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文学 >

韩文戈诗歌60首(6)

  《来临》
  
  我知道世界的内幕,星星嵌满天空时
  我知道星空的内幕。
  有时我看不到,但能侧耳听到:
  有些事物会借风声暗示它的来临。
  
  《无题》
  
  无序啊无序啊,在这个无序的季节,生命迟早要扎下根
  在暗土里奔突。安逸的月亮穿过雨丝,像躲开此生。
  那举止笨拙的人,爬上梯子眺望
  或在城外拉犁,他挽起肥大的裤脚。凡事无非从来处而来
  向去处而去:
  一行大雁飞过天穹。
  
  《整个下午在林中独坐,俯瞰山下的水脉,乃进入时间的断层》
  
  一头白象从林子左边绕过,
  给我驮来经卷。
  我不仅是一个姓名,更是一个雨浸的地址。
  
  两只凤凰在黄昏落下,
  给我衔来火的口信。
  我不仅是一片河谷,更是一粒劫后余生的草籽。
  
  《一张底片》
  
  7月22日,临近日偏食
  我在抽屉里翻到一张遗忘的底片。
  站在草坪上,底片里的太阳开始残缺,
  地上的狗、天上的狗一起狂吠。
  光线转暗,温度转低。直到光再次晒上皮肤和城市
  温度再次升到夏天。
  我突然看到,底片上,铡草的父母在动,
  旧底片,笼罩时间的烟雾。
  我想起,多年前,老屋旁:
  苍老的父母,在铡草
  一个弯腰,一个蹲在地上。
  矮矮的院墙边,
  一大一小两头黄牛,正歪着脑袋,
  一堆铡断的紫荆散发淡香。
  ——在世界的明暗中,我的亲人没了,
  黄牛死在田里,老屋住上了别人。
  而此时,黑色的月亮渐渐移开,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苍茫的尘世重现光明,
  归巢的鸟重新飞出,开始叫。
  
  《秋天的植物》
  
  秋天植物开始发黄,在正午的山顶看远山,空茫又寂静。
  一颗柏树籽徐徐落下,落到深草里的青石上。
  山间的空气澄澈得虚幻。
  
  我靠在一座废弃寺庙的外墙打盹。
  柏树籽敲在石头上,那脆生生的声响惊醒了我。
  我梦见,有人坐在山顶上看远山,他也看着我。
  
  《新的日子》
  
  我把新的日子拜托给一枚硬币,
  我向空中抛去,那枚硬币忽闪着,
  像老天爷的纽扣,被云朵收容。
  当它返回时,如果正面落在我的眼前,
  我将写下此在的颂歌:仅仅这一刻。
  如果它的反面落在地上,
  我会和枯草、藤萝簇拥在一起,
  在九月,承接白露。
  ——那硬币还在缓慢向上,
  直到它停止不动,而后被地球吸住:
  多少光景,
  随着秋天的到来,而变得沉重。
  就在它向我落下的时候,
  一只突然的大鸟从天边飞来,
  宛若小时候,岩村山顶的那一只,
  它叼住硬币,转瞬即逝。
  如同在每个旧日子,我们所感受的那样:
  一个个亲近的时辰,变得轻盈、虚幻。
  
  《我只看到时间永恒不动》
  
  说到家,我只是一个生病的平民,
  在中国偏居一隅,写些小诗,偶尔酝酿些微的欲望。
  有时让小小的虚荣心得逞。
  有时,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想些大事,呐喊或愤怒
  却无人能听到,
  就像站在球场外,鼓掌或骂人,
  但我不是球员,更不是裁判:无人听到。
  那些呐喊、愤怒的人太多,鼓掌或骂人的
  声音太大,而我的又太小。
  我也不是海员,说到家,
  我仅是一只海鸟,在苦难的盐巴上
  浮光掠影,偶尔叫上两声。
  我沉不进众人的海,我只潜入自己的梦
  透彻,浅薄,有明显局限。
  我爱广大的乡村、绿野,爱回忆
  有时也莫名其妙地流泪。
  我看到夏天的晚上
  热风吹拂下,浑浊灯光里的人们
  吃烧烤,喝啤酒,
  那些死鱼被穿进铁钎子,放在火上。
  他们的嘴角滴下明亮的油,鱼的嘴巴
  传出无声的呐喊。
  到了白天,我看到他们的大部分
  被另一根钎子穿着,律法,斑马线,道德律
  他们被太阳烤,有的流血,有的流汗。
  很多人就这么烤着,并且说:
  你要珍爱生命,你要珍惜时间。
  于是,他们围在一起,挣对方的钱,养自己的孩子,
  恋爱、安睡,周而复始。
  我只看到时间永恒不动,麻木,冰冷
  生命却在缩短。
  肉体一个个枯萎了,灵魂慢慢飘散
  时间还是那么丰沛,无限
  就像我曾在一首小诗里写的那样:
  我只看到时间永恒不动。
  
  《小葬礼》
  
  想问夜晚是怎样沉淀在纸页上,问一本打开语词的
  小葬礼,
  如何凭吊干枯的泪水与屈辱。
  想问真相怎样被一一揭示。
  一个少女,在蜜蜂和白杨树的晴空下
  归于老去。
  想问当年唱诗班里,那些小孩、大人
  都去了哪里?那些失踪的、跳湖的
  那些疯子、哑巴、瞎子都去了哪?
  场院上,麦壳吹向了旷野。
  一半的浮萍漂进了海,另一半沉进了泥泞。
  芬芳着,苦菜,松,岩石,一颗颗心。
  想问你如何召集死去的灵魂在夜晚汇聚。
  一个消逝的世界被你主持成葬仪。
  想知道时光终究会显露原来的样子吗?
  呵,繁茂的向日葵,呵,果实累累的大地。
  地球上,
  众人每天都赶去参加那些小小的聚会,
  慰籍离别的人,走远的时光。
  告诉我,是否我们的葬礼也要多年后
  由另一个陌生人来主持?
  多年后,风将停下来,也许是一个下午
  即将落日。
  那些悼词,由另一张嘴轻轻吐出,安静啊
  小葬礼,只有土里的心
  在跳动。
  (2010-5-15  读《往事并不如烟》,给章诒和老人)
  
  《晚安》
  
  第一首
  
  然而,我愿意说晚安,说流星滑过数星星的人
  在什么地方,江边或塔前,夜色扬起你逶迤长发
  哦,晚安大地。哦,晚安星辰。哦,晚安女神。
  
  第二首
  
  是的,我横亘在你的小祖国,江河沿着我的肉体流向你
  我愿意听到你每一声祝福……雪落上我的脸庞、发间
  说吧,请再说出晚安往昔,晚安醒着的泪水。
  
  《农历十月初一日,鬼节》
  
  我们不能/黑暗着向你迎过去:/这里笼罩着/光明之迫。
  
  ——保罗·策兰
  
  但是,你回不到黎明。那只鸟染上了夜色,在空中停留。
  它唱你的歌。
  你的心里落了一层灰:纸张与草木柔软的骸骨。
  你说你已回不去了,那小小世界的瞳仁。
  
  你将无限地重复黑暗,但你不是黑暗本身。
  火焰才是。
  有人重复着未来,一扇窗,一阵回音,一件物证。
  有人只在嘴上说着,感恩,感恩。
  
  无疑,你回不到黎明,受孕之辰是懵懂的。
  留在原处的事物是不朽的:鸟留在空中。
  如果让你在这一天写下什么,
  你其实写的是:琥珀里的纪年,沙子落地时巨大的轰鸣。
0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