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百年守藏:翁万戈与翁氏家藏

2020-12-31 10:10 来源:中国美术报 阅读

翁万戈

翁万戈

美国东部时间12月9日,知名华人收藏家翁万戈于家中逝世,享年102岁。作为晚清收藏家翁同龢的五世孙,翁万戈一生致力于家藏的保护和研究,并为中华文化的海外传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其传奇跌宕的人生与翁氏家藏的命运也一直为世人所关注。

常熟翁氏的六代家藏

常熟翁氏家族的收藏始于晚清名臣翁同龢的父亲翁心存。翁心存为道光壬午进士,早年家境贫寒,以在常熟一些藏书楼校勘书籍为生,因此精于版本、校勘和鉴赏。后来翁心存官居工部尚书、户部尚书、体仁阁大学士,同治年间,入值弘德殿,授读同治帝。常熟翁氏正是在翁心存一代进入了家族发展的全盛时期。

由于生长在聚书传统深厚的常熟,加上早年与书为伴的经历,翁心存自然而然地将收藏兴趣放在了古籍善本上。凭借显赫的地位和广泛的交游,其藏书极富,抄本有宋魏了翁《毛诗要义》《尚书要义》《周易要义》《春秋左传要义》等,更有宋、元、明本数百卷。道光年间,翁心存收购了同邑藏书家陈揆“稽瑞楼”藏书四万余册,由此奠定了翁氏藏书的基础。

翁心存有翁同书、翁同爵、翁同龢三子。翁心存去世后,藏书大多传给了长子翁同书。后来翁同书又从清代江都藏书家秦恩复后人手中购得秦氏“石研斋”的大量藏书精品,扩大了家藏。

翁氏藏唐人书小楷《灵飞经》选页

翁氏藏唐人书小楷《灵飞经》选页

翁氏藏八大山人杂书册选页

翁氏藏八大山人杂书册选页

翁同书去世后,翁同龢继承了父兄的藏书,并在书画收藏方面有所建树。作为清代同治、光绪两朝帝师,状元宰相,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翁同龢是晚清政局中举足轻重的人物,翁氏家藏也由他逐步积聚,达到鼎盛。从翁万戈《略谈家藏书画》一文中可知,翁同龢的收藏除少部分得自家传,还有一部分来自门人或友人的馈赠,但大部分是斥资选购的。清末时局混乱,公私藏书多有散出,翁同龢趁势购藏,所收宋元珍本甚多,其中不乏极其珍贵的海内孤本,如宋版孤本《集韵》《会昌一品诗集》《丁卯集》《嵩山居士集》《施顾注苏诗》《长短经》《楞严经》等。收藏家潘祖荫将其与晚清四大藏书楼之一的“铁琴铜剑楼”相提并论。此外,翁同龢还酷爱书画,翁氏家族的书画收藏以明清文人书画为主,包括沈周、文徵明、项元汴、董其昌、项圣谟、陈洪绶、朱耷、“四王”、恽寿平、华岩、金农等人的作品。据翁万戈记载,翁同龢虽然官显,但并不富有,常有看到精品而财力不足的时候,实在念念不忘才倾囊以求,如王翚的《长江万里图》就是他以准备购置房产的积蓄所购买的,因此其藏品极精。1898年6月,因支持维新变法,翁同龢被慈禧太后罢免回籍,结束了政治生涯,在家乡常熟与书画为伴度过余年。

翁同龢一生未得子女,过继兄长翁同爵之子翁曾翰为嗣,翁曾翰与其子翁安孙不幸双双早逝,又将翁安孙堂兄翁斌孙次子翁之廉过继翁安孙为后。翁之廉依然无后,又以堂兄翁之憙之子翁兴庆,即翁万戈过继,使翁同龢一支得以传承。除了翁氏旧藏,翁万戈还继承了翁同龢日记、信札、书画作品等家族重要文献。

