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批评与实践评述

2012-09-27 23:02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李心沫 阅读

    中国女性主义艺术批评与实践评述

    ——在“华人女性与视觉再现”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李心沫

    一:从女性主义艺术到女性艺术

    在西方,女性主义艺术是伴随着妇女解放运动,即女权主义而产生的。而女权主义是现代主义背景下公民权力意识觉醒的一部分。也就是,女权主义是现代主义或现代文明的产物,而女性主义艺术是女权主义或女性觉醒的产物。女性主义艺术在中国是缺少精神状态的,女性主义艺术被曲解成女人的艺术,但凡性别是女性,做和女性有关的艺术就被归类为女性艺术。女性艺术于是取代女性主义艺术。而中国的女性艺术大多沦为女性气质的艺术。

    下面是一段中国批评家对中国的女性绘画的描述“4月间(1993年4月)在北京当代美术馆展出的‘栏子小凌画展’,使我对‘女性绘画’的概念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女性绘画(意指女性艺术),带有明显女性特征的绘画。……这两位年轻女性都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均为60年代出生。但在画风取向上明显与同代人有所不同,有着强烈的女性旨趣。特别是姜雪鹰的《衣物系列》和《植物系列》,描绘的题材主要集中在衣物、首饰等一些妇女用品上。在其变化微妙的纹理和奇异的构图组合中,让人强烈地感受到女性的气息和女性意识的彰显。如果说这些面面俱到的女性用品出自一位男性画家之手,那会让人觉得作者有些顽皮和不雅。但是出自于女性画家之手,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注1]

    很明显,女性特质成为中国女性艺术评论定义女性艺术的一个关键点。而女性艺术创作的材料也被限定在被社会规范的女性生活相关的日常用品上,所以我们经常看到这样一种现象,就是——衣物,首饰,女红,等等诸如此类的带有浓厚女性表征的物品成为中国女性艺术家创作的载体和追求的目标。 1998年3月,“世纪•女性”艺术展在北京举行,贾方舟在展览前言中将女性艺术的基本特征归纳为六点:1,更注重挖掘内心资源,从个人经验乃至躯体语言中获取灵感,作品更具个人化色彩和私密化倾向;2更注重艺术的感性特征,注重直觉的、官能的呈现;3对自然的、生命的、人性的乃至与生存问题相关的主题表现出一种特殊的关爱,甚至对细小、琐碎、平淡与平凡的事物的关注,都远胜于对崇高、辉煌的追求;4更多关注女性自身的问题,在面对自身的探寻中开拓出在既往的艺术中从未探知过的精神领域;5从传统手工艺中发展出的话语方式,是女性艺术中特有的现象;6媒材选择上的生活化和亲近感。[注2]

    这样归纳出的女性艺术恰好是背离了女性主义的所倡导的精神本质的,女性主义所极力反对的“女性气质”却成为中国女性艺术的特征。 “从历史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出:女性在艺术中的成就一直是受到忽视的。而且由于社会对女性的特殊要求而导致人们对女性艺术具有一定的先入为主的假定和偏见,即认为女性艺术一定是优雅的、装饰的、家庭的和个人感情的等等。大量女性擅长的艺术门类如刺绣、编织等都被划为工艺美术范畴而区别于高雅艺术。随着社会把女性定为第二性的习俗的形成,直到20世纪,艺术史中女性的地位仍然是次要的。”[注3]

