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曹琼德:背上长肉的乌龟

2021-09-09 15:54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小亚 阅读

曹琼德

曹琼德,1955年生于贵阳,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理事,贵州版画学会会长、贵州省美协副主席、贵阳市美协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省管专家,任贵州大学艺术学院硕士生导师,贵州民族大学美术学院硕士生导师,贵州师范学院客座教授等。美术作品曾获第十七届全国版画作品展览金奖、第七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铜奖、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优秀奖(唯一奖)、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提名奖、鲁迅版画奖、贵州省文艺奖一等奖、贵州省首届专业文艺奖一等奖、贵州双百工程奖等;装帧设计作品获中国出版政府奖(一等奖)、西部十省第十二届装帧艺术评奖会整体设计一等奖、贵州省第三届优秀图书评比封面设计一等奖等。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版画博物馆、广东美术馆等国内30余家美术馆及相关机构收藏。

乌龟自有乌龟的德行。

乌龟自有乌龟的生活方式,不管兔子是怎样地看不惯。

日子还长,慢慢活。

中国的艺术家要成气候,全凭命长。

曹琼德就是这样一个乌龟,不过他是一个肚子里有肉,背上也有肉的乌龟。

“看曹琼德干点什么活儿,可比判无期徒刑还难受。”著名画家董克俊的夫人如是说。

曹琼德是这样一个让人受不了的人,干什么事都慢条斯理、疲疲沓沓还自以为是。只有上帝才有那份耐心看完他画完一幅画的过程,没人能忍受他那遥遥无期的制作。所以,他画画从来就是闭门造车,直到人们把他在画画的事忘了后的某一天,他才把画完的画象藏人献哈达一样捧将出来。鬼才知道他那上百幅作品是什么时候画出来的。

1987年,在又破又挤的大杂院里呆了三十二年后,曹琼德分得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同事们争先恐后地住了进去,就他不着急,一个人拿着长尺把三间房子丈量来丈量去,闷声闷气地捣腾起来。先是把墙上喷的一层雪白的石灰一刀一铲的刮下来,足足刮了三个星期,接着把装好的电线电灯统统拆下来,重新布线、埋线,墙纸贴得找不到缝摸不到边,这无疑又是几个星期的事,接着是用了半个月设计出了一套家具图纸,用了一个半月做家具,每一件家具贴线白色装饰板,上上下下,边边角角,均贴得巴巴实实,用砂纸磨得光光溜溜,用水平尺放置家具,组合接头不差分毫,厕所里的马赛克是划好格子,一粒一粒往上铺,效果如同一级专家所为,整个过程不让任何人插手,整整搞了半年有余。有一天他老婆终于忍无可忍,警告他要是再这样没玩没了地搞下去,她宁可离婚,而他却不紧不慢不抬头地说:离就离,离了在路上随便拉一个漂亮女人,只要她看了这房子和家具就会嫁给他。不过半年以后,带人来看房子的是他老婆,来人看了无不叹服,一是夸男人有才干,二是夸老婆有福气。这一着,不但补偿了曹琼德在那些日子的辛劳,也补偿了他老婆在那些日子的忍耐,真是一举两得的事。

曹琼德画他的画和搞他的那套房子一样,一个人闷声闷气地在他的画室里古捣,仍然是慢条斯理,疲疲沓沓,自以为是,全不象干大事儿的样子。每天收工之后,画案、工具都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连手上都很少粘有油彩,全没有电影、电视中那大师的奋不顾身、满腔激情的潇洒劲。

如果他的朋友要向他要一幅画,一般是不难的,不过得有个条件:要画人必须先有一个好画框,并且要拿到他家去,由他亲手把画装好,才让他的画在朋友那里安家落户。他必须这样做,这使他看到要画人的诚意,也看到了他的画的归宿。有一次贵州省举办一个很有影响的画展,通知他送一张画去,他说如果有好的框子他就送。曹琼德对待他送出去的画,颇像对待嫁出去的女儿。

1989年3月,曹琼德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搞他的个人画展,展出他的一百零一幅作品,由于他的画大于美术馆的画框尺寸,万不得已,他的画将钉在展壁上,那时的曹琼德比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还难受百倍。他的朋友跟着难过,他们跑遍了北京城,终于在中央工艺美院找到了适合的画框,且租金昂贵,可曹琼德还是咬着牙齿笑了。这次画展效果不错,某刊物如是报道。

