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文学 >

书评人眼中的诺奖得主汉德克:几乎没有在世作家能跟他相比肩

荔枝特报专稿 记者/周诗婕 实习生/邹雪

当地时间10月10日,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授奖词为:“凭借着具有语言学才能的有影响力的作品,探索了人类体验的外延和特性”。

长期关注汉德克作品的中国书评人、作家赵松在接受荔枝新闻采访时说,汉德克获此殊荣,是“因为当今在世的作家里,总体文学成就与影响力能跟汉德克相比肩的,几乎没有了”。

三个关键词介绍汉德克:质问、不妥协、创造力

彼得·汉德克照片 图/法新社

彼得·汉德克照片 图/法新社

“质问”、“不妥协”、“创造力”,是赵松选择向人们介绍汉德克的三个关键词。他引用汉德克的一段话:“我在观察。我在理解。我在感受。我在回忆。我在质问。”向我们描述他眼中的汉德克。

1966年,初登文坛不久的汉德克就在著名的德国文学团体“四七社”聚会上,质问前辈作家们墨守陈规的创作方式。汉德克毫不妥协地坚持文学艺术的独创性和独立性。这是他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到今天,在文学创作的各种体裁上都始终保持非凡创造力的重要原因。

在大众印象中,汉德克对传统文学形式的反叛常常使他本人被打上“标新立异”的标签,对此,赵松认为实际上汉德克的写作始终都在致力于延续以乔伊斯、普鲁斯特、卡夫卡所开启的现代文学传统。

他说,汉德克跟几位前辈大师一样,反对的都是那些早已腐朽了的传统文学形式和观念。他对真正意义上的传统文学经典始终充满敬意,甚至声称他愿意归入十九世纪作家的行列。事实上,虽然现代文学的创新精神在文学史的层面已是常识,但从大众的接受上来看,仍然是迟滞的,任何时代的大众文学趣味基本上都是模式化的流行作品,因为阅读起来没有难度,容易满足普通人的移情需要。

汉德克:“黑暗与焦虑中的漫游者”

2013年1月,世纪文景出版公司出版了小说集:《守门员面对罚点球的焦虑》。在为这本书写的书评中,赵松把汉德克称作“黑暗与焦虑中的漫游者”。

他写道:“汉德克笔下的人物所进行的漫游更像是在无边的黑暗中进行的,而且在那些看不出头绪的场景与细节里也实在感觉不到什么日常意义上的有趣的东西,那所谓的黑暗也并不是物理现象,而是漫无边际的焦虑状态。他们在行动,可是没有目的,没有动机,没有动力,也没有停下来的理由仿佛世界本身以及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台永动机式的装置,而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在身不由己地永动下去。”

赵松阐释道,不管是在欧洲文学,还是在德语文学的传统里,“漫游者”始终是个重要的题材。而《守门员面对罚点球的焦虑》这本书里所收的两部小说《守门员面对罚点球的焦虑》和《推销员》,塑造的人物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漫游者”的现代形象,展现的是现代人在工业化社会中充满焦虑、无所归依的精神困境和分裂状态。就像汉德克自己所坦承的:“我自己就是个漫游者,就像一支箭头,需要发射出去。我无法想象一个故事中的人是静止不动的。我不做观光旅游,但我喜欢四处游荡。只有通过运动,我才能体验到安静。这种漫游是我和自己之间的妥协,是一种我和自己之间的缓和,因为我是个精神分裂者。”

赵松:阅读汉德克使我保持质疑、追问与谦逊

在汉德克的作品尚未独立成册在中国出版之前,赵松就从一些杂志上或是戏剧作品选中读他的作品,2013年,《汉德克文集》在中国出版,包括赵松在内的中国读者得以深入阅读,从而更多地了解这位独具人格魅力的奥地利作家。

阅读汉德克,让赵松觉得他从未停止在写作上勇攀高峰的步伐。回顾汉德克的文学创作之路,他表示,汉德克专事写作以来,他的每部作品都展现出对于形式创新的不懈追求,他对世界的观察、理解、感受的方式是在不断更新的,他作为作家的独立精神和质问的态度从未衰减,他对于人类意识层面的探索从未停止。

作为中国先锋写作群体“黑蓝文学”的最早成员之一,赵松目前已出版《抚顺故事集》《积木书》等多部作品,谈及汉德克对自己的最大启发,赵松说,“就是在写作上永远不要固步自封,始终对现实世界的种种现象保持质疑追问的精神。”

    0
    相关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19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