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文学 >

云南玉溪诗群诗歌作品专辑

本期推出云南玉溪诗群10人:张尚锋、赵丽兰、夏昭华、周兰、李发荣、木槿子、邬跃武、袁岚群、张小卫、孙建忠。感谢诗人夏昭华组稿。

 

张尚锋的诗

张尚锋

三锋,原名张尚锋,湖南湘乡人。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军事指挥学院,现就职于云南省玉溪市文联。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潮》《解放军文艺》《军营影视》《散文百家》《边疆文学》《云南日报》《滇池》等军地刊物。

◎寂寞令

雪白的事物是没有预谋的
不要怀疑
它覆盖不住蠢蠢欲动的春天
与炉火为伴的寒夜
适合打开一瓶风花雪月的啤酒
让冰冷的瓶口喂养火热的唇
有凉风在过道穿过,绕过脖子
不浓不淡的液体在千回百转的肠道里
打探来时的消息
世界陷入无声,你也沉默不语
一个转身,我们都已不在原地

向一场不打招呼飘然而至的雪花致敬
它让我猝不及防地找到了自已的影子

◎哀牢山上,谈及命运

奋力登顶后,白云就放下了身段
与我握手言和
白云有多高的头­
我们就有多高的抱负

途中,谈及一个女人
日出而作,日落也不归
在太阳下低头,在月亮下也低头
一生都在忍气吞声,苦练柔术

山顶上,又谈到那个女人
掉下来一个柿子,在头上开花
仿佛在提醒
我们想要见的那个人
已经不在人世

◎此时

大马士革夜空的烟花,不断在
世界各地刷屏
毫无意义的是
俄罗斯与美国,还在
就叙利亚政府军
有没有使用化学武器
各执一词
遥远的安理会
除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从来没有过一致的表决
突然想起拿彼仑说过的一句话:
“中国是一只熟睡的雄狮
如果醒来世界都会为之震惊”
而此时
我正躺在摇椅上假寐

◎猜灯迷

读古诗与猜灯迷
是两个不错的爱好
她总能让我心生欢喜

孩子又出题:
“千里戈壁,打一城市名”
而老父亲恰好打来电话
声音嘶哑

问我何时再回长沙

◎灵堂

锁呐哀怨,黑发人哭
念祭文的道长娓娓吟唱
一个亡灵一生的悲苦
一个诗人恰好从祭奠的灵堂走过
脱口而出
原谅我这一生不务正业误入歧途
原谅我这一生咬文嚼字时光虚度

 

赵丽兰的诗

赵丽兰

赵丽兰,居澄江。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大家》《星星诗刊》《滇池》《边疆》《边疆文学》。

