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铁花开,阳光西区

  西区是攀枝花市主城区之一,始建于1973年,位于川西南、滇西北交界处,素有“川西南门户”之称。辖1个镇、6个街道,面积123平方公里,常住人口约15万,工业化率75.2%,居全省第一,城镇化率96.9%,居全省第七。

  西区各类资源富集,是攀枝花三线建设时期主要的建材、能源基地,工业发展的“先行者”,攀钢、攀煤、十九冶、华电、林产品公司等大型国有企业全部或部分位于辖区境内,先后建成了大量煤矿、洗煤、火电、建材、冶金辅料等企业,是攀枝花市国有企业最集中的区(县)。

全景照片2017年7月6日(陈祖波摄影)

全景照片2017年7月6日(陈祖波摄影)

动力站立交桥 凤凰花 黄宝亮 摄影

动力站立交桥 凤凰花 黄宝亮 摄影

蓝湖森林公园

蓝湖森林公园

清香坪街区 杨恒摄影

清香坪街区 杨恒摄影

清香坪街区 杨恒摄影

清香坪街区 杨恒摄影

清香坪新貌 林涛摄影

清香坪转盘

清香坪转盘

苏铁山—大黑山西区段宛如睡佛

苏铁山—大黑山西区段宛如睡佛

1 三线西区

  1965年3月4日,毛主席欣然写下:“此件很好”,以此为标志,攀枝花“三线建设”全面展开。工业建设能源先行,西区由于其丰富的煤炭资源,不可推卸地成为攀枝花三线建设的先行者,如果把攀枝花三线建设比作一盘棋,西区就是攀枝花三线建设的“车、马、炮”。

  从1964年国家电力部确定在河门口建立502电厂,直到1986年整个三线建设时期,广大工人、干部、知识份子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时代感召下,跋山涉水、风餐露宿、肩扛人挑,用心血和汗水,把西区建设成为全市的能源、建材基地,支撑起了攀西大裂谷轰轰烈烈的三线建设,形成了独特的“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大力协同,无私奉献”的三线精神和价值追求。

  2018年,国家旅游局红办副主任王树茂、攀枝花市副市长马晓凤等多位领导先后到西区调研“三线建设”遗迹保护和文化挖掘传承工作,不仅对西区“三线建设”历史资源优势做出了肯定,更多次指出要注重遗迹遗址的保护,进一步拓宽领域,挖掘、整合资源,将保护与传承发展有机结合。

横渡金沙江奔赴河门口的建设者

横渡金沙江奔赴河门口的建设者

编草鞋

编草鞋

激情燃烧的岁月

激情燃烧的岁月

开山掘洞建工厂

开山掘洞建工厂

模型实验

模型实验

全国唯一的洞内战备电厂——503电厂

全国唯一的洞内战备电厂——503电厂

人抬肩扛运设备

人抬肩扛运设备

三块石头架口锅

三块石头架口锅

修建干打垒住房

修建干打垒住房

中流击水

中流击水

河门口: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河门口街道地处西区城区西部,东至巴关河桥,南与攀煤(集团)公司隔江相望,西与格里坪接壤,北与苏铁自然保护区相邻,区域面积7平方公里。辖区有南街、北街、高家坪三个社区,现有常住户7890户,24500余人,流动人口2000余人。辖区交通四通八达,是到云南华坪、永胜的必经之地。

  河门口,两水相汇的地方,是岁月流逝形成的一片缓坡地带。从攀枝花建设至今,它一直在伴随着金沙江的潮起潮落不断成长,在奔流不息的流水边,令人感慨的河门口始终如同一个巨人,经历了众多的不平凡。

  一、河门口之于三线建设

  自1965年起,攀枝花由“不毛之地”一跃成为国家三线建设的重中之重。地处西区的河门口,是攀枝花“三线”建设时期重要的能源、建材基地,为攀钢源源不断地输送电力、水泥、石灰石。

