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尹朝阳:我追求的理想状态是勇猛精进

2021-02-01 17:18 来源:雅昌艺术网 阅读

2020年,尹朝阳画嵩山10年。在山水间探索这么久,他觉得是时候给自己一个答案了。

在最新的作品,画面依然是山石风景、树木生灵,色彩依然饱和,笔触依然鲜活;但画中山水不再具象,不再是某一座山或某一个场景,视角变得宏观、广阔,笔触少了反复和粗砺,多了爽利和自由。

尹朝阳 《秋山》 2020 布面油画 385×220cm

尹朝阳 《秋山》 2020 布面油画 385×220cm

尤其是近来对巨幅绘画的把控,是他几十年的绘画经验和十年山水经验后的“厚积厚发”。他享受巨幅绘画的创作过程,沉浸于跟着画面往前走的感觉,不断把自己扔进绘画,出来,扔进去,又出来……循环往复。画大画,不仅仅是绘画尺度的积累,更多的是对空间和心理的把控。

尹朝阳说,这个阶段追求的最好状态,是创作上的自由抒发:“这是一个把包袱丢下的过程,想让画面看上去更轻松”。而他追求的理想状态,则是勇猛精进。

艺术家尹朝阳

艺术家尹朝阳

在70后艺术家中,尹朝阳算的上是创作精力充沛的艺术家,他从来不流连那些已经被认可的艺术风格,在不同阶段都给自己设置新问题。从早年的“青春残酷”,到后来的具象绘画、人物系列,再到嵩山十年,每个阶段都有他要探索和解决的问题,问题解决之后,他则决然告别,大胆迎接新出路。

这种决然和大胆,也造就了尹朝阳在艺术上的自信,甚至有些不吝。他很早就意识到传统文脉的重要性,所以走入山水之间,但是他不跪拜任何艺术,他警惕一切视而不见的追随古人,对于西方艺术也是如此。尹朝阳似乎对任何事情都抱有一种警惕的心态,他也警惕创作上的某种“熟练”状态。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不知不觉已经处在某种熟练性画画的状态,导致你在原地打转的时候,你自己都不自知,这种状态是需要避免的,会牵涉到你的更新能力和审视自己的能力。”

2021年1月31日,尹朝阳个展“浩瀚史”亮相龙美术馆(西岸馆),艺术家以他的全新创作去挑战龙美术馆巨大的美术馆空间,这也是他10年山水之行后,最新阶段创作状态的呈现。我们借此机会,与尹朝阳聊聊他的作品,以及他最近的艺术态度。

雅昌艺术网:尹老师您好,首先祝您展览一切顺利。我们想跟您探讨一下一年多来的艺术创作和思考。关于您的诸多艺术观点和采访,很多都来自于2019年下半年个展的时候,更多谈到的是对嵩山创作近十年的总结。如今又过去一年多,在2021年开年之际推出新展,首先请您分享一下最近的思考?

尹朝阳:艺术创作每个阶段要解决每个阶段的问题。2020年一直处于疫情状态,直到9、10月份社会才恢复了一点活力,如今大家都慢慢适应了疫情的常态化,这次展览是2020年确定下来的时间。对于艺术家来说,准备上海龙美术馆的展览要面临很多挑战。对于我来说,也想通过这次展览来呈现一两年来艺术创作的新阶段和内心的变化。

2019年举办个展时我的创作还在山水的概念中,我画嵩山10年,自己觉得其中需要的东西差不多够了,到了这个阶段就停掉。其实从2018年、2019年开始,我的画面已经在逐渐调整,出现了变化。最近我自己也在想,前面10年时间的准备,到了某个节点,我需要给自己一个答案。

雅昌艺术网:从一个观者的角度来看这种变化,有一种感受是原来更多的是对山水本身的描绘,而最近的创作则不那么具象,视角更加宏观了?

尹朝阳:这是从前面那个阶段走来,主观上的往前推送吧。回顾画嵩山这个题材的时候,最开始真是举步维艰,要去重新摸索出一套关于绘画的认识和技术,过去已经习惯了的绘画方式都无效了。我自己都很惊讶,这个摸索的过程一下10年就过去了,这其中的体会也非常有意思,它伴随着你整个人的变化在变化。有时候画面上就是需要一种反复,有时候则要一挥而就,就是跟着人的状态在走。比如有时候画的山就是很具体的,因为在那个阶段就是要有一个特别具体的答案,当然这种对物像的描述肯定不是最终的目的,但是我在那个阶段需要这种词汇。

所以我也会每个阶段借由一个展览把这个结果呈现出来,当然我希望我创作还是要进入最好的状态中,那就是自由抒发,我能感觉到自己在一点一点接近。

雅昌艺术网:笔触更加轻松了?

