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南方人物>

鲁迅郁达夫曾合编"奔流"杂志 两人书信往来甚密

鲁迅致郁达夫函

鲁迅致郁达夫函

  鲁迅和郁达夫深厚的文字交,凡治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当不会感到陌生。单以两人的通信为例,鲁迅日记中有明确记载的鲁迅致郁达夫函,据笔者统计,就有廿七通之多。但《鲁迅全集》所收录的鲁迅致郁达夫函,1981年版为四通(其中一通收信人为郁达夫和王映霞),2005年版增加了一通,总共只有五通而已。从鲁迅1928年6月26日致郁达夫第一通函至今,八十五年过去了,沧海桑田,还有可能发现新的鲁迅致郁达夫书简吗?

  2013年10月,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黄世中先生编著的《王映霞:关于郁达夫的心声——王映霞致黄世中书简(165封)笺注》。打开此书,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三通鲁迅致郁达夫函手迹照片(一通仅存最后一页),不禁又惊又喜。经核对,这三通书简《鲁迅全集》均未收录,是最新披露的鲁迅致郁达夫的佚简。

  这三通鲁迅佚简的来历,编者在是书“附录三:新发现的鲁迅致郁达夫书简(三封)”的最后有一句说明:“美国伊利诺伊州吴怀家先生收藏并提供”。再从书中“附录四:新发现的郁达夫、王映霞书简”的“黄按”:“这些信件是郁达夫1938年离开福州南下新加坡前,交给陈仪的秘书蒋受(应为授——笔者注)谦,蒋转交给吴怀家先生的父亲收藏。吴父去世以后,这些书信就由吴怀家先生收藏保存了”,应可推断这三通鲁迅佚简也是循此同一路径,即郁达夫——蒋授谦——吴怀家父亲——吴怀家传承的,当可视作流传有绪。由于经过鲁迅研究界长期不懈的努力,鲁迅佚文佚简的发掘工作已几近于穷尽,这三通鲁迅致郁达夫佚简的公布,无疑是鲁迅和郁达夫研究在史料层面的重要收获。

  但是,根据手迹可知,这三通鲁迅佚简均未署写作年份。编者在是书“附录三”中考定,这三通鲁迅佚简分别写于1928年9月8日、10月2日和10月11日,而依据的理由仅短短几句话:“黄按:1928年6月20日,鲁迅与郁达夫合编的《奔流》月刊创刊,第二年12月即停刊。据鲁迅‘五期希即集稿’云云,新发现致郁达夫三函,当为1928年所作”,史实果真如此么?

  查鲁迅日记,1928年9月和10月整整两个月中,只有9月12日有这样一句:“寄小峰信,附寄达夫函。”除此之外,均无致函郁达夫的记载。而这唯一的一次寄函达夫,与第一通佚简落款“九月八夜”相差了四天,不可能是鲁迅笔误,或鲁迅写了四天之后才托北新书局老板李小峰转交。虽然鲁迅已写信而日记未记之个案并非没有,如已收入《鲁迅全集》的1936年10月2日致郑振铎函,日记就只有间接记载。但是接连三通佚简,日记中竟然全无记载,未免过于巧合,令人无法置信。也因此,断定这三通佚简均写于1928年,实在是过于轻率了。

  从鲁迅日记可知,鲁迅1927年10月定居上海以后,他与郁达夫的交往日趋密切。达夫频频造访鲁迅,赠书借书,宴聚畅叙,特别是两人1928年6月合作创办《奔流》文艺月刊之后,讨论、交接稿件等更是经常,同年8月一个月里,两人见面就达七次之多。但1928年一年里,鲁迅致郁达夫函总共只有三通,而且,其中12月13日致达夫函已经收入《鲁迅全集》。而次年即1929年一年里,鲁迅致达夫函增至十四通,这也是两人交往史上鲁迅致函郁达夫最多的一年,占已知鲁迅致达夫函总数的一半以上。因此,查考这三通佚简的写作年份和月份,显然1929年的可能性最大。

  第一通佚简全文是:

  达夫先生:

  昨得小峰来信,其中有云:“《奔流》的稿费,拟于十六号奉上,五期希即集稿为盼。”

  这也许是有些可靠的,所以现拟“集稿”。第五本是“翻译的增大号”,不知道先生可能给与一篇译文,不拘种类及字数,期限至迟可以到九月底。

  密斯王并此致候。

  迅上 九月八夜

0
相关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