  1.502电厂

  某一天,河门口苏铁大山脉的山脚下,破天荒地在草丛中出现一队背背饭锅肩扛行李的陌生人。他们脚踏荒草,拨开荆棘,艰难地行进。他们年轻俊秀的脸庞被荆棘划破,渗出血滴来,他们乌黑的头发夹杂着草屑和树叶,蓬松凌乱,汗水浸透了他们的衣衫。他们来到一块略为平坦的荒草坡,那里有三颗珠黄枝枯的酸角树和一间年久未修的牛圈棚子。这些拓荒而来的年轻人是进入攀西裂谷的三线建设大军十附一信箱七队的一个班。他们要在这人迹罕见的巴关河与金沙江交汇处的山坡上修建502发电厂。

  十附一信箱七队是响应党中央号召从云南省建设第一公司抽调人员新组建的单位,人员都能干活、能吃苦,党支部书记陆成荣是砖工,队长罗方成是一个架子工,生产队长周成富是个泥水工。为了大三线建设,他们被冠以头衔,他们有朴素的思想,他们拥护党中央毛主席领导,指向哪里就到哪里,他们作为一线熟练工人,不仅要干好手中的活还要担当起这个群体的责任。今天来到这荒山野岭的先前班,还有负责筹建这个单位工会的李兴龙。

  陆书记围着三棵酸角树转了一圈,然后站在高处看看,这河门口恐怕只有这里是一块平坦之地了。展开地图一看,是的,就是这里,这里就是国家水电部确定的502电厂位置。几个人稀里哗啦放下行李,长吁一口气,放松了劳顿的身体,然后看看江岸的群山和台地后面巍峨的苏铁山脉,满眼的陌生,仰望蓝天。这里竟是格外的蓝。

  李兴龙饶有兴致地说,来之前已经听人介绍过了,这攀枝花就是清明时期放逐犯人的地方,后来改成遗弃无药可救的麻风病人。看来都不对呀,这里原本只是人烟稀少的荒山野岭而已。喂!高耸的山峰,碧绿的金沙江,现在我们来了。

  稍微休息后,这群人边开始了工作。两个人从草丛中国搬来三块石头支起一口锅;两个人一手拎着水桶,一手拿着弯刀披荆斩棘,朝山崖边寻找水源;剩下几个便砍下树棒和桠枝,修复支撑破烂的牛圈,这间破烂的牛圈经过修复支撑加固以后,就是他们最初的住房。

  第一缕炊烟升起来了,第一个帐篷支撑起来了,第一锅百米饭在草坡上闪烁出特别的白。没有碗筷,大家从行李里面拿出口缸做饭碗,从树上折下枝条做筷子,用口缸盛上白花花的米饭,席草而坐,开始了第一顿晚餐。一顿香甜的大米饭让大家吃得格外开心,一缸子甘冽的崖边清泉让工人们喝得凉爽无比。星空下静悄悄的荒草丛中鼾声响起,三线建设的重点工程之一502电厂被点击在这片土地上了,这里从此有了人间烟火。

  在接下来日子里,十附一信箱七队的其他职工先后来到了这里,荒坡上的树木被砍伐,草皮被削开,大家用树木立柱在新开垦的土地上,用席子围起四周,顶上搭起三脚架,再用油毛毡覆盖起来,一排排工棚就建成了。

  河门口通电会战期间,除了担任在河门口区域建设输水管道的人马外,肩负几点建设的另一路人马,早已踏遍了河门口至渡口501电厂之间的山山水水,他们正在山头和沟壑之间建设502电厂连接501电厂的输电线路。这条输电线路跨越当时正在建设的攀枝花钢铁基地弄弄坪的全境,是时下建设中渡口市的主干输便电线路,正在建设的502电厂急需这条线路的电力支援,502电厂建成投产后,需要这条线路输送电力到攀枝花钢铁公司的冶炼现场。建设这条输点线路的这支人马,时间紧,任务艰巨,他们只有以帐篷为家,甚至于露天宿营,他们在山顶上白天头顶烈日、背挡黄沙,他们在沟壑里夜晚披星戴月、烤火御寒。

