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艺术

  • App下载
  • 公众号
  • 江雪自选诗12首 | 策兰的一个下午

    来自 诗建设 公众号

    江雪2019年9月在杜甫草堂

    江雪2019年9月在杜甫草堂

    江雪(1970 - ):当代诗人、批评家、艺术家。著有诗集《汉族的果园》《江雪诗选》《牧羊者说》,评论集《后来者的命运》《抒情的监狱》《理想与棱镜》,摄影集《饥饿艺术家》等。现供职于湖北黄石市艺术创作研究所(黄石书画院),大学客座教授,《后天》杂志主编,现居黄石。


    ▌印第安人春天的语言

    我们不愿意伤害树木。
    在砍树之前,只要可能
    我们总要先给这些树木供上烟草祭品。
    我们从不浪费木料
    而是用尽砍下的树木。
    如果我们不考虑树的感情
    森林中所有的树木都会哭泣
    也让我们陷入孤独和忧伤。
    白人的工作使灵魂和肉体冷酷无情
    我们没有权力,像白人那样
    把大地像树叶一样撕碎。
    我们不允许像婴儿的手指
    伤害母乳那样伤害大地
    因为我们的未来要在大地上
    继续歌唱和舞蹈,寻找神迹和水源。

    1991.12


    ▌忆茅山码头

    她的可爱之处
    是我再也看不到茅山落日,在江水里长长的动荡的影子
    再也记不清她二十八年前的模样
    看着她在风中瑟瑟发抖
    想不起回家的路

    昔日,母亲和我,在茅山码头
    坐机帆船,过长江
    怀揣家乡饥饿的山药
    到南方小镇,看望有一块上海牌手表的父亲

    多少年啊,我惊异于一个陌生男人
    在寒冷的节日里
    和一群原乡人挤上江滩
    回到家中,一夜之间,变成我们的父亲

    2004.5.28


    ▌暗  恋

    月亮下,我们的小国家,变得阴柔
    你的大腿修长,你把吊带袜
    扔在钢琴上,那一刻
    F键,不停地发出小小尖叫
    喜好滥情的女诗人
    叫我如何不去挑逗你,兴奋时期的声色

    一群醉酒的野鸭子,摇摆中
    在假想的河堤上,站成一列,裸开胸怀
    呕吐,呻吟
    伤心往事,八九年可以忽略不记

    如果把从前火车的轰鸣,后院烟火
    安置在带电的葵花地里,他们的心
    依旧脆弱,悲凉
    就像今夜:我,小渔,还有小船,一道浮在江面上

    2004.12.1


    ▌牧羊者说

    那些低矮的鼠尾草,遮蔽鸟巢、幼鸟
    春天草原上的松鸡
    总会及时地给土壤松绑,清除草丛中的杂草

    牧羊者说。

    鼠尾草衰落时
    松鸡的数目会相应地减少
    如果没有鼠尾草,羚羊、绵羊,还有
    巨大的,不可相信的
    忧伤,不知它们是如何过冬的

    2005.1


    ▌北方浪漫主义

    节日,人们把情色带上大街,把政治当作晚餐的佐料
    阿维侬少女,在我们想像中的西班牙国度
    埃尔德那修道院,社会主义大教堂,北平晚报
    也只是在我们想像的废墟之上

    海面。黑暗。夕光中,城堡的入口
    从艺术家的窗口望去,凄美的,乌鸦飞舞的麦田
    如果我趁着疾病对你说:早安,小妇人
    细小的欢愉,像闪电一般,穿透城市星空

    在北方,我们找不到田园诗的幸存者
    动物园里的驯兽师
    轮番看守天使们的仲夏夜
    白桦林结构的墓地,闪耀着异乡人脸上的锡光

    2005.7


    ▌策兰的一个下午

    策兰的一个下午,在河边,观察德国的倒影。
    当它依旧模糊不清的时候,他在河底睡着了。

    注:策兰,即保罗·策兰(Paul Celan,1920—1970),生于一个讲德语的犹太家庭,父母死于纳粹集中营。策兰本人历尽磨难,于1948年定居巴黎,1970年4月20日自沉于塞纳河。策兰以《死亡赋格》一诗震动战后德语诗坛,之后出版多部诗集,达到令人瞩目的艺术高度,成为继里尔克之后最有影响的德语诗人。

