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文学 >

韩文戈:远处的寂静(10首)

  ◎论努力恢复一种伟大秩序的不可能
  
  早晨的花朵只是为了午后的果实
  有时也为夜晚的蝴蝶
  而玫瑰为反目之前的情人。
  一双手在光芒里忙碌,最后在虚无中垂下
  宝石的光芒从植物上垂落
  等待降生的人最终仍没降生,随即萎顿
  这双手被另一双手捉住
  递给更大的虚无。
  
  有人在死后
  让更多活人修建深处的陵墓
  石头的车马、大象奔腾在白昼
  牌楼下行进着列兵与灵魂,他们正穿越北风。
  有人为时间写下传记
  然后又回到时间里
  就像死亡在黑暗里服侍黄金
  天空服侍受伤的鸟翅。
  
  我写诗只是担心自己会遗忘
  把沉睡的事物唤醒,领回到曾经的秩序。
  有时我也是更多的人或者旧事
  我们潜伏在事物的阴影里
  等着尘埃阅读。
  我绕过了一棵树
  与另一棵树之间的沉寂
  它们跟月亮一起,向我撒落时辰的灰烬。
  
  2013-12-2
  
  ◎废墟之歌
  
  我们所见无非是花朵
  开在短暂的花期。
  天空下,遍布沙子、庙宇和王朝的骨架
  风用一年又一年的长度吹短他们。
  
  今天,我站在一条名叫还乡河的流水旁
  仍为古代的月亮所照临。
  月光从久远的树梢和屋瓦上倾泻
  穿透轮回,照着我日渐苍老的肉身。
  
  我就是一座还在行走的废墟
  被前世所修建。
  多么好啊,在一切的废墟上
  没有人不是在为新的废墟而忙碌。
  
  死亡这个黑老头有一双手
  像间苗或拔草,他剔除着人世。
  我羡慕那些燕山深处的羊
  它们陪着朝阳与落日,懒散虚度。
  
  一片叶子飘在空中,正落向大地。
  十万片叶子,也正在落向大地。
  
  2013-12-4
  
  ◎物之哀
  
  大雪时节不见雪。银杏树下
  几位老者,低头捡拾干瘪的银杏
  以延长寿命。在这衰败的初冬
  忧伤像雾霾弥漫。我知道
  那些树木、烟缕、鸟迟早也会成为人
  经历一次人的遭际
  我将给它们以中性的名字
  亲人的脸,春天的心跳。我还要
  让那远离故土的人成为一座异地的桥
  刮过秋风和半个夜晚的流浪
  挽留住以往夏夜的星光吧
  并倾听变老的人在流逝中回忆
  更多死者逃离了水分
  如一支干花,还插在带豁口的
  旧花瓶里,但这也只是徒劳
  候鸟在空气里颠簸
  永恒像另外的鸟,在自己的巢里
  察看易逝的万物
  秋天,逼迫众生交出秘密
  抵抗忧伤。乌鸦与喜鹊的翅膀拍打着
  树叶,落下尘土
  就在刚刚远去的秋天
  我曾回到岩村,迎头飘来唢呐的哀曲
  一个年龄并不很大的乡亲
  离开了人世
  
  2013-12-6
  
  ◎致陌生人
  
  为一个不存在的承诺而在农历里坚守
  这看起来比虚无还要虚无
  
  在一生的虚无中,我的爱仍在爱着你
  我的光交融在你的光里
  
  我的力量仍在给你力量
  我的温暖还在温暖你,以使活着的人活下去
  
  一条陌生的河汇聚到另一条陌生的河中
  一棵树扩展成一片森林
  
  是时候了,就这样怀着美梦、木头与灵魂的香味
  才不至于伤透心,不至于彼此绝望
  
  就这样,你来吧,站到老银杏树下
  向一棵银杏树祈福
  
  ——为同在世上的我们
  以及,我们同在的世界。来吧
  
  2013-12-8
  
  ◎此刻
  
  此刻,地球上,有人用雾洗脸,擦干泪水
  有人在深山的庙里,静坐在星宿下
  回忆俗世的日子,掐指细数光阴
  有人向下挖掘,埋葬,或寻找水源
  而乌鸦停在旷野的枯树上,对着人间发问,点名
  
