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评论 >

陈亚平:欧阳江河诗歌艺术哲学综述(2)

陈亚平:字形就是从视线演绎到内心的事件形式。拿语言感觉来说,你们西方人认为语音,才证明心灵在场。相反,我要说,汉语语形就是心灵自制出一种在的出场。汉字象形的本领,就算不全部从视觉上模仿眼中事物,照样可以凭心灵的看,创造出一个完全甩开眼中自然物的,而象征着已超越经验世界的图形,这就是汉语语形专门有的指事,它让抽象图像的字形,附带一种更高层次的在黑暗里模探的修饰性质。我一直撇开东西方的古典修辞语格,专门只研究好看的汉字字形视觉和默音听觉,那种所特属的、能感发出图画性的修饰效果,我发明为“字形知觉潜修饰效应”。举个《看敬亭山的21种方式》第15段例子:

透过李白的目光
与敬亭山两相对视
但谁是李白之外的
第三个观看者的目光呢

诗中“第三个观看”的“三”的字形,就是完全甩开眼中模仿自然物而象征超越经验的图形。“三”的字形,是靠心灵可演绎,又可眼见的一种创造的图形,来让心灵出场。它凭心智自制出来的带有幻想的抽象痕迹,附带了一种超出自然的单一性优美。我要说:先验无外在,经验无内在,两个都不能离开对方而存在。只有让超出自然图性的心灵造像的先验摹写,和眼中视觉影像的诡异的复合,才能让汉语字形的视觉图像在内心附带它的空图。空之死,就是存在之死。也是境界的虚之死。

亚里士多德:最明晰的风格是由普通字造成的。

陈亚平:我们这边的汉语诗的普通字,实质是诗人心里,灵魂随着字体最净化的图像,得到的最可靠的感觉原型,比如说口语字形。我敢说:一个减少了修饰的口语字原型,可以推出另一个转化成特殊修饰字的存在。默读的口语是潜在的音语、音气、音程的相合,委身于口语的简语,就是口语的形语和形气的相合。感觉一个特殊字的复杂意思,就是感觉它,从哪里由来的产生部分是咋个和自身互相连着的。普通口语字那个净化字形的图像,是净化了的心灵的一个模型。净化的口语字是心智给自己创造的净化心思的界限。净化的普通字,像雨滴说话的声音,带有风转身的安静。《看敬亭山的21种方式》有两段对普通口语字形用法:

在众鸟身上睡去
在孤鸟身上醒来
睡与醒之间
你就和李白一起飞吧

与敬亭山对视
古人平静下来,
而你也将平静,因为你将看到
词所确信的虚无是真的

我要说,简单不等于表现最低的东西,复杂不等于表现最高的东西。诗句中“身上”、“谁去”、“一起飞”、“下来”、“真的”这些普通口语字形的线段、形层、点面、虚置、交错、扭结的优美图像里,可以听到青铜的远光里,发出风,横扫嘴边的转滑音。

在众鸟身上睡去
在孤鸟身上醒来
……
但谁是李白之外的
第三个观看者的目光呢

诗句“睡去”、“醒来”、“之外”、“第三个”日常生活语言,产生出水落岩下的滑速,气韵在推、撞、拖、进,然后又回滑到半空中,透出水的金属,用回流的音步对内心做出环绕运动。

有天赋的诗人总是能用神判别的感官,来作模口语的秉性,把口语当成书画,音阶,和一种灵魂的真音来用。但口语本身有刺,会伤着那些作诗走不来路,就想高飞的人。

亚里士多德:诗人与其说是韵文的创制者,不如说是情节的创制者。组成情节的事件必须严密布局。情节就是事件的组合,是事件的结构。发现,指从不知到知的转变。

陈亚平:我看,情节,就是灵魂做出螺旋的遨游。《看敬亭山的21种方式》12段这样设计情节:

你唯一要做的
是把飞翔计划放进鸟笼
把鸟笼放到天空深处
就像把床垫放在大海上
然后,在波浪中躺下

诗句从“天空”,突转到一个用比喻造成的“大海”,让事件的变换,从无的空,到有的空。诗句的情节有时候,好像水雾上卷,回旋,斜降,然后和天边的虚云,含气而重合。有时候,诗句情节好像又带着金属的曲纹,把回旋的空气延绵在交叉时间带坡的矿脉中。比如,21段和16段:

