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文学 >

苗雨时对韩文戈《惊蛰》一诗的点评

  诗评家苗雨时先生对《惊蛰》一诗的点评
  
  惊蛰

  韩文戈
  
  我听到以往的事物,从我窗外唰唰地走过。
  它们醒来,汇成远方隐隐的雷声。
  
  在惊蛰,遇到的第一个人一定会成为我喜欢的人。
  在惊蛰,遇到的虫,一定是老朋友,嘿!又见面了。
  
  木匠、瓦匠在水边搭建房屋,第一只小马蜂嗡嗡地飞着。
  铁匠点起了火,他把碎铁熔在一起,打制犁尖。
  
  只有一次,活着,旧日子被甩进雪的壳里。
  旧日子脱下了灰色,生命在重复里变绿。
  
  世界每天都是末日,对一部分即将离场的人。
  世界每天都是开始,对另一部分刚刚降生的人。
  
  我酿出了新芽,新的肉体。
  我成为这一天光芒中的一小片。
  
  地球醒来,牛羊要出圈了。
  而我,等待的就是这一天:我是光芒中的一小片。
  
  【苗雨时评语】
  
  惊蛰,作为一个农事节气,是一种自然物候,也是一种生命现象。它到来之前的铺衬是:风雪肆虐,天寒地冻,昆虫冬眠蛰伏,草木停止生长……。但这并不是世界的死灭,而是谮在的孕育和蓄势。当春天来临,气温变暖,大地跃跃欲试,一声惊雷,万物萌动,那“醒来”的“以往的事物”,从眼前“唰唰”地闪过,是雷声唤起了万物,还是万物汇成了雷声?反正是万物伴着雷声复活了。这是大自然苏生的节日,也是生命的大欢喜!

  所以,诗人特别喜欢的是遇到的“第一个人”,他也向昆虫打招呼“老朋友”,“又见面了”。生活重新开始,人们忙碌起来:搭建房屋,打铁铸犁,“旧日子脱下了灰色,生命在重复里变绿”,一只小马蜂,也带来了一片盎然和热力……

  诗人的生命,充沛着生的喜悦和渴望:他的体内“酿出了新芽”,他努力在“这一天”,使自己成为阳光下大面积生长中的一份子……

  因为,惊蛰的雷声,不仅让他感受到了季节的更替、生命的轮回,而且,他也由此洞彻了世界周而复始的运动性的存在:
  “世界每天都是末日”,
  “世界每天都是开始”。

  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生生死死,永不穷竭。

  所以,他领悟到:人的生命,只有投入这宇宙的大循环,并在皈依自然中,才能获得生存的理由、力量和价值,哪怕是“一小片”,也能在瞬间的闪烁中,放射出永恒的光芒!

    0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