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叛逆的艺术少女苏紫紫:在我的身上写下你们自己

2012-09-28 00:30 来源:法治周末 阅读

\

 

  苏紫紫:在我的身上写下你们自己

  她是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的一名大二本科生;她是一名未满20周岁的“90后”女生;她当人体模特赚取学费和生活费……“90后”、“裸模”、名牌大学等元素集于其一身,赚足了人们的眼球

  法治周末记者 高欣

  还有一个星期,苏紫紫在798举办的个人艺术展就要落幕。这次艺术展抓人眼球并引发争议的,依然是她裸露的身体。

  来画廊参观的观众虽未爆满,却一直络绎不绝。每位观众在看过展览后,脸上的表情都各不相同,有的严肃,有的惊讶,有的尴尬。

  4月23日是展览开幕日,那一天,苏紫紫早早就来到了现场。她剪掉了长发,短发看上去干练利索。

  与在网络上风传的照片不太一样的是,这位在几个月前因“人大裸模”事件而成为网络红人的女大学生,显出了一种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成熟。

  情理之中,是因为她的经历比同龄人多得多,这让她早熟;意料之外,是因为,毕竟还有两个月,她才刚满20周岁。

  镜头下的另一面

  开幕式于下午四点半开始,《法治周末》记者三点钟到达时,苏紫紫就已经在展览的画廊里了,她在忙着与现场的媒体和观众交流。

  在画廊外面,一位名叫卢雪畅的北京电影学院大三学生,身穿写满了字的白色外套,在进行“锁住道德、拒绝裸露”的行为艺术表演。不时有来往行人驻足,有的高声附和表示同意。

  但苏紫紫并没时间理会这些,只是忙着和前来助阵的各位朋友寒暄。时而微笑,时而哈哈大笑。她的确是个漂亮的姑娘。

  在等待开幕的间隙,她和朋友们到隔壁咖啡馆聊天,活泼健谈,年轻逼人。这让人没办法把眼前的苏紫紫与网上和展览中的图片联系起来。

  苏紫紫不大愿意谈以前的事情,即使媒体和网络已经“把它们炒烂了”。她只是专注于这次展览,那股认真劲儿更像个略带青涩、正面临一场考试的大学生。唯一不变的,是她的眼神和声音透露出的倔强。

  这次展览中,苏紫紫依然袒露了她的身体。

  “这一次,她的身体成为了各种道德评判的载体,写满了批评、指责、甚至谩骂的话,如‘伤风败俗’、‘炒作’等,甚至被泼满象征肮脏的黑墨水。作品中赤裸的苏紫紫,在承受这些的同时,仍然用她坚定的眼神无谓地直视着观众。”展览的开幕稿这样写道。

  墙上的文字表述着苏紫紫本人的态度:“我,只是这样静静承受着,不想说话,因为今天,话语权在你的手里,来,在我的身上写下你们自己……”

  在展览现场,放置着10个装置模特。她邀请现场观众在上面写下自己的话。其中,有人对她的行为表示理解和尊重,“做你自己就好”;有人坦率地表达了反感和批判,觉得这只是一种故意作践自己的炒作。

  整个展览的气氛略显压抑,色调也只有黑、白、灰,这与在场的照片主人公本人似乎不太相称。主人公苏紫紫,总是在微笑,有些过分认真地回答记者的提问;发言时会架起拿着话筒的胳膊。   走过“低潮期”

  裸露身体拍摄的照片曝光后,苏紫紫一直备受争议。“炒作”、“是否顾及道德”、“身世作假”等,来自四面八方的真假言论一度将她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展览现场,有观众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我还是不能接受这种呈现方式,不管这究竟应该归结为是低俗色情还是先锋艺术,总觉得过不了道德和传统观念那一关。”

  也有观众表示理解:“她是在做她自己,这样就足以证明她是勇敢的,即便不支持,也不应该反对。”

  苏紫紫的经纪人介绍说,这次展览的想法完全出自苏紫紫本人。

  “在争议特别大的时候我很难受,我在想:我做了一件既不伤害大家、也是我梦想的事情,为什么会遭受这么多的争议和攻击?我想到了更深层的意思,于是就萌发了这个想法,让自己当一面镜子,大家可以写下每一句想写的话,写下的话都折射出了这个人的思维。”

  “我出展览就是为了告诉在生活中坚持的人们:你面临的压力还没有我大,那你为什么要放弃。你妥协是因为你心里有妥协的欲望。”面对镜头,苏紫紫说。

  苏紫紫所说的“妥协”,是针对被媒体迅速“炒红”后自己面临的各方压力。而半年前,媒体蜂拥而至,其实为的只是一个噱头。

  彼时,网络上流传的一个视频说,2010年年初,为交新东方英语寒假课程班2980元的学费,最后500元怎么也凑不齐,身为中国人民大学大二学生的苏紫紫迫不得已做了裸模。

  此时,苏紫紫表示,她其实只做过两个月的裸体模特。“当时就是接到一个电话,‘你能不能做人体’?我当时不知道,就问他:‘什么叫人体’?然后他就告诉我了。我很自然地想到了画画的那个人体模特,我觉得可以,能够接受。”

  “现在已经不做了,现在在做的(裸体),是形体艺术创作。”她说。

  从小就叛逆

  “叛逆的艺术少女”,这是苏紫紫为自己贴的标签。

  的确,连亲生母亲都曾称自己是“神经病”的女孩儿,自然是有几分骨子里的倔强。

  1991年6月29日,湖北宜昌,一个名叫王嫣芸的女孩儿出生了,她就是后来的苏紫紫。3岁时,苏紫紫的父母离异,她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那时候不懂事,抽烟、打架、骂人,是个叛逆的坏女孩,所有的老师都管不了。14岁时跟家里闹脾气离家出走,还跑到北京来了。”

  但这个“坏女孩”并不是只会“瞎闹”。她喜欢书法和绘画。从7岁时,苏紫紫的奶奶就拿出退休金给她买了画具和毛笔。“小时候就想长大要做艺术家。”她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后来,苏紫紫的奶奶因为房子拆迁的事情住进了医院。无助的她跑到市政府去告状,但“没人搭理她”。当时,没有人给这个小女孩解惑:“我们为什么会受欺负。”

  这件事给了苏紫紫巨大的影响,那之后,她发誓要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

  读高中时,苏紫紫坚定了考艺术生的决心。当时,苏紫紫的成绩在艺术生中名列前茅,她高二的班主任万敏老师说:“听说她每天学习到后半夜两三点,凌晨五点又起床,困了就跪搓衣板。”

  2009年,苏紫紫考进了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就读于09级艺术设计系平面设计专业。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