“守藏家”翁万戈

翁同龢因主张维新变法被开缺回籍后的次年,翁斌孙出面将翁氏北京藏书全部运回常熟,存放在“綵衣堂”老宅内。翁同龢去世后,藏书中的精品包括《翁同龢日记》和自定年谱手稿悉归翁之廉珍藏,从此秘不示人。翁之廉和夫人强氏在天津英租界租了一处房子,用以居住及存放家藏古籍及书画碑帖精品。1919年,翁之廉去世,继承家藏的翁万戈只有两岁,常熟老宅綵衣堂、墓地、丙舍及一切文物虽然归他名下,实际上则由强夫人及其本生父母翁之憙夫妇协助保管。翁万戈的生父翁之憙是一位画家,时常与收藏家张叔诚、韩慎先一同研究书画,耳濡目染之下,翁万戈也开始学画,并对书画研究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为其一生的书画研究埋下了伏笔。

1936年,为了照顾居住在常熟的强夫人,翁万戈放弃燕京大学的录取资格,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机工程系。次年,抗日战争爆发,上海很快沦陷,为完成学业,翁万戈于1938年远渡重洋,到美国普渡大学学习工程并取得硕士学位。直到抗日战争胜局已定,翁万戈才携妻儿回国。1948年,翁万戈再次赴美,由于无法空运,家藏文物只能选择海运,而海运至少要两个月的时间,其中还有诸多未知的风险。翁万戈找到一家运输公司,中介是一个俄国人,此时除了信任别无他法。1948年11月27日,怀揣着运输公司的一纸凭据,翁万戈一家满怀忧虑地从上海飞往纽约。然而到美国之后,很久都没有船的消息,加之当时另一位上海收藏家选择的海运船只沉没,藏品全部付诸东流,使翁万戈一家更为担心。苦等到1949年春天的某个早上,有人来电通知翁万戈“你的货到了”。文物安抵纽约,翁万戈从此开始了真正的“守藏”生涯。

1985年5月“莱溪雅集”留影,从左至右依次为:严文龄、谢稚柳、黄君实、徐邦达、程华宝、王季迁、杨伯达、杨仁恺、翁万戈

1985年5月“莱溪雅集”留影,从左至右依次为:严文龄、谢稚柳、黄君实、徐邦达、程华宝、王季迁、杨伯达、杨仁恺、翁万戈

翁万戈将家藏中的全部542册典籍寄存在纽约曼哈顿贮藏公司。自己则继续他之前在美国从事的电影事业,并担任华美协进社社长,致力于中国文化的传播。退休后,翁万戈在美国东北部莱姆小镇的山林间辟地建起莱溪居,潜心研究家藏古籍书画,先后编辑出版了《翁同龢日记》八卷、《陈洪绶》《莱溪居读梁楷道君像》等著录。1985年,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为翁氏藏书举办了“中国善本书展”,世人以为早已毁于战火的翁氏家藏再次出现,引起了海内外学术界、文物界的震动。当时正在美国参观展览的学者傅熹年和启功激动不已,专程拜访了翁万戈。回国后,傅熹年将抄录的“翁氏藏书”目录复印给国内知名版本专家,他们断定:“翁氏藏书”是已知海外唯一数量最多、保存最完好的私家藏书,也是目前所知清代以来留存海外的最后一批中国古籍善本收藏。同年春天,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方闻教授召开中国诗书画学术讨论会,谢稚柳、徐邦达、杨仁恺、杨伯达四先生被邀参加,翁万戈就此邀请四位先生及老友王季迁、黄君实来到莱溪居鉴赏家藏,并将此次雅集记录,绘制成《莱溪雅集图》,成就了一段佳话。翁万戈常说,自己不是收藏家,而是“守藏家”,作为翁氏家藏的第六代守护者,翁万戈将家藏的保护、研究和传播作为了一生的事业。