  在烈日下,他们每人肩上都扛着棱角分明的角钢,在草丛中艰难行走,爬崖壁越深涧,一大堆寒光闪闪的角钢被一节一节送到山顶上,送到陡坡上;一座座铁塔矗立起来了;他们把一大圈的高压线散开来分别扛在每个人的肩上,排成一条长龙,一个接一个相互协调相互拉扯,长长的高压线被扛到山顶,扛过江河,扛过悬崖峭壁。他们的上班时间是天亮到天黑,每天要干十二个小时,饿了,就着野外的水源地喝点清凉水,啃一个干馒头。

  后来成为全国劳动模范、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的雷永,就是其中的一员,雷永本身是个烧开水的锅炉工,他的本职工作时间一般都在早晚时段,雷永就早起晚睡,腾出时间提前把锅炉烧开,等大家一上班他也就完成了自己的工作,然后随大家一起再次上班,别人担心他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会被累垮,但雷永似乎就是一个铁打的人,有用不完的劲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累。当时的雷永是个共青团员,为了当好青年人的表率,他严格要求自己,扛器材上山的活是那么的苦,那么的累,可别人干一趟,他必须要干两趟。

  一天,一高压塔架底座的三角铁件太重,没有人拿得动被剩下了,雷永使出全身力气把三角铁件背起来,掂了掂,冒着中午的烈日一步一步地往山上走,累了他坚持住,大脑不去想别的只留下一个念头在脑海里,抬腿向前,抬腿登高一步,再抬腿再登高一步,三角的铁件在背上棱角扎进肉里了,扎掉一层皮,他坚持住不去想它,后来扎出了血,鲜血染红了铁件。他还是坚持住,他的信念就是再疼你都不要去想它,不去想它就不知道疼了。

  雷永背着三角铁件翻过了一道山梁,他口渴得喉咙管冒烟,来到一条深沟里,原想着能在山沟里喝一顿水,只要水一下肚就会又有力气,只要一鼓作气就会把这个大家伙送到了,不想这段时间老天不下雨,沟里的水源干枯了,原来积水的地方剩下一汪牛尿水,黄澄澄的,还有蚊子趴在上面,这可怎么办,这嗓子眼都快冒火了,就像锅炉一样烧干了锅,这身体不就报废了吗,这块三角铁还得背上坡去呀,他不能让身体烧干锅报废了,他毅然伸出手掌捧起黄澄澄的牛尿水连喝了三捧,尽管苦涩恶臭,肚子出来的火气总算抑制住了,他一鼓作气就完成了任务,后来他逢人便说,这攀枝花的牛尿是降温清火的,但吃无妨。

  雷永的精神完全打动和鼓舞了全队的职工,从502电厂连接到501电厂的高压输电线路在短短的时间里,克服了高山悬崖的阻隔,顺利贯通了。

  502电厂在攀枝花电力建设中是一根顶梁柱,它的全面投产是攀枝花乃至整个攀西地区的动力源泉。这个动力源泉有力地推动了攀枝花大规模的城市建设进入高潮,攀钢开始大规模生产钢铁,三线建设原材料基地建设的目的基本达到。河门口火力发电厂1978年被评为“全国物资工作学大庆先进企业”、“全国节能先进企业”。

  2.渡口水泥厂

  河门口502电厂向西约一公里处,便是河门口渡口水泥厂,渡口水泥厂也是攀枝花三线建设的重点项目。

  在渡口水泥厂未建成投产之前,攀枝花人对于水泥是陌生的,当年在人烟稀少的攀枝花,偶尔的几户本地居民几乎没有坚固设施,更谈不上建筑之类,极其稀少的码头桥涵确实需要粘合坚固的工程,人们用的是精贵的食用糯米饭+产量希少的桐油+少许石灰混合制作的粘合剂,作为粘合材料粘合石头,可以想象这样的工程之精贵稀少。

  1965年三线建设在攀枝花轰轰烈烈展开,水泥这种奇妙的东西和水和沙拌合凝固以后,就会成为和石头一样坚硬的物体。本地人见到这样奇怪的粉末,觉得它确实稀奇,便叫它“洋灰”。这种叫做“洋灰”的东西需要从成都运来,单就运输费用一项是洋灰本身价格的6倍之多,而且是供不应求。为了就地取材,在这大山里自己生产出这叫做“洋灰”的奇怪粉墨,一群人奋力拼搏。

