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评论 >

“远看是条狗,近看郭沫若”鲁迅真的说过这句话吗?

郭沫若

郭沫若

说起民国时期的文化大家,不得不提的就是鲁迅了,然而,每当提起鲁迅,不可避免的被带出的一个人,那就是郭沫若,鲁迅先生曾说过一句话,叫做“远看像条狗,近看郭沫若”。

在那个内忧外患的时期,观点与看法的不同,导致文坛内的明争暗斗屡见不鲜,鲁迅与郭沫若确实有过争斗和过节,鲁迅先生虽然耿直、严肃,但二人之间充其量只能算是观点不同,鲁迅先生究竟为什么会说出这句骂人的话呢?或者说,鲁迅是不是真的说过这句话呢?

文学革命初起争论

虽然同为民国时期大作家,但其实,鲁迅与郭沫若并没有多大交集,充其量是听过对方的名字,至于两人的冲突,要追溯到1928年,哪一年,席卷文坛的革命文学论战正式打响,由郭沫若等人联合开创的文学社团太阳社毫无征兆的向鲁迅先生发起了攻击。

郭沫若以杜荃为笔名,发表了《文艺战线上的封建余孽——批评鲁迅的我的态度气量和文章》一文,在这篇文章中,郭沫若把鲁迅比喻为封建余孽、二重反革命、法西斯。这三个比喻,放在那个时候,无异于是挖人祖坟,鲁迅看到后大为震怒,自此二人结下了仇。

从愈演愈烈到彻底休战

对于郭沫若的行为,鲁迅大为恼火,可又无暇顾及,而郭沫若在1927年已经留学日本,1930年,鲁迅发表《我和语丝的始终》大肆批评郭沫若及其所在的文学社团,于是郭沫若回文反击,两人的矛盾再次被激发。

1931年8月,鲁迅在上海社会科学研究会进行了名为《上海文艺之一瞥》的演讲,以郭沫若为主要批评对象,进行攻击,鲁迅先生的文章,素以批判现实为主,文章中的词尖酸刻薄,甚至夸张了一些事实,这场火药味十足演讲震惊了整个文坛。

消息不胫而走,被人印制成册,翻译成日文在日本发表,没过多久,一篇名为《创造十年》的文章发表,正是郭沫若为反击鲁迅所编写,这三次交手将鲁郭二人之间的争斗推到了顶峰,但可观去看,他们两个人的文章都有些言过其实,夸大成分的因素,不能说是完全真实。

但仔细想想也正常,“骂急眼”的二人,都恨不得将对方踩在脚下,又怎会顾忌那么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帝国主义的行为已经算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在这生死存亡之际,举国上下的文人墨客们纷纷放下争斗,一致对外,鲁迅和郭沫若之间的关系得到了缓解。

鲁迅率先表态,在其作品《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一文中说道:“我很同意郭沫若先生的国防文学是广义的爱国主义的文学”和“国防文艺是家关系间的标志,不是作品原则上的标志意见”。

无论有着怎样的矛盾,但在真正的大是大非面前,他们还是能够分得清主次,此时,国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家国面前,一切的个人恩怨都不再重要了。在鲁迅看来,郭沫若是他的仇敌,却也是他的同胞,家人,既然是自己的家人,又何谈恩怨呢?最终,这场持续了近十年的斗争以鲁迅先生的止戈为武画上了句号。

三人成虎,传世名言真实性为零

鲁迅和郭沫若,都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瑰宝,可人无完人,鲁迅不满包办婚姻,在成亲之后逃往日本,而郭沫若更胜一筹,原配妻子张琼华苦等丈夫66年,第二任妻子佐藤富子为了他与父母决裂,在最困难的时候一直不离不弃,面对郭沫若的不辞而别,她含辛茹苦,独自抚养六个孩子长大成才,结果却等来了丈夫与他人喜结连理,落魄回国的结果。

第三任妻子于立群,在郭沫若死后得知丈夫与姐姐有染,受不了打击而自杀,郭沫若三段婚姻的女主角,每一个都可谓是死心塌地,然而换来的都是郭沫若的一次又一次伤害,所以在后世评价郭沫若之时,都会给他冠以渣男的帽子。

以至于每每出现郭沫若这个名字,网友的评论都是负面占据了大多数,确实,他的成就不可否认,可在感情这一方面,他算不上是一个敢作敢当的男人,而反观鲁迅先生,她与许广平的一生却显得那样的弥足珍贵,令人羡慕。

就我个人的看法,两个人得斗争由郭沫若发起,由鲁迅先生所结束,两个人得成就不分高下,但综合的来看,鲁迅先生的人格光芒是郭沫若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的,至于为什么会说出那句“远看是条狗,近看郭沫若”,在这要提一下这句话的完整版:“远看是条狗,近看是条东洋狗,到了眼前,哦,原来是郭沫若先生”。

可以很负责的说,鲁迅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这句话,翻遍鲁迅大大小小的作品,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记载,鲁迅与郭沫若的斗争堪称文坛中的一段佳话,广为流传,但有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一件事,如果经过了三个人的嘴,那么这件事的本身含义可能就已经出现了错误。

最显而易见的,就是我国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里,单刀赴会的主人公是鲁肃,而非关羽,周瑜也是一个心胸宽广而非气量狭小之人,只是人们错误的将演义当成了事实看,从而忽略了真正的事实,以致于三人成虎。

其实很多被人们奉为真理的名言都是假的,随着网络的普及,打着真理名义发布言论,却将野史当做事实,以至于真正看书的人越来越少,渐渐地,别人想让你看到的就变成了你想看到的,而真理最终淹没在人言可畏中,不得不说,这当真是十分的可悲,可叹。

    0
    相关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