    2012.4 牧羊湖


    ▌自由考

    在树叶的吹拂中,夜莺
    见证月亮的影子。
    洁白中,暗藏的浑浊
    并不能影响它的残缺与完美。

    而在风中,我感触到的,会有疼痛
    会有虚空,亦有麻木
    甚至我想放弃伪善的修辞
    在空中挖一口井,一个黑洞
    漫长而扭曲,可它正是自由的出处。
    这是我仅仅能赋予它的
    最可靠的想象,或史前的记忆。

    2016.6 牧羊湖


    ▌我想起拜伦、雪莱和济慈

    我想起拜伦、雪莱和济慈
    他们三者之间的关系
    诗人的行为
    包括十七世纪的英国革命
    人们纷纷走上街头
    诗人也在人群中呐喊
    包括他们的情人
    打扮得像妓女一样
    热烈拥抱
    伦敦街头游行队伍中的酒鬼
    未来的
    魏尔伦式的
    布考斯基式的
    酒鬼
    仿佛胜利和荣耀
    是属于诗人的
    多么荒谬的人生
    而我们继续写着忧郁的沉默的诗篇
    在这样的夜晚
    在灰暗的灯光下,记录
    一个汉语诗人
    短暂的,寂静的
    生命旅程

    2016.6.27牧羊湖


    ▌炮  灰

    我们仅剩的,残存的手掌
    捧住这黑色炮灰
    泪水凝固它们,就像被稀释的水泥
    我们有哀思吗?
    我们甚至分不清炮灰的成分
    炮灰从天而降
    像一场雪
    鬼神为了惩罚我们
    抹脏我们的脸
    让我们在镜前看清自己
    所以我们需要沐浴
    需要清洗
    却洗不净我们的记忆
    它们藏污纳垢
    它们四分五裂
    它们就像我们身上遍布的神经
    抑或无数条河流
    开始吸纳我们的呼喊:

    炮灰,炮灰。

    我们开始滚雪球一样
    滚炮灰
    炮灰球越滚越大
    不断地卷起我们丢弃的物什
    它庞大的恐惧
    已经超越我们仅存的
    想象与静默
    这炮灰球大得
    像一座随时坍塌的纪念碑:

    灰暗,虚弱的沉重。

    2017.1.26 牧羊湖


    ▌寂静岭

    大雾弥漫废墟,漫入
    破碎的陶罐
    漫入荒草丛里的铁轨
    强拆后的村庄,一片寂静
    惨淡而悲伤的寂静
    他陷入幻觉
    巨婴在哭,流浪狗在吠叫
    绝望的,死亡的,被诅咒的
    坟场墓碑在炸裂
    他隐约看见一个影子
    或许,就是那个下葬不久的老人
    突然爬出坟墓

    2018.5.24 牧羊湖


    ▌词与物

    一个苹果像一个词
    从树上落下
    一个词像一个苹果
    被欲望切成两半

    一根蜡烛像一个词
    被风轻轻吹灭
    一个词像一根蜡烛
    在黑暗中发出灵光

    一个人像一个词
    消失在典籍中
    一个词像一个人
    被屠杀和纪念

    一头猪像一个词
    生活在人类构造的动物庄园
    一个词像一头猪
    常常被活埋于深坑之中

    2018.10.26 团城山


    ▌柏拉图的子宫

    那是一条被遗忘的伟大的阴道。
    苏格拉底在狱中预言,
    告诫后来者,
    思想者也是有子宫的。
    上帝说光,地上就有了光。
    苏格拉底说爱情,
    于是人类有了柏拉图的爱情。
    他们反对制造隐喻,
    却拥抱潮湿腥味的洞穴。
    婴儿期,我们从母亲的阴道里被扯出,
    光明包孕黑暗。
    无论人类伸多长脖子,
    哪怕把脑袋削尖,也回不去了。
    柏拉图的子宫,
    依旧沦为机械复制时代的抒情,
    子宫复制子宫。
    她的地貌构造,混沌的,暗黑的美学,
    保护了我们的童贞。
    尚未出生前,
    理想基因始于柏拉图的子宫,
    洞口是我们的窥镜。

    2019.11. 牧羊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