  就在这个时候国家建设工业部决定建设渡口水泥厂,按照三线建设项目要“分散、隐蔽”的选址要求,经过选址便确定于河门口,确定河门口建渡口水泥厂还因河门口的苏铁山脉一侧,有大量的石灰石成矿。如今依然可以看见这座高大的石灰石山峰矗立在蓝蓝的天空下,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都闪烁着银灰的光芒。

  1965年2月,建设工业部西南管理局和四川省建设厅决定从乐山嘉华和重庆水泥两个厂和四川建筑一、二公司、水泥制品厂等抽调人员在河门口筹建一座立窑水泥厂。由于当时的国内工业水平还很落后,国家没有现成的水泥生产设备,但渡口水泥厂的上马又不能耽误,建设部门大胆决定拆卸四川德阳的一座厂里的机器设备,用于改装成渡口水泥厂的生产设备。

  1965年的春节期间,重庆水泥厂的钳工师傅何锡澄,接到一个干部送到家里来的神秘通知,要秘密调动他到某一处(当时攀枝花的名字是不能对外公布的)去工作。此干部要他保证:此事不能告诉包括亲属和朋友在内的任何人,而且必须在第二天秘密启程先到成都报道,因为这一天是大年初三,何锡澄要求可否缓一两天再走,干部的回答是:不行!必须按时到达指定地点不得有误。

  此时的何锡澄是个共产党员,看见组织上这般严肃的交代任务,丝毫不敢怠慢,当天晚上就收拾行李,第二天一早就出发朝成都去了。到了成都指定的地点集结后,他才发现他们聚集在那里的一共有三十几个人。这伙分别来自各地的人员,都是相互保密的,互不通晓情况,谁也不肯说出自己来自哪里。接着就是省里派人组织他们开会学习,会上省里领导把党中央毛主席号召三线建设等的相关精神进行了宣传,然后就兵分两路,多数的一路坐上汽车走了,尽管汽车把他们颠簸得骨头都散了架,但心里却是喜出望外。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能被祖国挑选要到神秘地方去从事神秘的工作,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荣耀嘛。

  1965年的12月烟囱里慢慢冒起了白烟,无数双眼睛望着白烟徐徐升起、升起,渐渐消失在蓝蓝的天空里。烟囱下的厂房肃立着,厂里人头蹿动。各个车间运转正常,大家为之奋斗的水泥生产出来了。短短九个月时间,一个荒无人烟的宋家坪变成了热火朝天的渡口水泥厂。攀枝花是三线建设的重点区域,现在这里有了一座崭新的水泥厂,上至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至攀枝花各个建设工地上的工人,无不为之兴高采烈,欢欣鼓舞。

  3.石灰石矿

  河门口的石灰石矿位于攀枝花市巴关河西侧。是攀钢唯一的辅助原料矿山,主要生产石灰石、白云石、生石灰三种产品。

  1980年初,石灰石矿生产因采场滑坡受到严重威胁。同年11月18日,采场东西两头都发生了台阶大滑坡,面对困难,石灰石矿于1982年11月将生产重点放在二号滑坡,确保产量稳增不减,滑体采矿在国内采矿史上可谓创举。石灰石矿度过了最为困难的时期,确保了钢铁生产的需要。1977年,石灰石矿计生办、托儿所被四川省妇联授予四川省“三八“红旗集体称号;1978年12月,石灰石矿被四川省委、省革委授予“大庆式企业”称号。

  4.河门口商场

  经过岁月之河的洗涤,如今的河门口商场已不复往日繁华,但在老一代攀枝花建设者的记忆力里都有这样一句俏皮话“好耍不过河门口”。因为在那个年代,在艰苦工作之后,河门口商场能够带来人生最大的满足与快乐。攀枝花三线建设中处于举足轻重地位的河门口,依托矿务局的煤炭优势,首先建起了火力发电厂。这里云集了许多建设者,需要购物,于是河门口商场出现了。