    中国的女性艺术对“女性气质“的肯定和追求,所显现的正是一个男权视角的艺术模式。而许多女性艺术家正迎合了这种评价系统。并且作为女性主义研究的女批评家也持有类似的观点。  廖雯在1995年发表的文章《静寂的颠覆 潜行的煽动——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女性方式》一文中,提出了“女性方式”这一概念。在1999年出版的《女性艺术——女性主义作为方式》一书中她说 “女性方式所提示和探讨的是女性艺术家在艺术创作中,问题的关注点和感受方式以及语言的表达方式,不同于男性为主导的公共化方式的现象……取决于是否具有女性方式的因素和特征……指的是男性、女性由于社会性别差异造成的,在认识世界(包括感受、反应、转述等)方式上存在着的差异。” 廖雯在分析中国女性艺术家作品时,曾指出她们在材质媒介选择上喜欢沿用传统的“女红”材料。这是一个值得分析的例证。西方女权主义艺术家一般避免使用家庭生活相关的材料做作品,以避免掉入男权中心主义的传统窠臼之中,而大多数的中国女艺术家则喜欢选用柔软的、韧性的材质,如线、布、棉花等等。对于这种选材的集体偏好,廖雯将其归因于女性与生俱来的对自然的亲切和谐。男权社会将女性排挤出社会性的人的方式就是将女性限定在家庭中,养育子女和女红成为了女性的存在方式,而是否务家也就成为男性选择女性的标准。无疑与线,布,棉花相关的女性是被社会角色塑造后的女性。在这一点上没有中西之分,就象波伏娃的著名言论“一个人不是生来就是女人,而其实是变成的。”

    就此而言,廖雯的女性主义观点是存在问题的,就是她试图运用中西文化差异来试图掩盖中国女性艺术家在选材上的女性化倾向。中西文化存在很大差异,但就女性所处的社会地位和被整个男权社会所压制的本质来说是相同的,并且中国的女性所受到的压制相比较于西方早期社会有过而无不及,只是中国的女性被中国文化规训的更为柔顺和虚弱,缺乏反抗和反思的精神。她们往往对于权力和役使包括压抑,所采取的往往是顺从,忍耐,逃避或者是习惯等等方式,她们似乎天生就缺乏反抗的意识,并且对任何激进和反叛都采取规避的态度。女性主义在中国的困境是——女性和男性一起痛恨女权主义。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女性艺术家都不承认自己是女性主义艺术家,更加不会承认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她们试图远离这些词语,并且从内心厌倦这些词语。她们认为自己是和男性一样平等的艺术家,虽然她们只是众多男性艺术展览的一个配角,并且有许多优秀的女性艺术家被排挤在重要的展览之外。

    在中国,女艺术家很少思考社会性问题,很少思考性别问题,她们更加关注私人的感受,她们依旧被文化限定在自我空间里面,与世界隔绝,但她们浑然不知。毫无疑问,真正意义上的女性主义艺术思潮在中国还没有。或者是在它发生之初,就发生了质的变化。徐虹被认为是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一个发起人,1994年,徐虹在《江苏画刊》第七期上刊登了名为《走出深渊——给女艺术家和女批评家的信》的文章。文章成为女性主义批评的宣言。“当这种无视艺术本体的方法也同样降临到女性和她们的作品头上时,女性艺术家实际上就面临着一个危险的境地——要么消除自我,依据他们所定的艺术规则,用男人来代替女人,维持这个世界只有男人一种声音的标准。如果女性试图改变这种状况,试图用自己的声音说出真理,那么这些读不懂女性语言的人们,反而轻蔑地称女艺术家的语言为‘个人色彩太浓’(他们可能依据的是男性语言),‘女画家不关心大文化不关心社会,只关心她们个人身边的琐碎小事和个人感情’(男性控制的社会,本来就只准女人如此),由此来否定女艺术家的作品,进而消除她们的声音。将她们置于一种找不到自己位置的状态中——介于人与物之间的混乱之中。” 徐虹的批评在在中国女性艺术批评中可谓是激烈的,但其用以反叛男性中心主义艺术模式的依然没有摆脱女性特质的艺术。她的反叛是有意义的,她指出了女艺术家在由男性操控话语权的情况下的失语状态。无疑这道出了中国女性主义艺术的关键问题。但对女性气质的艺术的宣扬和推举无疑又在加重女性艺术的边缘态势。     二、中国的女性主义艺术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