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文学 >

韩文戈:要命的事(6首)

  发光
  
  我们发光,是因为万物把我们照亮
  比如生下一百天,陌生的养父母就收留了我
  给我内心储备了足够的能量
  自此,一生,我都会在人群中与时光为伴
  一些人老了,一些事远离了我
  另一些人、事又来到我面前
  他们发光,我们发光,万物在身边歌唱
  遥远的星星呵护着我,像死去多年的亲人
  它们垂下了天鹅绒的翅膀
  
  从蒙古高原吹过来的大风
  
  从蒙古高原吹过来的大风
  到我面前一米处停下来,渐渐平息
  四周的草木也都变得安静
  人世带给我的愤怒
  到达我心里也是渐渐平息
  面对人群,我宛若一潭秋水
  
  整整一天,最后的日光
  总要被黄昏所收容
  黄昏如传说中那只西山顶上悬挂的葫芦
  对于万物,我也是大地的尽头
  海洋在我脚边,天空在我心中
  它们都将被微小的我收容
  
  马年的马
  
  我看到,人体各个部位在岁月深处的反光都这么美
  你的乳房和臀部安静和激动都这么美
  宇宙在人的头­上展开浩瀚的星空图这么美
  运动的星辰像马年的马这么美
  人们内心藏起的哀伤也是这么美
  
  我听到老木吉他在森林那边弹响
  有个人在银色昆虫中间弹奏着往事
  他一下下弹奏,像我衰老的心跳重又年轻
  他一下下弹奏,是万物的泪水
  顺着人体衰老的反光往下掉
  他一下下弹奏,一面正午的镜子在山谷间崩裂
  他一下下弹奏,噢,在告别中
  马蹄携着马蹄铁踏过了不朽的大地
  
  去车站接朋友
  
  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打来电话
  某日他要经过我的城市
  转车回他外省的老家
  同行的还有另一人
  也是我们多年的好友
  只是这些年,老朋友们音讯全无
  这真是一件开心的事,回忆当初
  青春剽悍而又残酷
  我到宾馆预定下最好的房间
  备下好酒,计划故地重游
  那一天,去车站迎接他们
  我只看到给我电话的兄弟独自一人
  却一脸疲态
  背着一个黑色行李。那时白天快接近结束
  暮色渐渐在城市上空升起
  当他看出我的诧异
  默默地,把黑色行包轻轻卸下
  然后说:他,在这里
  
  要命的事
  
  要命的是,我再没力气远离那些不想见到的人
  和不想听到的事
  就像空气,他们无处不在
  
  就像空气,我根本就无法远离
  我让它们在体内自由进出,要命的是
  我每天都在无奈中,还要借助他们得以存在
  
  在霜降,在立冬
  
  冬白菜大军,土豆大军,落叶与蚂蚁大军
  拥满了世界,都在回去的路上
  
  羊群与干草大军,树枝上的红山楂大军,秋蝉与鸿雁大军
  都等在深秋的窗外
  
  菱角大军等在秋水里
  麦种大军撒进了土,等待第一场雪
  
  野罂粟大军隐于它自身的疯狂
  等待火的伤口
  
  我们则自称人的大军,命名与判断的刀斧手
  拟写着野兽的秩序,以及悼词
  
  让黄蜂盖起纸浆的房子,照料剩下的蜜
  让啄木鸟备好劈柴,照料独自的腐朽与温暖
  
  让主妇储好青菜和粗粮
  照料我们的家
  
  在光抵达不了的地方,是无限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是寂静的虚无
  
  (刊登于《诗刊》2015年11月上半月)

    0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