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艺术

  • App下载
  • 公众号
  • 马悦然曾谈老舍:英译《骆驼祥子》诋毁了小说本意

      中国人骨子里有浓厚的诺奖情结,在我这里,诺奖情结一直停留在老舍先生身上,停留在《骆驼祥子》的版本和英文翻译上。

      我一直把阅读目光锁定在老舍研究的著名学者傅光明的博客。2005年,傅先生就曾撰文《老舍是否差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至今仍是谜》一文。吸引我的不是川端康成获奖庆祝会上,有关因老舍不在世,才把奖项颁给川端康成的各种口述,而是马悦然的那几句话:“我觉得老舍作品的翻译质量不足以代表他小说的真实水平。就我所知,那时他仅有的被译成英文的作品是《骆驼祥子》和《离婚》。在英译《骆驼祥子》中介绍的幸福结局全然诋毁了小说的本意。我断定老舍因而不可能进入候选人的终审名单。事实果然如此。”

      在1950年5月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的《骆驼祥子》校正本中,作者老舍在自序中写道:“1945年,此书在美国被译成英文。译笔不错,但将末段删去,把悲剧的下场改为大团圆,以便迎合美国读者的心理。译本的结局是祥子与小福子都没有死,而是由祥子把小福子从白房子中抢出来,皆大欢喜。译者既在事先未征求我的同意,在我到美国的时候,此书又已成为畅销书,就无法再照原文改正了。”

      “夏夜的清凉,他一面跑着,一面觉到怀抱里的身体轻轻动了一下,接着就慢慢地偎近他。她还活着,他也活着,他们现在自由了。”(英译本《骆驼祥子》结尾)。

      读过许多老舍的小说,我知道这样的文字不是老舍的。结局再美,情感再温暖,它也是狗尾续貂。正如马悦然说的那样,译者诋毁了小说本意,我以为,这也是老舍先生与诺奖失之交臂的原因。

    长按二维码欢迎打赏

    长按二维码欢迎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