  河门口商场的前身,是1965年由云南省丽江地区为支援三线建设,抽调相关人员30多人组成的商业网点。这30多人由云南丽江出发步行至现在的大水井。当时的条件极为艰苦,这些人到达当时大水井时没有房住,没有营业场所,吃了上顿无下顿,找不到新鲜蔬菜吃。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自己动手搭建席棚,并在席棚中居住和营业。以最为简单而有效的方式初步解决了住房和营业难题。由于当时是攀枝花大规模建设时期,他们每天不但要在席棚中营业售货,还要肩挑、手提送货到各个建筑工地去。

  当时的负责人叫李怀彬。他是一个踏实而认真的人,他带领着大家一点一滴做起,不知道什么是苦和累。因为,他们和许许多多建设者一样,处在三线建设的激情燃烧岁月,身体里面都有着一股巨大的精神力量。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这30多人为基础,逐步壮大,滚动发展,组建了渡口市贸易公司第四商店,办公室地点在大水井,第四商店下设二砖厂、503电厂、洗煤厂(巴关河)、渡口水泥厂、格里坪、龙洞矿六个商店。现在的河门口商场老仓库是1964年修建的土产库房。1971年修建了现在的河门口商场大楼和其他的部分仓库、办公楼、食堂、三栋家属楼,河门口商场于1971年正式营业,当时是第四商店下属的一个商场,名称是:河门口工农兵商场。1981年,由第四商店改名为渡口市河门口商场,办公地点也由大水井迁至河门口。河门口商场的人员以丽江来的30多人为基础,加上后来各地的支援(中交四处调了部分合同工、重庆商业局调了几十人的业务骨干、铁道兵第10师调了几十名铁姑娘),完成了河门口商场的全面建设。

  河门口商场给无数的建设者带来了方便和人生的乐趣;河门口商场家喻户晓;在那时,河门口商场是那一地区所有人的天堂。江红芝是参加河门口三线建设的一名工人,已经退休在家的她,摆谈起河门口商场来,对商场服务员和蔼可亲的态度,对那里的商品样式、种类、大小,甚至对一些商品的气味都记忆犹新。现在,吃过晚饭,带着小孙女到那些地方去转转,仿佛能够踩到当年的青春足迹。

  二、植物活化石:苏铁

  说到河门口,不能不说攀枝花苏铁(铁树)。

  铁树指的是曾经与恐龙同时称霸地球,目前地球上仅存的最原始种子植物,有“植物活化石”的美称。铁树学名苏铁,是介于蕨类和种子植物之间的过渡型植物,属于最原始的种子植物。苏铁诞生于古生代二叠纪,于距今2亿2千5百万年的中生代三叠纪开始繁盛,到距今1亿9千万年的侏罗纪,几乎遍布整个地球。距今250万年的第四纪冰川来临时,苏铁科植物大量灭绝,只有很少部分侥幸存活下来。目前,苏铁科植物保存下来的约有10属110种,主要分布在南北半球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我国野生苏铁有1属约10种,分布于云南、广东、福建、台湾、贵州、湖南、海南等地。

  生长在攀枝花的河门口的苏铁,被科学界命名为攀枝花苏铁。攀枝花苏铁树干刚健挺拔,叶片舒展秀丽,并且四季常绿,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结束“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历史,走出深邃的攀西大裂谷以来,更是以她独具诱惑的魅力受到了人们的青睐,成了攀西大裂谷里人见人爱的奇葩。

  攀枝花苏铁是珍稀濒危物种,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还被列入《国际濒危野生动植物种贸易公约》名录。为了保护好这一珍稀物种,1983年,市政府批准建立了攀枝花苏铁自然保护区,1996年,国务院批准建立了四川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攀枝花苏铁自然保护区在攀枝花市西区河门口的后山上,东起巴关河西岸,西至格里坪镇金家村,南起龙坪子,北至丰家梁子,面积1358.3公顷,共有23.4万多棵铁树。像这样面积大、植株多、生长纬度高的原始苏铁林,在全世界绝无仅有。

