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旅美著名艺术家郑连杰艺术作品选(0/0)

时间:2012-09-12 10:03| 浏览次 | 下载
5秒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0

  幽情远思:畅怀辽阔
  
  ——记旅美著名艺术家郑连杰的艺术
  
  郑连杰祖辈六代都是北京人。小时候,父亲用书法和诗歌影响了他,经商的父亲在1956年打成右派,没收了全部财产,强迫他去了北京南口农场。按当时政府的说法是统一改造思想。1963年他当小学教师的大哥郑连孝,因偷听苏联电台被邻居告发,以莫须有的反革命叛国投敌罪被公安抓走,在兴凯湖农场劳动改造。特殊的家庭背景使郑连杰在充满革命斗争的眼神注目下成长,并受到歧视。
  
  在学校里,无权与同学们一样接受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无论是去革命公墓八宝山,天安门广场,英雄纪念碑,红小兵,红卫兵,这些都与他无缘。也因此他把真情的快乐留给了对知识的向往,从镇上的图书馆开始了他野生般的自学艺术。
  
  大气雄沉的北京西山风景,这里的暮鼓晨钟,一草一木都孕育了他儿时的艺术梦想,一个在山里画画的孩子。那时候,他最好的朋友是自己。
  
  八十年代末,郑连杰活跃于当时北京的地下艺术圈子,参与圆明园艺术家新文化群体。崇尚自由的他,有着为艺术探索的冒险精神, 他的作品,颇受争议。
  
  作为当代艺术家的郑连杰,在80年代末,最早以行动绘画和身体行为艺术而让人记起的。从1989年震惊中外的学生运动后,个人展览被禁。郑连杰召集朋友,他在无人的野长城上用中国墨和宣纸,用古老的方法拓印长城,三年里创作完成大型的为纪念两个德国统一《墙》系列拓印作品,这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影响了未来的中国和整个的欧洲。那时,他带有先锋的绘画理念,一反当下的文人绘画和保守的学院风格,把从平面的视觉创作带入了苍凉的古老长城上,因此以绘画行为提出对现实社会的干预。郑连杰以此纪念人类这个伟大时刻。虽然在那时,这个题材是禁止言谈的。
  
  郑连杰是影响中国当代艺术的先锋行为艺术家之一。
  
  《大爆炸——捆扎丢失的灵魂”》长城系列四个作品,满载他青年时的梦想和爱,以及对当时生存环境的反思。那时的中国艺术生态环境是被官方的美学思想,学院化程序的教化所笼罩,个人的思想表达,艺术创作,没有空间展示和交流的机会,很多自由的艺术家在艰苦的生活底层经历压抑和愤慨,但这些,没有影响到他们继续表达对青春,真理的质询和追问。
  
  1993年,郑连杰并不满足前卫先锋思想在被波普,无聊 ,艳俗,政治符号所占据的北京画坛,他提出的口号是,先锋艺术应是一把锋利的剑,一束怒放在墙上悲泣的鲜花。那年秋天,他和小组成员在经过一年的考察,制定创作方案,居住在司马台长城上,用17天创作完成了深具现实与历史意义,并推动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前进历程最重要的作品《大爆炸-捆扎丢失的灵魂》长城系列作品。当此作品在不易的情况下发表后,引起社会从官方到地下,从学院到民间,无比巨大的冲击和震撼。当时,有很多的艺术家从各地来到北京,都曾被郑连杰这件享誉国际,被海内外媒体、艺术史学家称为具有史诗般整体规模宏大的长城系列作品所鼓舞和启发。因此,从画室走向大自然,在这些远离画廊,博物馆的地方,构筑对这个时代和经历苦痛失败的质问。
  
  1996年郑连杰带着那个时期的失望和信念,离开了亲人和孩子。初到美国,做过不同的工作,包括教授绘画和书法。郑连杰说,这段日子是对他艺术和人生的一个锤炼。当面对独立的生活,一切从零开始的挑战和获得自由的心,仍带给他新的思考方式。虽然这个国际艺术中心,是他并不陌生的。通过不断的跨越自己的艺术实验,在这里,与遥远的中国文化交融相通,相互转换并不断解构和挑战着他的艺术语言。
  
  1998年,他在曼哈顿完成了代表这个时期最重要的作品—《零度纽约》。这件作品也是他记录最初移民到美国,如何在西方文化中重新定位自我文化身份,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对自身种族、情感、文化认同的陌生化注视 。提出并质疑在文化中心下他者文化所构成的不同的声音。
  