◎唐卡

想用朱砂,画菩萨的笑容。想用后半生
等一幅画。远行的人,一路向西

不要告诉我,今夜,住哪家客栈
海拔太高,我怕缺氧。怕男女混住的大通铺
太硬、太冷、太吵。怕菩萨,晓得太多的
人间事

◎省下一点力气

用力猛了些。要它脏,它就脏了
省下一点力气。怎么宠,都只是
小坏小坏的。去留下一些空白
去让雪,落下来

等白,填满白。等旷野,没有了路,只剩
一场雪。等雪,来不及干净。最多说出
两个慈悲的人相爱,亲吻时,口水
是甜的

◎野生的美好

要在光的照耀下,才看得到影子
我的影子,有一点点悲伤
悲伤,是人世间,野生的美好

我钻进草棵,猫着腰。怕被光照耀
怕这摇曳的美好,冒犯了
那些正在掉落的小果子
 
草的深处,盛开着朵朵小花。野姑娘一样
它的影子也是。光,不敢在它的花瓣上
多一会儿,停留

◎冬至,去上坟

添一把土,土就长大一点,坟就高出地面一点
那个埋在土里叫赵纯的人,入土,就深一点
坟,离天空,就近一点

有一把土,失手,泼在了几瓣小野蒜上
为了成为一粒种子,大多的事物,都抢着
等土来埋

◎她睡在荒野里

早年,她睡工厂的硬板床,听追魂鸟
整夜整夜叫唤。她怕,有人提酒而来
将她灌醉,和她争那张,小小的
硬板床

后来,她学会了和自家男人,挤一张床。学会了
拥抱、亲嘴、抚摸、尖叫。学会了生孩子,学会了
一个人去医院做人流。再后来,她学会了冷,学会了
左手抱着右手

现在,她学会了,一个人睡在
荒野里

◎一头猪的哼哧

一头猪被唤出厩门。它哼哧着
长一声,短一声。几个壮汉,扳倒猪
有那么一会儿,猪身上的温度,让他们弯腰
假装,到处找刀

春天的花,白一朵,红一朵,开着
一把刀,一下进去,一下出来

◎空房子

山中,一所房子,空着
清风,可以进来。明月,可以进来
山神,可以进来。那个守山的人
如果想回人间看看。门,没关

他在春天种下的洋芋,秋天,挖走了
空出来的地,风吹吹,洋芋
又开花了

 

夏昭华的诗

夏昭华

夏昭华,曾用名夏毅,行伍出生,原籍四川广安,现居云南玉溪,有诗歌散见报刊和网络,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召唤

我看到无数雨珠争先恐后扑向大地
摔得粉身碎骨,都变成了水
我也曾把手伸出房檐,把手张开
那些被我捉住的雨珠,在我的手中
瞬间,就失去了形状和色彩
而在青草尖上,或莲叶里,葱绿的树叶上面
它们又可以重新聚集成滚动的雨珠,仿佛
那些植物都有自己的灵魂
仿佛它们听从了神的召唤

◎己亥年七月初八.立秋

一列高铁运载的秋天
正急速奔驰在路上。已近凌晨
我们喝着酒,感叹岁月又转了一轮
有人轻轻唱起《粉红色的记忆》
大家推杯换盏,猜拳抵押易碎的时光
那棵树突然晃动一下。就有叶子脱落
像忧伤,落在黎明
秋天已经站在窗外,我想停下匆匆的脚步
时光更迭如流,一个俗命之人
终难磨砺出佛祖的肉身

◎线装书
 
每个人劳碌奔波的一生
到头来,只是一本
署上自己名字的线装书
书名叫做人生,书页比树叶
易碎、易腐、易降解
内容空空如也。尘世间
没有一处保存它的博物馆
最后所带走的,只是
你遗落在人间的一些灰烬
那本拆得零散的线装书,你把册页
部分给了你的亲人,留下一些
给了同事和朋友,而最多的也许,你给了某个深爱你的情人

◎遗忘

在一座高耸的商务大楼上
我会在繁忙的间隙,望望窗外
看晨曦,看暮光,有时
把手伸出窗外,总想抓住点什么
我什么也抓不到。目光所及
远处的龙马山,五脑山
近处的柴家山,它们比我高出很多
经常和我一起,看城市车水马龙
忙忙碌碌的人群,穿过斑马线
在抚仙路上,我带着自己追赶梦想
从少年到中年,无数次从这头赶到那头
孤独奔跑在未知的路上
窗外,那些一闪而过的事物
已渐渐陌生,或遗忘

◎门楣上的菖蒲

悬挂在门楣上的菖蒲,几近干枯
灰暗的躯体体香贻尽。不到端午
我们不会取下它,我和爱人愿意相信
这是一把悬挂在门楣上的利剑,能避邪

年年岁岁,每到端午节
就会有新的菖蒲、艾蒿,来到这里
重复相同的命运。我的母亲
一个在端午节出生的女人。她的前世
似乎与这棵属性相同的草木,有不懈之缘
童年时,在端午节这天
她用菖蒲和艾蒿熬水,让子女沐浴
淡淡清香渗入体内,在血液里流淌
母亲笃定,菖蒲和艾蒿是避邪良药
这个善良迷信的女人,已经逝去多年
但我一直相信,她没有离去
整日守着这扇形单影只的家门
就像此时,门楣上悬挂的菖蒲那样

 

周兰的诗

周兰

周兰,女,云南澄江人,中学教师,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歌写作爱好者,有诗作发表于《大家》 《边疆文学》 《滇池》等刊物。