  此刻,在我居住的这栋楼里
  有人在举办婚礼,有人正在降生
  有人咬紧牙关说:再给我一点点力气,一点点光亮
  有人饱受冤枉,渴望一双信任的眼睛
  也有人在午后提着灯笼,梦游到空气里
  他看到远方的海上,豹子成群疾驰,玫瑰流血怒放
  落日如同情欲的脸,疲惫,腐朽,厌倦
  
  2013-12-9
  
  ◎归来
  
  回到故乡,推开老宅的院门
  在草木芬芳的院落,在空无一人的瓦屋
  他总能听到
  遥远童年的喧响,空气里的心跳,无拘无束的哭号
  
  以及,某一个盛夏醒来的午后
  燕山高远的晴空上,缓慢流过的河面上
  那只早年的鸟还在鸣啭
  妈妈依旧呼唤着他的乳名——当她走了多年以后
  
  2013-12-14
  
  ◎当肉体让位给空气
  
  第一场细雪总算落下,山中寂静
  隆起的荒坟在时间的吹拂下散步
  他们看到了你。
  衰草与树间的风抖动。有时你会想到地下的人
  而下边的人也在想你。
  
  如同有时会想到,多年后
  谁还将倾听血液在你血管里流动
  并小声朗读你的诗
  当他的屋外正飘落细雪,当他正为某事发愁
  一边放下手里的诗集,一边走向旷野。
  
  那时你已离开多年,你知道
  世上本没有愁苦,太阳不会因你的空缺
  而沉没,你曾在意的人
  也不会如你所愿,所虑。曾经的爱
  早已成为荒凉的风,吹过碑上的文字。
  
  你追求的一生不再与你重逢,当灵魂与肉体分离
  当一个人离场,尚在者不会有更多的记忆
  你只是他的古人,有如提早走失的马匹
  或一个早年破损的农具,被丢进火里。
  肉体让位给空气,接纳雪,树木,或新来的你。
  
  2013-12-17
  
  ◎我无力言说
  
  我无力言说。
  
  你的漩涡,从内部,向外翻开花朵。
  美丽的生殖器发散空洞的馨香:
  水的根须,孕育万物的子宫。
  世界在嘴唇上挖了陷阱
  最后一刻它用夜色的沉默储存夜晚
  排练喉咙、声线与穹顶繁星颤栗的哑剧。
  
  你和你的世界就是一幕无角色的哑剧
  言说者将哑,他说出了无效。
  目睹真相者将盲目,他看到了
  无和巨大的空白:
  他们是无辜的连体儿。
  
  柔软的被子悄悄滑落在地,露出来了
  它的核,总是两个。
  
  2013-12-18
  
  ◎教堂的钟声
  
  深冬黄昏,教堂钟声响起,惊起无数鸽子。
  它们扑楞着翅膀,飞起来
  它们向教堂四周的幽暗飞去,并消失在树木里
  就像无数个策兰消失在塞纳河水。
  
  我站在低处,站在模糊可疑的人群中,仰起头
  看它们一只只飞去。
  它们消失了,教堂随即沉静,黄昏神秘
  宛若海水卷过一场革命,长眠者,刀斧手,归于记忆。
  
  2013-12-19
  
  ◎远处的寂静
  
  佛前香安静地燃着,轻烟向高处缭绕。
  你手上的风正翻越黄昏,翻越稀疏的星星。
  
  凡是诗触及的,都如琥珀里的时间,死去的光恒久照耀。
  只有一只鸽子飞过山脉,飞过井水和雨,到达你曾停留的地方,灰烬的灰。
  
  2013-12-22
    0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