  “我是最初从《零度纽约》认识了郑连杰。我看这件作品时让我感到有一种来自遥远的精神力量,它一下子吸引了我﹐更让我进入了思考。郑连杰的作品里总能让你感到面对生存的勇敢力量。以及他作品中对身份的质疑。作为有着亚洲背景的我们,我们在这里的位置是什么?我们到底是谁?美国社会对族裔的认定主要是黑与白,作为移民文化中的亚裔美国人,今天更多的美国主流观念把亚裔美国人看成是新来的族群”,策划2002年在纽约亚美艺术中心举行的“郑连杰行为艺术作品展”、并主持研讨会的亚美艺术中心主席罗伯特.雷(ROBERT LEE)评述道,“《零度纽约》挑战了这个观念,它创造出了一个真正交流的机会,一个面对这个时代需要共存的声音,他这件作品选择在冬天进行说明了生存在文明的大都市里,灰色冰冷,不光是心灵中最初的记忆。
  
  “我对纽约这座伟大的城市感情是深刻的”。喜欢到酒吧俱乐部听布鲁斯音乐的他,曾写下这样的感受:“音乐和飘落的雪花覆盖着纽约城,你不要经动那酣声雾里的纽约,流水一样的记忆开放在梦里的花。”毫无疑问的说,纽约已成为郑连杰第二故乡,在此有过温暖与冰凉。他把内心的感受不断地切换成艺术的画面。记得911那天看到电视画面上触目惊心的镜头时他的心湿了。后来他创作了一系列与此事件相关的影像作品《美国荒地》、《后911》以及当代水墨作品,《零度风景》《废虚之烟》等
  
  把郑连杰视为行为艺术家,绝非错误,而是一种局限。郑连杰庞杂而惊人的艺术胃口吞咽着丰富多彩的艺术创作门类:行为、装置、录像、观念摄影乃至当代水墨和书法。
  
  水墨艺术是郑连杰的挚爱,从十几岁到现在不断地研习。他说,阴与阳的黑白早己进入了血液。如今他是当今水墨画艺坛,具有深厚造诣、一位特立独行的当代水墨艺术家。为当代水墨艺术从区域走向国际付出了他多年的努力。
  
  近几年来,郑连杰一直不时返回西岳华山,实施他从2004年开始的“重返故乡”的华山计划,在华山贫苦而淡然地烧柴做饭,并同有缘相逢的石至纯道长坐而论道,洗涤灵魂,这在堪称“名利场”的当代艺术界中是极少见的,显示了“独行侠”离尘绝俗、面对艺术史的勇气。众所周知,在中国古代文人画家中,有相当一部分因不满社会时局,而与德行高深的道释人物多有往来,甚至本人最后亦遁入空门。但之郑连杰的回归山林,不是为了在华山重过逃避的生活,而是经过多年的现代化大都市生活后,试图重新调解人与自然的关系,同时验证人道主义在东方道家思想当中的存在。
  
  他的作品从行为录影、观念摄影到当代水墨,他把这些不同的表达方式交融在一起,相互影响又各有独特。画面雄沉浩荡,如歌如泣的光影视觉幻化成他梦里的水墨苍烟。
  
  郑连杰创作一件行为、影像艺术作品,用时,构思,时常会经过很长的时间,并反复地通过论证、实验与思想进行交战。他认为要创作一件好的作品,必须要严谨独特,在时间上要先让自己感动,才能感动后来的观者为之分享。郑连杰用不同的手法表现着他的艺术精神和生存状态,无论是绘画,影像作品,行为艺术或有时彻夜研习创作书法作品。他认为一件好的作品,必须有一颗幽情远思,畅怀辽阔的心,沉去曾经,心如止水。艺术和人生是一样的风景图画,其中的体悟,只有时间是它最好的观众。
  
  他对自己的认定是,面对当代艺术,涉猎广泛,体察精微,对传统文化,研习深入、学行并重。
  
  郑连杰在中国生活了34年,在美国生活了15年,他说自己已模糊了东、西的界限,但自称“闲心往来望西东”的他还是说出了些并不轻松的话:“我从东方到西方,又从纽约飞向北京,每一次起伏的沉重,如同经历死亡。”作为情感与文化上的双重交集,出国之后,郑连杰站在美国看故乡,他觉得这种双重,能让他更立体地面对自己的想法和创作
  
  他说:“我的艺术情感在跨越两个时空中历练,在不同的艺术领域里行动、成长、再现。生活好似一条流经身体的河,四季的风景充满平淡、惊奇,我在这条船上航行,穿越更多的迷雾,并不断地发现自己”。
  
  他说:长时期生活在都市里是一种危险,我常问自己,如果血肉之躯,总被水泥覆盖,如果我的风景里没有了山林、野草、关怀,那我的创作只能接近平俗。一个可怕的丢失在虚假影像世界的迷途者。走在曼哈顿的街道上,我看到云和雾在冰冷模糊的搂宇间,匆匆的人群与混乱的时间交叠。
后印象派画家李沐峰作品选
<<上一图集
摄影师James Christopher作品选
下一图集>>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