◎土上

世间万物,一些在土上,一些在土下
一些把另一些,送进土

土上,祖父赶马,种花,酗酒
之后挖煤
最后,他把自己送进了土
那年十月,土上,缅桂花还没有开败

◎干净

我想,我是个有洁癖的人
一心要干净

房间要干净,衣服要干净
身体要干净

你说,冬天的时候你要来
我洗了棉被,洗了睡衣。还有
窗玻璃,也要洗干净

这些事,我从春天一直做到冬天
如此执念,只因为我想用干净
来盛放干净的星光

◎一朵

她翻身的时候,听见
木板床嘎吱作响

月光,一朵又一朵
挤进来,开满小小的木屋

她说,月色真好啊
看时,月光落在她的嘴唇上
小小的一朵

门外,南盘江上
月光也是一朵一朵的

◎慢一点

起初,慢下来的,是风的速度
花开的时候,慢还是不够

谷堆山的桃花,一些开,一些谢
一些,被风偷走了几瓣,又被尘土埋了几瓣
赶路的人,滞留在路上,等我走上去
抱住他,哭一场。求春天,慢一点
再慢一点

◎嘘云寺
 
春天,我穿了白色长裙
在漫长的山路上,走了很久
我们,沉默不语
 
只有风,吹皱了我的裙摆
只有江水,醒来的声音
只有莲台上的佛祖,低眉浅笑
 
想要大声告诉你,天上的云
那么白,那么静,那么美
又害怕佛祖,洞穿了我的心事

 

李发荣的诗

李发荣

李发荣,彝族,1988年生于玉溪峨山,文艺学硕士,云南省作协会员,诗歌及文学评论见《滇池》《边疆文学文艺评论》等,现居峨山。

◎匿名者
 
草莽退去,云山深处,坟冢相互指认
线条简单、隆起,石碑上的名姓还会被后人
反复冲洗、使用,直至变成一件又一件旧什
而豹子凶猛,它死死咬住一头雏牛
双膝跪地的男人,于手起刀落间已将牛
阉割干净。给牛松绑的是它的主人
眼里的黑多过白,宽恕多过隐忍
驼背的母亲怀抱巨石一动不动
在儿子大喜的日子她也没能挺直腰杆
知了还在万年青树上,一声接一声地叫
葡萄藤上结着去年的叶子和旧衣物
仍赤手空拳

◎暴雨

擦拭马匹的乌云,内心种着闪电,也种着
谷粒。大雨落幽燕,惊弓之鸟藏身芭蕉叶
层层如履,覆盖。脚印像脐带,血液
泥石流死死地抱紧某颗牙齿,借助暴力
她要撼动根深蒂固的失眠。倾盆而下
避雨之人在树下敲打锄具,蓑衣全湿
漏网之鱼,四野寂静,万事已成
母亲的年轮被绿汁江冲刷、掩埋、照亮
黄昏,正逆向驶来,从积满哀怨的水塔里
捞出陈旧的钟声

◎老房子
 
缓慢的事物,影子找到我们
墙头的瓦片更青,南方的冬天起了皱纹
陈皮,依旧橘黄,在灶头上。牛铃无声
疲劳,即将坍塌。应声倒下的,还有
不死鸟的羽毛,年迈的母亲
石头咬紧石头。查无此人,注销,旧址,壳
谁要找回那些遗失于尘世的声音
比邻而居的人,枕着夫姓,身世,噩梦
连夜打开自己。秋风,还尚未向一扇木门
和无家可归的人敞开,如数交出自己

◎左撇子
 
白纸上有秋天的落叶,命运之神悬空,倒置
凶手一无所获。左撇子除了河流
前途未卜的爱情,剩余的瘀血仍未清洗干净
刀口,涉世未深,掌心已由另一把刀填满
拳头举起,幻想的敌人一一退潮
如一道闪电放下飞鸟和它身上的羽毛。弓箭手
读懂了石头的纹路,杂草丛生的内心。他要
拆解卦象,摊开稻、黍、稷、麦、菽的案阁
在一件破袈裟下,尸骨深埋人间良方
长跪不起的阴魂,在先人的墓碑前遭遇堵截
他还要试着说出那些难以启齿的命运
和不安

◎无骨之舌

一个哑巴深夜敲门,消声器还在他体内
炊烟,无骨之舌遭遇锋利,暗流捆住石头
黄连之苦,内伤,鲜血于白齿之下
无骨之舌说出谎言,纠缠,深入无底
更有鸟鸣在喉咙深处,有火药和孤胆
他需要比划,需要手舞足蹈,需要烈酒
需要于无声处和逆来顺受大干一场
他指心脏,指杂草丛生的脑袋,指身后事
散布春天的谣言。那些逃犯和盗梦者
从明朝的棺椁里掳走珍宝,哐当一声,关上门
把自己反锁在里面

0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