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端

“鲁迅、许广平赠予萧红的红豆”一颗拍出21万元!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朱绍杰

图/广东崇正提供

6月27日上午,“鲁迅许广平赠萧红的红豆”于广东崇正雅集九期艺术品拍卖会上以21万元人民币(不含佣金)落槌。

该拍品来自端木蕻良旧藏,红豆被珍重地收纳于一个烧蓝嵌玉的首饰盒中,装红豆的锦囊中还包着一段织锦的细长彩带,及端木蕻良留下的两张小纸片。一张纸片上写着:“鲁迅先生送给广平先生的红豆,端木誌”。另一张纸片上则两面都写着:“这是鲁迅先生送给肖红的红豆”。

“鲁迅、许广平赠予萧红的红豆”一颗拍出21万元!

拍卖师现场讲述了这颗红豆的故事。

1936年7月15日,萧红因感情问题决定暂去日本,鲁迅先生夫妇设家宴为萧红践行。临别,许广平先生特地将鲁迅先生送给自己的红豆,以他们夫妻的名义珍重地送给萧红。红豆是相思之物,鲁迅和许广平先生希望借此表达对萧红的爱惜,也希望能够慰藉远赴异国他乡的她。

当时,二萧情感出现波折,极度痛苦的萧红将鲁迅家视为避难所和心灵栖息之地,常常一待就一整天。关于鲁迅先生与萧红的情谊,端木蕻良在《鲁迅先生和萧红二三事》一文中,曾这样写道:

有一次,萧红告诉我,在她心目中,一直想解决一个问题,就是鲁迅先生对青年的态度。她说,在她没有见到鲁迅先生面时,猜想鲁迅先生一定是位很严厉的人,但见到面后,便觉得鲁迅先生是很容易接近的。这是什么道理呢?她调皮地说,她想从鲁迅先生口中得到这个回答。因此,有一天,萧红便直接地问起鲁迅先生来:“您对青年们的感情,是父性的呢?还是母性的?”

萧红笑着对我说:“这话,我早就想问了。看来是一件小事,但它是关系到我们将来怎样刻画鲁迅先生的大事,是非问不可的大事!”

她接着告诉我说,鲁迅先生靠在藤椅上,手指夹着纸烟,吸了一口,沉吟了一下,慢慢地说:“我想,我对青年的态度,是‘母性’的吧!”

这些红豆伴随萧红颠破流离,直到1942年她在香港去世。多年后,端木整理萧红遗物,将30余枚红豆赠予萧红故乡(现陈列在黑龙江呼兰萧红纪念馆中),他自己独独留下一颗作为纪念。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