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文学 >

阿多尼斯:我看到叙利亚的悲伤,唱起无声的歌咏

阿多尼斯:我看到叙利亚的悲伤,唱起无声的歌咏

几天前,一位在战争中幸存的老人,在满目疮痍的房间里听着唱片。这看似平静的画面之外,是战火纷飞、生灵涂炭的叙利亚。这个有着几千年文明与繁华的国家,如今山河破碎,数十万人被迫踏上逃亡之路。

另一位老人,享誉世界的诗人阿多尼斯,出生在叙利亚一个叫做卡萨宾的海滨村庄。因为贫穷,他13岁时尚未进入学校读书,但庆幸的是,父亲虽是农民,血液里却继承了阿拉伯民族对诗歌的热爱。在父亲的引领下,他进入了阿拉伯古典诗歌的奇妙世界。

然而因为战乱、政见不合等种种原因,在1956年,他却不得不以流亡者的身份前往邻国黎巴嫩谋生。此后便定居在黎巴嫩,创办杂志,在大学任教。

“阿多尼斯是阿拉伯世界的伟大诗人,他之于现代阿拉伯诗歌的意义,恰如艾略特之于现代英语诗歌。”这是挑剔的西方评论家们对他的巨大褒奖。

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1930- ),原名阿里·阿赫迈德·萨义德·阿斯巴尔,叙利亚著名诗人。

在诗歌创作中,阿多尼斯践行着自己极具革命意义的诗歌理论和文化思想。也正因如此,他被称为阿拉伯世界的“鲁迅”。他是天然的叛逆者,他在诗歌中说:“小草在狂风面前低头,但它决不听从狂风的话语。”正是这些激烈的批判与呐喊,在阿拉伯当代文化的死水中激起漪澜,让人们看到了阿拉伯文化变革与新生的希望。

祖国与民族不幸的现状,是阿多尼斯忧伤与悲愤的根源。诗人长年寄居他乡,素以“精神上的流放者”自居。然而,在他心目中,真正的流放地却“只有在写作中、尤其在诗歌中才能找到。”他在诗歌中诘问战争,书写着自己的愤怒,悲悯,批判和希望。

作者 | 阿多尼斯

战争

(选自“镜中丛书”《时光的皱纹》)

战争——
时光拄着死者骸骨的拐杖行进;
铅,在眼睫编就的毯子上大张宴席。
骷髅倾倒着献血,
另一些骷髅在酣醉中呓语。

战争——
锁链,在被折断的颈项的庆典上行进。
历史是脚,岁月为屐。
战争——
……
太阳几乎在央求阳光:
让我目眩吧,好让我眼不见为净。

战争——
头脑长了霉,
思想的褴褛当成了飘扬的旗帜。
有谁问“人安在”?
谁能确定这便是我们的大地母亲?
每一个瞬间,
都有一个爱的家族尚存的成员死去。
玫瑰忘记了如何散发芳香。
战争——
荒诞在书写,死亡在阅读,墨水是尸体。
战争——
毒咒的母牛用虔信的刀具修理脸部,
仿佛生命是一个过错,
要用杀戮予以更正。


祖国

(选自“镜中丛书”《时光的皱纹》)

为那在忧愁的面具下干枯的脸庞
我折腰;为我忘了为之洒落泪水的小径
为那像云彩一样绿色地死去
脸上还张着风帆的父亲
我折腰;为被出卖、
在祷告、在擦皮鞋的孩子
(在我的国家,我们都祷告,都擦皮鞋)
为那块我忍着饥馑
刻下“它是我眼皮下滚动的雨和闪电”的岩石
为我颠沛失落中把它的土揣在怀里的家园
我折腰——
所有这一切,才是我的祖国,
而不是大马士革。


统治者的境况

(选自《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他的大脑是谬误的
但他的宝座是正确的
国家向他弯腰
向他的车轮弯腰
不容辩驳之理的境况
我不怀疑:神话驱策的马群
在杀害它的骑士。


(选自“镜中丛书”《时光的皱纹》)

……

他属于一个国家,却无法在其中居住;
他居住在一个国家,却无法归属其中。
他的名字是罪过,犹如一颗石子
在历史的脸上滚动。
每一部伟大的作品, 总能同时催生
秩序与混乱。
我的祖国和我 身披同一具枷锁,
我如何能同祖国分开? 我如何能不爱祖国?
祖国——其中的牢狱, 始于国歌。
你真正的凯旋,在于你不断地毁坏
你的凯旋门。


茉莉花

(选自“镜中丛书”《时光的皱纹》)

大马士革的茉莉花,没有利齿,
没有头盔。
请把花留给它的梦幻和热望,
留给恋爱的人们,
请让滴自花蕊的香烛,
将璀璨而迷人的光亮,布满叛逆者的路途。

    0
    相关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