段时间我是策展人,完了我可能去教书,或者去写文章。在某个阶段他的身份可能是个策展人。

  顾振清:我作为一个经常表明自己的身份是独立策展人的一个人,我的身份也很多重,我还是两个美院的客座教授,自己还写文章。写文章时人家叫我批评家,我自己也有(艺术)空间,我在编杂志时又是一个杂志的主编。中国社会对文化人的要求多重性使得人必须有多重能力,多功能地发展自己的资源,然后变成适应性很强的人。实际上其目的还是价值最大化。这是以前的一种打法,最近这两年我又有些新的思考。我觉得,在所有身份里头我最认同的身份是策展人,我愿意为策展人这个职业在中国落地、生根、开花做更大的贡献。其它的身份也有,但如果像欧美的策展人那么纯粹,在中国可能就活不下去。

  展望:在欧美也没那么纯粹。我跟美国一个策展人有过接触,他以前的身份是大学教授,写过历史书,然后这几年才做策展人。

  顾振清:在中国纯粹的策展人还是比较少,大家都是兼职、跨界,有多重身份。

  2

  策展人在艺术市场中的鲶鱼效应

  主持人:策展人在整个艺术生态中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两位老师有什么样的看法?

  顾振清:我觉得策展人是一条条鲶鱼。以前在东京,一条条的船将鱼运到鱼市,人们发现这个过程中百分之七八十的鱼都会死掉。后来有人突发奇想,在鱼箱里扔了几条鲶鱼,鲶鱼的活性比较强,在水里很活跃,此后人们发现放过鲶鱼的鱼箱里有百分之七八十的鱼是存活的。这就是鲶鱼效应。策展人在中国艺术圈子出现以后就起到了鲶鱼的作用,他到处去张罗、组织、发动,艺术圈子没想到的或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层出不穷地出来。

  展望:刚才,老顾说的鲶鱼的比喻还是很形象的,我个人觉得好的策展人还是一个资源整合的人。艺术圈给观众提供很多混乱的信息,策展人会在其中把有内在联系的,或者完全不同的信息进行各种角度的整合,让观众能清晰地发现艺术界的发展是怎么回事,它们之间互相是什么关系,互相有什么影响。这种是比较好的策展人。   还有一种策展人,其目的可能是推出观众不知道的艺术家,这种策展人试图把一种原来不为人知的艺术家变成让人知道,这里可能会存在一个问题:某种程度上策展人会干扰艺术家的创作。我们其实很怕策展人参与我们的创作。如果策展人跟艺术家合作好了,他又能起到非常好的作用,有的策展人不是干预艺术家的创作,而是站在你的立场上帮助你往前走一步,在混乱的展览前帮你理清,这是一种我比较喜欢的策展人。

  对于社会、艺术圈来讲,鲶鱼效应很好,他对艺术圈的各种资源提供不同视觉的整合,这种功能是很重要的。

  谈到这里我特别想老顾你谈谈,在你策展的过程中,哪些是你给的主意,哪些不是你给的主意,你给主意的后来怎么样,你不给主意的后来怎么样?

  顾振清:我是经常进入到艺术家的前展览时期的。因为有些主题性的展览往往是我自己要做的,有些是项目性的被动性的展览,是人家要我做展览。如果是我自己做的展览,往往是我在中国社会语境中发现一些新的问题,我想做,比如说,《各玩各的》,是想推动每个艺术家的个性;比如说《二手现实》,我发现当时信息的屏蔽和文化的屏蔽问题很严重。希望把这种二手现实成为我们新的景观,作为问题提出来,做这样的展览。有的时候,有的艺术家有了这样的作品,我把它归纳出来,有的艺术家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我只是认为他们非常有能动性、是非常活跃的艺术家,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后,他们马上有回应。根据我的想法他们有一些比较好的方案,或者完全做新的作品来参加。

  主持人:展望老师有没有顾老师刚才说的这种受策展人的影响的作品,或者您对您的学生的作品有没有起到这种策展人的作用?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