尹朝阳:就是一个把包袱丢下的过程,有时候看上去更轻松了。

雅昌艺术网:能不能聊一下《浩瀚史-极昼》这件作品的创作思路?

尹朝阳:我大概是2017年开始,把人物和风景结合起来。更希望的是把原来对人的描绘的那种感觉,放到这些年对于山水的创作经验中,所以从2017年开始每年会创作一幅大型绘画,其实这种大型绘画对于艺术家的考验还是挺大的,而且是多方面的:技术、构图、画面情绪等,并且你要赋予画面一种品质。这张画酝酿了一年多时间,最后三个月画完。

雅昌艺术网:看这张作品的最大感受,更像是一幅寓言绘画?

尹朝阳:画这么大体量的一张画,其实对很多人来说有一个大的工作室,把画布做大,可能都可以画满,但是我相信这并不仅仅是一个尺度的累积,主要在于艺术家对整个宏观上的把握。

画这张画,我试图去描述一个超越时间的东西,在我最初的构思中想画的是极昼和极夜,画面中想呈现的是一半是白天一半是夜晚。但是绘画就是这样,总是画着画着,这个画面本身就带着我走了,虽然看上去是我在画,但实际上很多时候是不受我控制的。这个过程中,我不断地把自己扔进去,然后出来,再扔进去再出来……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和前两年画的大尺幅作品相比,这件作品中的反复少了,我希望能更加爽利,但所传达的情绪却是一脉相承的。我不想在我的作品中尤其是大作品中去描述具体事件,所以这也不是一个具体的事件,也没有明确的目的,我更愿意表达的是一种心理状态,传达一种情绪和张力。但是我特别不喜欢画面上看上去一派祥和的感觉,而是希望能对应这个特别纷繁的世界,它不是那么欢快,甚至有点儿沉郁。

我希望在若干年之后,当别人看到这件作品的时候,会理解这是一个带有非常明显的这个时代的产物。我觉得伟大的绘画作品一定是把那个时代的气质能够体现的淋漓尽致。

雅昌艺术网:如果说此前您画嵩山题材的作品,画面的油画肌理给人感觉很厚重,有传统绘画北派山水的那种苍茫感,甚至会通过画面的褶皱、现成品的使用来增强这种效果,但是看此次龙美术馆发出的展览预告几件作品类似于《秋山》等,视觉感受上画面更加亮了,油画笔触也没有此前的厚重感,反而是技法上更加轻松的感觉。会有这种画面上的变化吗?

尹朝阳:画面的色彩上还是有些变化,但是没有那么明显,我原作传达的情绪其实并没有太大变化,我更愿意让它是跟古典有一种连接。当然我始终坚持的是希望观众能与原作对话,因为原作是艺术家千锤百炼之后,回避了图片本身让人感受到的轻飘飘的感觉,这正是我这些年一直在回避的。我对肌理的一直有特殊的判断和追求,这也是我作品中一直以来呈现出的特殊形态,是我思考的结果。

当然不可否认,可能艺术家会在某些阶段会随着心境的变化,看待世界的方式也有一些变化,我并不愿意给作品设定一个框架,我更愿意跟随自己的感觉去变化。

雅昌艺术网:那您对观众有期待吗?

尹朝阳:我只对少数观众有期待,毕竟艺术走到某个阶段,尤其是当代艺术做到后来的阶段实际上对观众是有要求的。

雅昌艺术网:那画嵩山10年之后,绘画上的变化具体有哪些呢?

尹朝阳:这种变化如果非要具体说的话,可能更自由一些,但因为我们本身都活在当下,所以这种自由永远都是相对的。

更具体来说,可能和此前那个阶段相比,很多事情更不在乎了,比如当时想画一张画,在当时怎么都画不成,卡那儿了。可能再过段时间重新去看那张放下的画,问题就迎刃而解,很多时候都有这种感觉。艺术家每个阶段都在给自己设置问题,解决了又会重启新的问题,永远没有完美的那一天。

雅昌艺术网:有了前10年的积累才能厚积薄发?

尹朝阳:应该是厚积厚发,我是在绘画上不愿意抄近道的,必须自己去经历,去走走看看。画面的呈现方式,我希望的是一种相对凝重的方式,这跟我的偏好相关。我们总是在骂这个肤浅的世界,我希望选择一种不太轻巧的方式来呈现,这也是一种对抗。

雅昌艺术网:那疫情以来,您对于社会的思考有哪些?这种思考是否会影射在创作上?