不在的目光,看得更为遥远
看到李白一个人是一群人
看到敬亭山在众山之外
是孤山

坐在敬亭山顶
与坐在天空深处的李白
对视百年:这美妙之极
但只对视三分钟更为销魂

这两段穿着情节外衣而又带着思辨螺旋气流的诗句,让我联想到诗人周瑟瑟那种演绎白话小说诗情节的卓越叙事天赋,有点像古希腊诗人萨福。周瑟瑟能把现成的流水万事,硬改成诗。擅长凭情节作模出梵性的感觉,造成气场的流动。他让情节,直观如水纹,随心而闪变,叙述是靠近树影的慢风,天分开云两边的河水,叙人的开端绕过原点的蛇形线,中间带有空音的峡谷平面。事态的交汇点在两个影子的构架中,布满在梵音的南方,叙事的三个积层中,气韵的平稳点又有落水的跌宕。

亚里士多德:掌握隐喻词的用法尤其重要,可以说这是伟大天才的标志。

陈亚平:我的哲学作品,是专门用思辨的心看和隐喻的眼看,相复合的办法。我敢说,隐喻的内在是思辨,思辨的外在是隐喻。《看敬亭山的21种方式》长诗第14、17、19段可以论证:

当李白坐在身边,你看不见他
当他不在了,你看见的任何人都是他
赞美这两种盲目
以及它们之间的交叠目光吧

诗句“你看见的任何人都是他”中的“都是他”其实是指“都像他”。词句“是”做出侧脸、扭头和匍匐,藏着匿踪的“像”。博尔赫斯要拒绝隐喻,不过是用隐喻的层次拒绝隐喻的更深层。试看这段诗:

睡鸟的脚步从李白身上
走进一本读完但没写完的书

诗句“睡鸟的脚步从李白身上/走进一本读完但没写完的书”,隐喻的第一层次意思是:语言会朝向无限境界。隐喻的第二层次意思是:词语处在诗的无限意境中。隐喻的第三层次意思是:“睡鸟”隐喻“词语”、“诗的空白意境”隐喻“李白”(“李白”隐喻敬亭山)、“读完但没写完的书”隐喻“思与诗是互相的无限”。这隐喻的三个层次,就像三个点,碰到了一个平面,这三个点,可以处于超过平面的状态,跟脚到达这个平面的另一头。好比诗句所说:

观看的目光也想飞
但天空已被深埋
要飞
你先得从大地深处
把整个天空挖出来

这段诗的隐喻表现,我命名为:视觉动词所引导的有运动振幅的隐喻。诗中,说者隐喻成听者,听者隐喻成看者,看者隐喻成思者,虚无隐喻成存在……,这是长诗《看敬亭山的21种方式》擅长对变化做思辨的分水岭。欧阳江河用的隐喻是不断变换纹理的波痕,带着影像内部的路径,从史前的天边垂直穿过。交叠的刹那中,让风卷着两边的闪电之舞,远方迂回在峡谷深处,彼此交织的气流,回旋在飘逸的空白中。从一种可见到另一种虚无,螺旋之路充满交错的段落。

长诗《看敬亭山的21种方式》,证明了欧阳江河集合三个时代创造的一体复合,它凭附着身临的灵魂之眼,超越了普遍的写与听,和思所知的双重形式。诗存在的旁观和直观的虚无,是守恒的,没有境遇性的,没有角度限制的,没有时间流的。

《看敬亭山的21种方式》从《玻璃工厂》的思辨原理中,推进的循环了一步,但在外在方面没有显出它支配思索的痕迹。在每一点表现的迂回的虚构上,没有过分的面向读者,而是单凭它,对诗的精神原理的纯真起因,最高的构思,把思辨上得到的智慧跟随的磁力,放在了诗的视觉和听觉上。就像空气涌动的水,虚空是变化的永恒真相,真相是虚空的永恒变化。《看敬亭山的21种方式》启明着第一思,借助一个空间所发生的初始特征的现身,到后发的事物对意识显现的运行。

2018年4月4——4月7日

0
相关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19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