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文学 >

专访玛丽尼米埃:小说创作就像一块试验田

  玛丽·尼米埃(Marie Nimier),法国女作家,1957年生于巴黎。其父亲罗歇·尼米埃在当代法国文学史上拥有重要地位,被法国评论界以“三个火枪手”或“轻骑兵一代”来赞誉。但她父亲在她五岁时便已去世。玛丽唯一一本被翻译成中文的小说《沉默的女王》,便是揭露她与父亲的真相。
  
  玛丽最初曾在戏剧界工作,后陆续在伽里玛出版社发表了若干本小说作品,处女作《美人鱼》在1985年曾获法兰西学士院与法国文人之家文学奖,《多米诺》获1999年“小说之春”文学奖。她的勇气和才气赢得了法国两大重要文学奖项——梅第奇文学大奖和法兰西学院最佳小说奖的青睐。玛丽·尼米埃也从事戏剧创作。她出版了的舞蹈为题的文章合集作品《您跳舞吗?》,被改编成舞剧《您在想什么?》。
  
  玛丽女士在接受采访前已进行长达2小时的讲座,以及半小时的签名。但面对记者单独采访的请求,她依然兴致勃勃地应允,并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展现出的热情与活力深深感染了记者。
玛丽·尼米埃
玛丽·尼米埃
  
  腾讯文化:您曾说过,现在我们还是没有达到男女平等,男性霸权依然存在,那么您如何看待女性文学处于弱势的现状?您觉得女性作家应该如何争取话语权?
  
  玛丽:在法国虽然没有作家协会这样的机构,但是你说的这个状况(女性文学处于弱势)的确存在,主要是在出版界。出版社和许多大企业一样,由男性占据领导者、决策者的职位,但是也有出版社的高层是女性,尤其是一些比较好的小出版社。但是也有少部分非常优秀的女性是大企业的领导人,当然也有一些很平庸的男性坐在那个位置上(笑)。只能说如果真的有女性能担任大企业的领导人,她必须极其优秀,而且这属于极少数的例外情况。
  
  在法国女性读者比男性读者多,尤其是小说,女性比起男性来说,更爱读小说。
  
  文学创作方面女性作家比男性作家多,尤其是有名的作家。
  
  可能只需要一些耐性吧。
  
  以前这种文学对话活动,一般都是男性作家,女性作家的活动很少。但是现在女性作家的活动和男性作家差不多一样多了。不过这只能说女性作家讲的话跟男性作家一样多了,但是女性作家的话语权还没男性作家那么多。
  
  腾讯文化:女性作家的小说题材大多围绕性、感情、身体,就像您的小说中经常出现身体的描述;而男性作家题材则更加宏大更加社会化。这是否说明男性作家写作更具功利性,更有改变这个社会与时代的愿望,而女性作家只是想释放自己的感情?
  
  玛丽:你说的这个改变社会的问题,其实女性作家跟男性作家一样,也有很强烈的愿望去改变社会。因为女性扮演孕育子女的角色,因此女性想为孩子创造一个更公平更美好的社会环境。
  
  即便是女性作家在描写感情或者身体的过程中,也会有一些很残忍很暴力东西在其中,这种东西一般只有男性作家才会写。
  
  在法国也有很多男作家,开始朝着自我传记的方向发展,这些也许就更私密更隐私一些。
  
  这是社会发展变化的一个结果。
  
  男人们也开始允许自己去写那些女性作家更关注的更脆弱、更隐私的东西了。
  
  腾讯文化:您一直说您愿意探索新的创作风格,探索不一样的事物,虽然您风格多变,那么您一直以来的最根本的、坚持不变的东西是什么?
  
  玛丽:其实也不是风格上的变化,主要是视角变化,因为我一直还是在运用我自己的语言,主要是视角有不同、看法有不同。
  
  (不变的东西)可能是对于语言的一种持续的关注,还有幽默。我的小说不是那种纯描述性的小说,我更关注自我的、内心的书写,而不是对场景的纯描述。
  
  主题上我比较关注非主流的边缘化人群。
  
  比如就目前来说我是没有能力写一个关于企业的小说,我都说不清什么是企业。以政治性的、社会性的角度写一个主题的话,我大概是做不到的(笑)。我也可以写有关权力、人性、人的局限性或者暴力,但我不会把它放到一个企业的环境中来写。对我来说,这不是我发自内心、油然而生去写的东西。我对某一个个体的命运非常关注,可能这个个体的命运并不是很入市,是个总显得有些脱节的个体。
  
  我感觉小说创作的世界就像一块试验田一样,你写的某些事物或者某些话,你可能不能讲给你的朋友或者亲人听。比如说女性身体的描写,或者与性相关的描写,这样的东西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去描写。而且这也不是一个可以与亲友讲的话题。我很享受写作的这种自由度,自由的空间。
0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