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艺术

莫言:作家要敢讲真话

莫言

我觉得,讲真话毫无疑问是一个作家宝贵的素质。如果一个作家不敢讲真话,那么这个作家就势必要讲假话。讲假话的作家不但对社会无益,对百姓无益,也会大大的影响文学的品格。

因为好的文学作品,肯定有真实的事物在里面。它应该是来源于生活,尤其是真实地反映了下层人民群众的生活面貌。

如果谁想用文学只粉饰现实,用文学只赞美社会内容,我觉得这些作品的质量,是很值得怀疑的。

我有一种偏见,觉得文学艺术,它永远不只是唱赞歌的工具。文学艺术就是应该包括暴露黑暗,揭示社会的黑暗,揭示社会的不公正,也包括揭示人类心灵深处的阴暗面,揭示人性中恶的成分。

当然,我想我绝不会为了迎合读者而牺牲自己文学创作的原则。我最近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写了一个后记,最后一句话就是说“哪怕只剩下一个读者,我也要这样写。”

长按二维码欢迎打赏

长按二维码欢迎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