翁氏家藏的归宿

改革开放以后,翁万戈每年都会回到国内探访文博界的老友,参观国内新建的博物馆、图书馆,希望为翁氏家藏找到最合适的归宿。

1990年,翁万戈将建于明代的翁氏故居綵衣堂无偿捐赠给常熟市政府,当地政府将翁氏故居修缮并成立了翁同龢纪念馆,成为常熟的文化地标。

2000年,上海图书馆与翁万戈达成协议,将其本打算委托中国嘉德拍卖的翁氏藏书以协商转让的方式入藏上海图书馆。在各有关方面的共同努力下,上海市人民政府斥资450万美元,让在海外漂泊半个多世纪的翁氏藏书回归故土。这批由翁氏家族六代保存的私人藏书计有80种、542册:宋刻本11种、元代刻本四种、明刻本12种、清刻本26种、名家抄本及稿本27种,其中宋刻本《集韵》《邵子观物内外篇》《长短经》《重雕足本鉴诫录》《会昌一品制集》《丁卯集》《施顾注苏诗》《嵩山居士集》等均为海内外孤本,文物价值和文献价值无可估量。这批珍稀古籍善本被誉为“海外文物文献分量最重的一份藏书”,其回归成为中国当代藏书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在捐赠仪式上,翁万戈从美国发来了传真件。他说:“现在是我向上海市致敬的时候。我原籍常熟,而生在上海,所以对这件事感到莫大的庆幸。我在这好似天涯海角一样的美国东北山林间,梦想已经告别的家藏古籍,免不了断续的怀念,但更为它们重返祖国,有说不出的无限欣慰。”

将家藏化私为公,让文物得到更好的保护与研究,并为公众所了解,是翁万戈一直以来的心愿。

2008年底,“传承与守望——翁同龢家藏书画珍品展”在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举行,展出了翁万戈精选的50件翁氏所藏中国书画。展览中有一幅吴彬的《勺园祓禊图》被北京大学图书馆一位姓沈的先生看到,勺园曾是明朝末年北京最著名的私家园林,现位于北京大学校园内,沈先生向翁氏介绍了北京大学图书馆亦藏有一幅吴彬好友米万钟所绘《勺园修禊图》,并透露了北京大学图书馆有意收藏这幅吴彬《勺园祓禊图》,这使90岁的翁万戈萌生了让两幅勺园图共归勺园的想法。2010年,翁万戈正式将《勺园祓禊图》捐赠给北京大学图书馆,使两图于400年后在故地重新相遇。

感到自己日渐衰老,年近百岁的翁万戈加快了捐赠的步伐。2015年,翁万戈又向上海图书馆捐赠了包括47册《翁同龢日记》在内的珍贵翁氏文献。2016年,翁万戈的侄子翁以钧将自己所藏的翁同书、翁同龢手稿等翁氏家族文献捐赠给上海图书馆,翁同书五世孙翁铭庆也向上图捐赠暨转让了翁同龢《己酉南归应试日记》稿本等文献。而早在1951年11月,翁之熹就把留在国内的翁氏藏书大半捐赠给了当时的北京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翁氏留在常熟老家的藏书有部分散佚,被私家收藏,剩余部分则捐赠给了南京图书馆和常熟市图书馆。自此,翁氏所藏古籍大部分入藏国家重要的图书馆。

2018年,翁万戈在百年寿辰之际,又将所藏明代沈周《临戴文进谢安东山图》轴和清代王原祁《杜甫诗意图》轴两件巨幅绘画珍品捐赠给上海博物馆。加之此前征集入藏的翁氏家族最重要的书画收藏——南宋梁楷《白描道君像图》,常熟翁氏家藏三件绘画名迹皆回归祖国怀抱,也填补了上海博物馆馆藏相关领域的空白。同年,翁万戈还将王翚的《长江万里图》卷和183件书画藏品捐赠给美国波士顿美术馆。百岁老人完成了家藏的最后一次捐赠,也完成了百年守藏的使命。

翁氏家藏在中国收藏史上具有非凡的意义,正如傅熹年所指出的:“翁氏书画收藏始于19世纪,经六代传承,历沧桑百年,迄今完好无损。改朝换代的动荡,反帝抗日的战火硝烟,反复的政局风云之下,翁氏家藏得以完璧,万幸之余,实为翁家子孙独钟艺术之情使然。所藏包括900多年来的中国书画拓片近400件,善本共80种550余册。其可观不仅源于藏品之丰富、保存之完整、传承之久远,而且翁氏家藏的传奇色彩还与中国近现代历史密切相关,这在当今的中国古代书画私人收藏中可谓独一无二。”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