  攀枝花苏铁自然保护区是我国唯一的苏铁类植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是我市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生态环境保护教育基地和旅游景点。许多中外朋友都想到保护区里看一看攀枝花苏铁。

  登上苏铁山亲眼目睹了原始攀枝花苏铁林后的专家和学者,无不感到震惊和兴奋。特别是那些外国专家,更是高兴得手舞足蹈,不住地夸奖说:“攀枝花苏铁,是世界的苏铁。攀枝花苏铁不仅是中国人民的财富,也是全世界人民的财富。

  1994年4月,我国首届苏铁植物研讨会在攀枝花苏铁的故乡召开;1996年5月2日,邮电部发行《苏铁》纪念邮票一套四枚,收入了攀枝花苏铁,让攀枝花苏铁随着信使飞遍世界各个角落;1996年5月,第四届国际苏铁生物学会议把会址选定在攀枝花。

  历史是一脉相承的,如果割断历史,我们将失去根基,继承与发展同等重要。前辈创造的精神财富永远是我们开拓未来的基石。而河门口,呈现出的是历史记忆与现代生活的交融。

  河门口,在弘扬着攀枝花精神,承载着厚重与辉煌,亦创造着今天,希翼着明天。

1、2#窑

1、2#窑

八角亭和最美女工

八角亭和最美女工

巴关河桥

巴关河桥

点亮金沙江畔的502电厂

点亮金沙江畔的502电厂

渡口水泥厂

渡口水泥厂

渡口水泥厂子弟校

渡口水泥厂子弟校

河门口工农兵商场

河门口工农兵商场

河门口照相馆

河门口照相馆

石灰石矿俱乐部

石灰石矿俱乐部

石灰石运输索道

石灰石运输索道

新华书店

新华书店

2 苏铁西区

  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在西区,有一个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我国唯一一个以苏铁类植物为主要保护对象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是攀枝花市唯一的国家级自然保护、重要的生态名片。

  在总面积1358.3公顷的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有天然生长的攀枝花苏铁 38 万多株,有着“活化石”之称的苏铁属于世界珍惜濒危物种,但由于西区独特的地理位置,兼备姁姁阳光千载,和温润的河谷季风,让这里的攀枝花苏铁“年年开花,岁岁含苞”,与恐龙、大熊猫,被并称为“巴蜀三宝”。

 

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攀枝花苏铁 梁丽摄影

攀枝花苏铁 梁丽摄影

苏铁雌花

苏铁雌花

苏铁雄花

苏铁雄花

3 自然西区

  攀枝花市西区位于四川省攀枝花市西部的川滇结合处, 这里山川雄奇、风光壮美,具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便利的交通条件和典型的亚热带高山河谷气候。被誉为“巴蜀三宝”之一的原始活化石、早期的人类活动遗址的攀枝花苏铁林,给西区披上了重重令人叹为观止的神秘面纱;丰富的矿产资源,使西区成为攀西重要的煤炭、电力、建材基地;横贯全境的金沙江、宁华路和直抵格里坪镇的成昆铁路攀枝花支线,使得号称“川西南门户”的西区商贸云集,重现了昔日“南丝绸之路”的辉煌。西区也有着南丝绸之路水上通道、茶马古道沉淀下来的历史文化和傈僳族、水田彝族等本土民族以及三线建设从全国各地移民来的多民族相融合的民族文化。

宝鼎山风光

宝鼎山风光

大麦地

大麦地

老拱山风光

老拱山风光

花,是一座城 周毅摄

花,是一座城 周毅摄

春到金沙江

春到金沙江

4 民俗西区

  西区除汉族外,有彝族、傈僳族、白族、满族、回族等少数民族33个,其中,大部分是三线建设移民民族。本土民族文化和移民民族文化丰富多彩,为西区的民族文化增添光彩。这里主要介绍傈僳族和水田彝族本土民族文化。