尹朝阳:疫情对于全人类来说都是很大的一件事儿,让我们重新认识到人是那么渺小,那么脆弱,甚至有时候很愚蠢;但是人生 有时候又是如此可爱,尤其是在这个时代中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这些愚蠢与可爱又形成了一种反衬。对于艺术家个体来说,需要好好反省自己,把我该做的事情做好。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看待当代艺术在当下的现状?

尹朝阳:我不太去关注别人的死活,只考虑我自己在当下的状态,碰到对的人可以谈谈艺术,更多的时候可能只是聊聊八卦。我会一直坚持读点书,这是我对自己的一个要求。今年因为疫情没怎么出门,每年我都会喜欢出去看看山、看看风景,访古探幽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事儿。

雅昌艺术网:您对传统艺术的态度是怎样的?

尹朝阳:我不会崇拜任何东西和任何人。我喜欢它是喜欢它其中有生命力的那一部分,喜欢的同时也要看到他的那种糟粕。我其实是反对一定要说“老的就是好的”这种观点。

最近有一点时间也会临帖,我觉得书写性可以给人带来一种神经上的某种愉悦感。我在绘画中也会下意识地追求一种绘画性的感觉,是有书写性在其中。我觉得这种书写性,就跟给一个动物乱涂乱画的状态是一样的,是生命跟直觉之间的一种非常简洁的链接方式,直抒胸臆。

但是我尽量让自己不上瘾,能够感受到就够了,我对任何东西都会抱有一种警惕,尤其是呈现出来某种所谓上瘾的状态的时候。比如画画过程,我警惕一种习惯性的熟练状态,很多时候我们总是不知不觉已经处在某种熟练性的画画的状态,导致你在原地打转的时候,你自己都不自知,这种状态也是需要避免的,因为这会牵涉到你的更新能力和审视自己的能力。

雅昌艺术网:因此,这些年来您的绘画题材和风格是在不断更新的,是因为这种警惕?

尹朝阳:我不敢说我做的有多好,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艺术家重视的问题。艺术家的每一个阶段都跟自己的状态是匹配的,我的理想状态是勇猛精进。

雅昌艺术网:我们也观察到,近几年来很多艺术家在创作上也会和中国传统艺术发生关系。

尹朝阳:可能近些年来的确有这种趋势。我们在向西方学习之后,可能在某个瞬间,就会突然发现我们跟自身文脉之间的这种链接也很重要,这其实是大家都明白的课题,无非就是你对它的认识是什么,要在其中得到什么,很多时候我们都在不知不觉地做跟他相关的事,只不过碰巧我在30多岁的时候就觉得我应该要补上这一课了。但是不是跪拜传统,我们需要的就是诚实地、诚恳地面对传统。

寻找我们和文脉之间的关系,这是我们的必由之路。看出它的好是第一步,但是看出来好之后的那一步很重要,是你跟着他走?还是拿来为我所用?是要回到火热又变态的现实中?还是对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去追随古人?这是我们面对传统所要做出的选择。

雅昌艺术网:您在其中获取到哪些影响是比较大的?

尹朝阳:我觉得我们需要明白一点,古人也是人,把他放到当时的语境,一定要有代入感。我是接受不了看到传统就佩服到五体投地、心花怒放、完全没有自我的状态,那是我所反对的。

其实当我们找到与其重合的经验,发现古人并不是不可超越的,作为艺术家认识到这一点是这个职业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经过了几千年的淘洗之后,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或说是文脉。

一旦这个东西已经形成之后,我们就不能仅仅把它作为一种技术来看待了,更多的是一种情感、思想方法,甚至是一种人生观。将之放置于当下的生活中,则又有一些意义。人生不就是这么翻来覆去的迂回、重复吗?然后到某一个阶段可能你会幡然醒悟。

雅昌艺术网:无论对于社会还是艺术,您总是保持着清醒和警惕,这和性格相关吗?

尹朝阳:我觉得这是下意识的。作为艺术家,我觉得要自爱、自负,也要有这种自嘲。

雅昌艺术网:所以艺术家其实也是非常理性的。

尹朝阳:老百姓总是对艺术家有一种想象,希望艺术家是那样的。但艺术家得首先是一个人,这是基础,再谈其他。是人,就会有弱点,也会有出彩的地方,在某一个合理的阶段做出一件很牛的艺术品,这就够了。

雅昌艺术网:此前看您评价西方艺术家伊丽莎白·佩顿,所传达的态度也是如此。那当下的艺术家面对西方艺术的态度呢?

尹朝阳:对于西方更应该一分为二来看待。其实今天的艺术家,一个是要面对老祖宗,一个是要面对西方,要有自己的判断,有一个自己的态度。每位艺术家在当下的大环境里,每个人给出的答案都是从自己的遭遇和经验出发,每个人给出的答案也是对这个社会反应的结果,我们都在这样的轮回里。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