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南方人物>

96年前,鲁迅来西安都去了哪儿?

作者丨书房菌

鲁迅

1

1924年夏,国立西北大学和陕西教育厅联合筹办暑期学校,聘请学者名流来陕讲学。此时的鲁迅任教育部佥事(教育部处级公务员),分管社会教育工作,常会奔赴各地考察。同时,他还在北京大学等校兼任讲师。经王品青介绍,鲁迅等人受邀赴陕讲学。7月7日,鲁迅一行十余人乘车南下。当时交通不比现在的便利,一路来自然车舟劳顿,终于14日下午抵达西安。

到达西安后,暑期学校尚未正式开课,鲁迅就和诸位友人同游碑林、荐福寺、大慈恩寺、南院门等古迹名胜,感受了下让他遥想多年的汉唐风韵。21日,鲁迅即在西北大学正式开讲中国小说史课程。查鲁迅日记,鲁迅在暑期学校讲学八天,十一次,共计十二小时。暑期学校结束后,时任陕西督军兼省长的刘振华,意欲沽名钓誉而请鲁迅去讲武堂演讲。刘示意鲁迅别再讲小说史,而换个别的题目,吹捧吹捧下自己。不想,鲁迅答复自己只会讲小说史,让这位刘大督军碰了个软钉子。当时的《新秦日报》竟因报道此事时对刘大督军措辞的不慎而被处罚停刊数日。为了纪念鲁迅来西大讲学,西北大学太白校区图书馆前即建有“1924年鲁迅讲学在西大”的纪念雕塑。

对于碑帖、古书之类,鲁迅非常喜欢,就曾专门搜集整理过金石碑帖。所以在西安期间,讲课之余他几乎每天都会去南院门等处“阅市”,搜集购买或受赠多部碑帖、古玩。当时就有一位古玩店的老板带着碑帖画像慕名前来拜访鲁迅。在离陕回京的路途中,他还去游览了多家古玩店铺。这些在他的日记中都有非常详细的记录。可以说,鲁迅的这次赴陕讲学之行,收获还是颇丰的。

2

当时的西安除过诸多的古迹名胜外,还有个地方特别引起了鲁迅的注意与兴趣。那就是著名的秦腔班社易俗社。

易俗社,初名为易俗伶学社,后改为易俗社。其于民国元年8月13日,由辛亥革命元老、同盟会会员、陕西修史局编撰李桐轩、孙仁玉等人,在共和革命的感召下,发起筹建。意欲以编演新戏,“辅助社会教育,启迪民智,移风易俗”,这正是易俗社之名的来由。如今悬于门额上的楷书“易俗社”的匾额,是由当时易俗社文化教员洪子明所题写。

作为新式戏剧团体,易俗社分设评议、编辑等五部。并创办有自己的白话月刊《易俗白话杂志》,刊登戏剧理论、剧本,以及与易俗社相关的活动等方面的文章。

与旧式戏班不同,易俗社称呼学员为学生,而非学徒。学员入社后,先学文史课程,合格毕业者方可开始学习戏曲,至六年戏曲学习结束,合格者即得毕业证书,这时才有机会登台亮相或者吼上一嗓子。正是因为易俗社这种将教育、训练与演出相结合的教育培养模式,造就出了大批优秀的戏曲人才。

在西安讲学期间,鲁迅曾赴易俗社观戏五次,一次是自己去看,另外四次是受邀。其中三次竟是在到西安后讲学开始前。他还从暑期学校的课资中拿出五十元捐予易俗社。当然,还有至今广为传颂的给易俗社拟题“古调独弹”的梨园美谈。然而,让人甚感惋惜的是,“古调独弹”的匾额,后竟毁于战火。如今的匾额乃是复制品。

前些年,有人对于易俗社“古调独弹”匾额的真伪问题,发表不同看法。认为,作为梨园佳话的鲁迅题匾之事,乃是事后杜撰追加,有广告的嫌疑。再者,也有人认为,题匾之事为实,但“古调独弹”四字并非鲁迅亲自题写,而是事后集鲁体四字而成。从质疑者所举史料与论述逻辑来看,似乎有些道理。但由于对个别史料的忽略,从而使得有些推论难免失当,个别处甚至有猜测的成分在里面。此外,有关匾额上题名人数等,也是有多种说法。其实这种种的争议也正说明,人们对这段历史的兴趣还是很浓的。

3

单演义老先生是令人极为敬重的老辈学者。鲁迅先生当年授课的讲义《中国小说历史的变迁》,就经老先生整理出版。前些年我曾有幸淘得《鲁迅小说史大略》一书,内附单老先生的说明文章。单老先生在其编著的《鲁迅在西安》一书对鲁迅等人来陕讲学的前前后后梳理得极为详细,资料也极为丰富。其中对来陕讲学的诸位学者,皆有扼要介绍。为后人了解这段珍贵的历史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但在单老先生列举诸位学者职务时,却有个小小的疏漏。他在介绍鲁迅时说,鲁迅是北京大学的教授。其实,若细考资料,则会发现,此时鲁迅实非教授,而为兼职讲师。因为,当时鲁迅尚在教育部担任佥事,而教育部是禁止公职人员担任学校教授的,因此,鲁迅此时为兼职讲师,而非教授。不过,我想,单老先生学识渊博,治学也极严谨,所以这一疏漏当为笔误。

关于鲁迅来陕的原因,前人多解释为,一是来讲学;一是为创作长篇小说或戏剧《杨贵妃》做准备。作为教育部官员,关注各地教育发展,奔赴各校讲学,是为职内之事,更何况他创作这部小说也是由来已久,想亲身来感受下这汉唐文化的恢宏。

但在此,我想或许还有另外一层原因。查鲁迅日记知,1923年7月19日,鲁迅收到弟弟周作人的一封信,直言自己先前的梦虚幻,现在是要订正,重入新的人生,并请鲁迅不要到后院来等等,此后鲁迅即搬住别处。这也就是著名的“兄弟失和”事件。1924年6月11日,鲁迅又与弟弟周作人发生冲突。为此,鲁迅心里甚是愤懑伤感。再加上,当时教育部派系林立,狷介的鲁迅也非过得如鱼得水。而在此时节,适得陕西省邀约暑期讲学,即在席间商定赴陕讲学。想必,鲁迅也想着借此西安之行,多少能消解些心中的郁积吧。

今年,屈指算来,已是易俗社成立一百零八周年,鲁迅来陕讲学九十六周年,这两件事无论是在陕西的文化史上,还是在中国的文化史上都算得上是两件永远值得纪念与大写的大事。若得空了,你也不妨和家人或者朋友去易俗社再听上一场秦腔戏,去西北大学再看一看鲁迅讲学的纪念雕像。

来源:西安读书会企鹅号

    0
    相关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