  傈僳族

  傈僳族西区的傈僳族属于花傈僳,是傈僳族中最具浓郁民族风情的一支。花傈僳传统的民居很独特,昔日,古老的祝福构造简单,用圆木或方木剁成,上面用茅草、松树皮、长毛松叶覆盖。房中设一火塘,备有三角架作为煮饭、烤火用,晚上全家人围火塘入睡。花傈僳服饰最为鲜艳美观,妇女均在上衣及长裙上镶绣许多花边,头缠花布头巾,耳附大铜环或银环,裙长及地,行走时显得婀娜多姿,优美迷人。花傈僳歌舞别具一格,与其他民族歌舞迥然不同。山歌内容丰富,唱法多样。民间舞蹈多姿多彩,动作随音乐时而浓烈、时而悠缓,男的憨厚有力、女的潇洒自如。民间音乐相当丰富,除山歌之外,还有口弦、吹树叶、葫芦笙等。节庆有春节、清明节、阔时节、月半节、药王节、山神节。

  格里坪人文璀璨,西区大麦地村和竹林坡村的老汞山上居住着攀枝花最古老的民族——傈僳族,早在1500前他们的祖先便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了,傈僳族视大山为母亲,过着狩猎为主兼放牧农耕,与世无争的悠闲生活。通过千百年来的进化,现已基本进步到汉人的生活水准。同时保留了傈僳族传统文化精髓,代代相传至今。

  水田彝族

  在攀枝花市西区格里坪镇的庄上村,居住着一个自称“水田人”族群。这个族群有800多人,大部分为胡、李二姓,国家将其划归彝族。这个自称“水田人”的族群就其语言、生活习俗、行为习惯等,与凉山、楚雄的彝族不同。笔者最近到该村实地考察了几座百年前的古墓,碑文均记载“祖籍江西”。据该村的李正安、胡维恒、胡应碧几位老人介绍,他们的祖籍是江西源江府吉林县。三国时,他们的祖先三人为避战乱从江西坐船沿长江、金沙江而上,其中的一人在途中落水身亡,两人来到这里落户兴家。

  水田彝族居住在金沙江畔庄上村的水田人家,格外引人注目,“亲水本性,邻水而居,打渔为业,编制农耕,寒来暑往江上行,冬去春来田里耕,勤劳继世,繁衍至今”,是该民族生活习性的真实写照。这个族群有800多人,大部分为胡、李二姓,国家将其划归彝族。这个自称“水田人”的族群就其语言、生活习俗、行为习惯等,与凉山、楚雄的彝族不同。笔者最近到该村实地考察了几座百年前的古墓,碑文均记载“祖籍江西”。据该村的李正安、胡维恒、胡应碧几位老人介绍,

  他们的祖籍是江西源江府吉林县。三国时,他们的祖先三人为避战乱从江西坐船沿长江、金沙江而上,其中的一人在途中落水身亡,两人来到这里落户兴家。

  居住在金沙江边的水田人,临水而居,是亲近水的族群。自古以来,在金沙江上捕捞打鱼是水田人的强项。庄上村的渔夫们,或夫妻为伍或两三人相邀成群,沿金沙江而上,沿江打鱼,甚至到澜沧江去打鱼。水田人自幼与金沙江打交道,在江上划船、打鱼、游泳,非常熟悉水性,水上功夫十分了得,“浪里白条”张顺式的人物能数出十几个来,能徒手横渡金沙江的小伙比比皆是。

  水田人喜欢唱山歌,特别是在二十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在庄上村,随处都可听到山歌声,搞不好你被人唱山歌嘲笑了还不知晓呢。每年“五·一”期间,水库开闸放水,是庄上村的栽秧节,人欢马叫,庄上坪子几百亩农田打田栽秧,一片繁忙景象,也是青年男女对歌的好时候。山歌此起彼伏,响彻田野。庄上成了水田人演练山歌的舞台。

  从2001年“五·一”国际长江(金沙江)漂流节的举办起,五届“长漂节”漂流大赛,几乎囊括了所以的金、银、铜牌。庄上村水田彝族儿女在世人面前出尽了风头,竞领风骚。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