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尤伦斯夫妇106件中国当代艺术藏品即将送拍

2012-09-28 01:16 来源:东方早报 阅读

几年来,尤伦斯在艺术中心投下了血本,每年的运营投入“不逊于国际级大美术馆的金额”。  

 


几年来,尤伦斯在艺术中心投下了血本,每年的运营投入“不逊于国际级大美术馆的金额”

送拍的106件中国当代艺术品包括耿建翌的《灯光下的两个人》。


 

送拍的106件中国当代艺术品包括耿建翌的《灯光下的两个人》

  2007年11月2日,尤伦斯夫妇穿着正装,坐在刚落成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里,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嘉宾们讲故事。尤伦斯说他的父亲和舅舅都曾经担任过比利时的驻华外交官,从四五岁他就开始了解中国、想象中国、亲近中国。这个情感的纽带,连接起了中国当代艺术和它在西方最大的藏家。从1987年第一次来到中国至今的20多年里,尤伦斯收藏了2000多件中国艺术品,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当代艺术品。

  但是到了今年的2月12日,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尤伦斯突然表示将退出中国,并打算将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转交长期合作伙伴管理。同时,尤伦斯夫妇的106件中国当代艺术藏品将集体送拍4月3日的香港苏富比春拍。身在欧洲的尤伦斯以电子邮件接受了记者采访,他表示,“尽管将逐渐分批出售手中的藏品,但无论是对中国当代艺术和艺术家的喜爱,还是对UCCA的倾情,都不会改变。”

  那么是什么改变了呢?由儿时中国情结诱发的中国艺术品收藏,接下来将被印度艺术取代。在被问及是否继续收藏中国艺术品时,尤伦斯说“不想再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了”。据悉,印度艺术将是尤伦斯接下来的收藏方向。作为收藏开端的第一件作品,是英籍印裔女艺术家巴哈提·科尔的作品《被猫吃剩的老鼠基因》。

  不知道以后在面对印度人时,尤伦斯会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但一些人已经成了准确的预言家。早在2007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落成的时候,这些人私下就以阴谋论的口吻揣测说尤伦斯准备出货了。时过境迁,虽然他们作出预言的根据可能距真相很远,但三年多以后毕竟还是不幸言中了。

  媒体粗估

  尤伦斯已套现逾6亿元

  其实尤伦斯一直都在出货,只是这次106件作品集体送拍的举动过于突兀而尤显惊人。2007年的时候,他就出手了特纳和曾梵志的作品,引发媒体普遍猜疑尤伦斯是不是缺钱了。记者当时采访他时,他回应说是为了“集中财力投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运转”。对再后来的出货举动,他又解释说是“要集中自己的收藏体系”,而那些被出售的作品“有的是因为保险和场地租金太高了,有的是因为在购买时对其艺术价值产生了误判”。到了2009年,尤伦斯更是成了国内一些大型艺术品拍卖公司的拍品供应源。查看拍卖市场的记录不难发现,出自尤伦斯收藏序列的作品都是引人注目的精品。比如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被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刘益谦以6000多万元的天价买下,不过就在七年前,当尤伦斯买下这张画的时候只花了2500多万元。而从宋徽宗到曾巩、夏昶,从陈逸飞到张晓刚,两年之间,据媒体粗略统计,尤伦斯已经套现逾6亿元人民币。此时他也不再矫饰什么,他说“梦想将藏品作为完整的整体出售”,但面对这么庞大的藏品数量和总体价格,谁也没那么大的财力全部吃进,所以尤伦斯说自己“采取了分批出售的方式”。

  关于尤伦斯持续的出货,中国艺术界反应不一。上海香格纳画廊主劳伦斯就认为,尤伦斯这样的藏家依然是值得尊敬的,他毕竟经营了这么多年,而且许多作品都在手里持有了逾20年。这样的藏家今天越来越稀缺了,大多数人都是买进之后一两年,就迫不及待把作品送进了拍卖行,生怕赶不上高价出货的这轮热潮。但曾经担当过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主任的秦思源,在一年前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就表示,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发现尤伦斯的重心越来越偏向于出售作品套现,这使得他感觉很不好。而批评家朱其则认为,尤伦斯这次集体送拍,肯定会对张晓刚等一批艺术家的作品价格产生负面冲击,“并且这一冲击还不仅是表现在市场价格层面,这实际上还会影响对某些艺术家的艺术评价的下调。”

  金融危机前

  要做中国艺术家“保护人”

  在苏富比即将开始的这场尤伦斯专场拍卖中,张晓刚1988年的三联作品《生生息息之爱》,起拍价最高,估价320万-380万美元。作为中国当代艺术家中的超级明星,张晓刚这两年开始尝试突破,以对应学术界对他“艺术评价的下调”。虽然和许多西方大藏家关系密切,虽然尤伦斯手里收藏了他的作品,张晓刚和尤伦斯相识的时间却并不早。张晓刚说那是两三年前在北京,才真正认识了尤伦斯本人。“那是他最有理想的时候,状态也最好”,就像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一样,尤伦斯经常和中国艺术家们聚会,闲聊或者谈艺术。他的日程表满满当当,要拜访的艺术家名单排得很长。那会儿,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刚刚开张,大家齐心戮力想要在中国打造一个国际性的当代艺术机构。但是“金融危机之后,就很少再看见他这样了”,张晓刚表示。

  金融危机是不是给尤伦斯的商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导致他无法继续负担艺术中心的运转,也无力继续参与中国艺术这场游戏?还是从一开始,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在中国艺术市场上玩着高抛低吸的传统游戏?

  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周铁海并不认为尤伦斯纯粹是为了逐利而建立艺术中心。“因为在他的空间里举办的各种展览中,他本人的藏品所占的比例很轻”,这就很难说这个艺术中心,是为了他的出货而作学术上的配合。如果说艺术中心的存在,并不能直接和商业赢利的目的挂钩,那就说明尤伦斯一开始的确还是想在中国开创局面的。其实,简单核算一下尤伦斯这些年在中国当代艺术中的投入也不难发现,他是花了血本的。2007年在采访时任尤伦斯艺术中心馆长费大为的时候,费大为就说自己喜欢“费很多钱,做大项目”。2005年开始到2013年的八年租期中,艺术中心每年的地租就要近千万元,即便在施工的两年中也要照付。而艺术中心每年的运营投入,费大为也透露说是“不逊于国际级大美术馆的金额”。几年下来,尤伦斯给这个艺术中心砸下了逾亿元的成本。而他超过2000件的中国当代艺术藏品,每年的仓库租金和保险金就要几百万欧元。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