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 T.S.艾略特:威廉布莱克

    日期:2019-07-02 09:28:16阅读:3389

    如若有人通过布莱克诗歌发展的几个阶段来追随他的思路,就不可能把他当作一个天真烂漫的人,一个野性的人,一个在具有高等修养的人心目中的桀骜不驯的宠儿。诗中的新奇之感是消散了,但那独特性却是所有伟大的诗歌中所共有的独特性:它在荷马、埃斯库罗斯、但丁...查看详情

  • 布罗茨基:为拥有另一种人生,我们应结束第一种人生

    日期:2019-07-01 11:04:15阅读:3535

    在多数人眼中,诗人布罗茨基的一生由黑白分明的两段构成。32岁之前,他是苏联小有名气的地下诗人,由于在非主流文学杂志上发表诗作以及与外国作家来往,布罗茨基受到当局的监视,并在随后以“社会寄生虫”的罪名被起诉,流放至苏联北疆服役。这一事件正值东西...查看详情

  • 谢有顺:阅读使我们生活中的慢不致失传

    日期:2019-06-28 09:59:01阅读:3623

    以一种生命的学问,来理解一种生命的存在,这可能是最为理想的批评。它不反对知识,但不愿被知识所劫持;它不拒绝理性分析,但更看重理解力和想象力,同时秉承“一种穿透性的同情”,倾全灵魂以赴之,目的是经验作者的经验,理解作品中的人生,进而完成批评的...查看详情

  • 杨小滨采访雪迪:诗人应该怜悯众生

    日期:2019-06-28 09:22:25阅读:4148

    雪迪,出版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家信》,著有诗歌评论集《骰子滚动:中国大陆当代诗歌分析与批评》;出版英文和中英文双语诗集9本。作品被译成英、德、法、日本、荷兰、西班牙、意大利文等。...查看详情

  • 纳博科夫最刻薄评论:很多作家深受喜爱,但他们写的是傻瓜书

    日期:2019-06-27 15:32:19阅读:3860

    纳博科夫在文坛中可算是著名的毒舌,在谈到文学时尤甚。每次接受采访,当被问到对其他作家的看法,他都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恶。曾经有一位新闻记者采访纳博科夫的时候,问他认为“生命中最值得做的事情是什么”,纳博科夫的回答是:“友善,自豪,无畏”(to be ...查看详情

  • 谢有顺:一直在追问文学的可能性在哪

    日期:2019-06-26 08:41:27阅读:3973

    参加雨林探秘之旅,纯粹是出于对西双版纳的好奇和热爱,我并不抱什么先入之见。我对高原、茶山、雨林永远有兴趣,版纳来过几次了,但还会想来。几天活动下来,对版纳有了更全面的了解。尤其是对这地的民族生活与民族文化,有了更具体、真实的接触,也有了更深...查看详情

  • 专访作家奥兹之女范妮娅:他用“讲故事”来治疗民族伤痛

    日期:2019-06-25 10:22:13阅读:4229

    2018年最后一个工作日,阿摩司·奥兹与世长辞,震惊全世界深爱他的读者。在中文的阅读世界里,奥兹为我们全面打开了通向以色列人世界的心灵密码。我们看到了以色列人的生存图景和生命体验,他们在精神和宗教世界里的苦闷和安宁,他们寻找心灵家园和文化故乡的...查看详情

  • 小说《白鹿原》到底隐喻了什么?

    日期:2019-06-24 09:07:49阅读:4471

    或许,作者陈忠实认为,农耕时代是人类最美好的时代,而这本书所写的正是在西方工业文明冲击之下,古老的农耕文明退出历史舞台的一段痛苦的经历。满清的灭亡、辛亥革命的爆发、共产党的兴起,无一不是西方工业文明冲击的结果。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人们会经历怎...查看详情

  • 林语堂:世上有一个苏东坡,却不可能有第二个

    日期:2019-06-21 09:07:14阅读:4595

    林语堂,中国现代著名学者、文学家、语言学家。1919年秋赴美哈佛大学文学系。1922年获文学硕士学位,同年转赴德国入莱比锡大学,专攻语言学。1923年获博士学位后回国,任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教务长和英文系主任。1935年后,在美国用英文写《吾国与...查看详情

  • 庞余亮:我把这些中风的老人称作半个父亲,半个父亲在疼

    日期:2019-06-21 09:00:53阅读:4648

    子女与父母的关系,是代代写作者用力去解析和处理的问题。而描写家庭关系的好作品,不仅需要写作的才华,还需要足够的诚恳和勇气。6月16日父亲节当天,“父爱如山:一半疼痛,一半温暖——庞余亮散文集《半个父亲在疼》北京分享会”在北京SKP RENDEZVOUS举行...查看详情

  • 在那时的四川,谁不是江湖里的一粒草芥?

    日期:2019-06-20 15:40:34阅读:4668

    在我们的时代里,宏大叙事早已大江东去,好像每个人都只能驻足当下的生活,与日复一日的枯燥缠斗。只有偶尔回头看一看,才会感受到,原来时间丝毫不留情面:每一个巨大的当下时刻,在回头观望时间的一瞬,都被压缩打包,杂乱地扔在那里,变得渺小且不值一提。...查看详情

  • 切斯瓦夫·米沃什:把诗歌引向所有人

    日期:2019-06-19 10:45:03阅读:5149

    米沃什生在二战期间的立陶宛,当时立陶宛仍隶属于波兰。波兰在二战期间被纳粹占领,被苏联解放,战后属于苏维埃政权。战前,米沃什只是一个出版过两本诗集的年轻诗人,战争期间参加过抵抗运动和华沙起义,目睹过大屠杀,波兰在战后建立苏维埃政权后,米沃什成...查看详情

  • 诗人米沃什曾不断回想,是诺奖还是诗歌,让自己如猎人般捕捉世界

    日期:2019-06-19 10:41:20阅读:5300

    事实上,在他曾经生活过的波兰以及巴黎,再到后来在美国大学里教学,他的文学成就只有很少的人了解。获得诺奖之后,米沃什讲过一个小故事用来证明对自己文学创作的不自信...查看详情

  • 蒋子龙:“生活就是最好的小说”

    日期:2019-06-19 10:34:22阅读:4878

    和记者见面这天,蒋子龙格外繁忙。有一场谈读书的沙龙等着他,紧接着是一场面对大学生的讲座,主题是“文化”。尽管如此,他还是很热情地接待了记者:“我订了一份光明日报,是你们的读者。光明日报一直很认真地研究着一些学问,没有跟风地去炒‘热词’,这很...查看详情

  • 兰波说:艺术只不过是胡说八道

    日期:2019-06-19 10:17:03阅读:5246

    “已是秋天了!”这是一位成熟诗人所发出的感叹。兰波年仅十九,却已认清信仰的基督教其实只是虚幻,他挥别信仰的宗教信条,挥别他作诗时经历的痛苦与愉悦,总而言之,他抛去心中曾经怀有的远大抱负,远离一切,不再逗留文坛。他看到了眼前一条新的道路...查看详情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下一页
  • 末页
  • 79411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