开幕式上,画家们对曹的作品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汪风同志对作品《地气》所包含的中国文化内涵很欣赏,他认为这和太极八卦五行之说有关系。华君武很肯定作品的品格,他说,他虽然不全部理解这些作品,但他感到了这些作品的分量,很深沉,很厚重。彦涵先生为展览撰写了前言:“看那深沉的奥秘,宏观的气魄,伸张的力度,元素的多用,产生于画家的心态与智能,感悟与思维都是非比一般。”王崎先生认为,这是难得的展览、是高质量的展览,作品的现代感很强,但不失中国气度。中央美院版画系教授广军说“贵州美术刮起了西南风,真厉害”。中央工艺美院副教授、版画家卜维勤说,这是真正的成熟了的中国现代艺术,能与西方当代作品比美,是真正的经典,具有国际性、去叙事性的纯绘画。一位专门研究中国版画的美国专家详细了解了曹的经历,并认真看了作品,他说曹的作品在欧洲一定会很受欢迎,西方像这样的作品,我还未见到过。一位西班牙国际博览会美术方面专家非常赞赏作品,要了资料,名片,并说只要曹琼德愿意,他可以为他在西班牙举办展览……(见《花溪文坛》)

说了这么多,曹琼德最喜欢一句话。那句话是一个漂亮的女观众写在他老婆为他准备的留言薄上的:“迷人的画,迷人的男人”。他就喜欢这样的话。

五年前,他带了一个女子到贵阳城郊的山里去看鸢尾花。他把她带到一棵树前,树上刻着曹琼德三个字,那名字和树一起直拗拗地长着。他指着远处的山峦对那女子说哪座山上长什么花,哪座山上长什么树,他说那些山都是他的。他把长鸢尾花的山送给那女子,那女子说他是个迷人的男人,当即成为他老婆。

画家蒲国昌说曹琼德是乌龟有肉在肚子里,是个阴倒干大事的人,其实不然。曹琼德看足球会看得从沙发上跳起来,会把屋子喊得山响,曹琼德喜欢玩哑铃和杠铃,肉都长在背上和肩上。他活儿干得精细,手脚却很粗糙。手粗是因为他干了十多年的钳工,脚粗是因为他爱漫山遍野地跑。看过他画的人说他是斯文人,而他本人却长得粗人模样,能说一口粗话。这也难怪,他只受过三五年正规教育,三五年里经常逃学。不过他还真有些邪门歪道,比如他26个英文字母也认不全,却能唱一串很正宗的英文歌,最拿手的是那首著名的《山鹰》。他和他那些正儿八经的所谓文人雅士的朋友谈起加缪、蒲宁、格里耶、博尔赫斯、陀思妥耶夫斯基来,会说得朋友们的眼睛发亮。要是听他谈起塞尚、乔托、勃鲁盖尔来,他的朋友们根本不插话,仿佛在听他谈他所爱的女人。

近几年来,贵州出现了一群个性独特,引人注目的艺术家,在这群艺术家中不乏豺狼虎豹、狮子、大象、小狗小猫,而曹琼德只是一只乌龟。他不声不响,动作缓慢,却有着乌龟的耐心和倔劲,也许还怪头怪脑让人不可捉摸。曹琼德的绘画作品是一个未名的新画种,在国内外绘画领域属于一种独创,他用油画颜料直接在宣纸上绘画,在创作中有机地融合了版画、油画、国画、水彩等多重技法,创作工艺复杂缓慢。他认为现代社会的物质化、现代生活的快节奏、信息传播、潮流泛滥……而流行艺术的普遍特征是简单易行,在这种状况下,绘画技术更有一种独立的意义。复杂精深的独特的绘画技术是绘画艺术不被潮流淹没的重要前提。曹琼德的确是一个独特的乌龟,在绘画创作中他把东方的气韵和西方的结构和谐鲜明地统一于他的画幅,追求一种强结构下的自由,从而创造了独特的艺术形式,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他说:“我把绘画当作一种信仰,它帮助我远离这个世界。”

而乌龟为什么爬得那么慢的确是耐人寻味的。

而乌龟的形象也是意味深长的。

曹琼德在他的绘画随笔中写道:

在今天各种各样的流派面前,我仍然认为艺术的根基是自然与人的生活。我们面前的自然并不仅仅是我们生存的空间,自然也是人的精神的体现,是生命的组成部分。世界上充满了许多神秘的、我们无法预测的事情,其中最神秘的莫过于生命本身,任何艺术现象都同具体创造艺术的生命密切相关。艺术的质量完全是由个人的生命质量决定的。作为一个艺术家创作是最重要的。我更愿意从具体实在的创作上解决绘画在技术上、形式上的难题。

原载天津《艺术家》1989年6期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