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文学 >

韩文戈诗歌60首(2)

  《九月》
  
  到了九月就到了最高峰
  一年里,此时是秋天
  余下的日子将一路向下
  在山峰的阴面呈现
  白雪覆盖头­
  能抹断脖子的小风,吹下来
  吹过人世
  我在九月眺望来路与去路
  万物相互依偎却从不曾拥有
  人们开始顺畅地呼吸
  并在白天熄掉照路的灯笼
  夜晚的星星又圆又大,像旧唱片在天上飘忽
  我们的祖先不必在树叶后哭泣
  孩子们也不哭泣在未来
  天地旷达虚空,无边的宽恕
  甚至仅存的雄心也将化为峰顶的浮云
  到处弥漫秋天的气息
  水自己推动着自己
  
  《在中秋,在月光下》
  
  当人们仰望夜空
  月亮也在向下俯视:月光中,木叶飘落
  山河如崭新的废墟,空洞,静美。
  
  这一夜,月亮看到众多脸庞从幽暗中扬起
  果实累累的树枝,弹回最初的高度
  刚分手的恋人,异乡客,孤寡老者——陷入了追忆。
  
  而地上关闭的小朝代、敞开的风水和瓮里的酒
  都将深怀柔情,无语等待
  这个时辰,秘而不宣:
  朦胧山谷间,一声迟暮之花的叹息。
  
  《引领》
  
  风,可以向上,也可以向下
  人,活着,也可以死去。
  有一次,我沿着还乡河顺流而下
  那时河面上还能行船
  鸟群一阵阵击打着秋天
  我一直走到山口
  看着水流经岩村、黄昏峪、白草坡
  流进了外边的平原
  一路上,灵魂就像一条狗
  不时跑到我的前头
  引领我,向左,或向右。
  我看到,沿途的山顶上总有一面面旗子
  或灵幡,在飘动
  日影西行
  时间,以光在地上行走的方式呈现
  以我在地上变矮的速度
  测量生命。
  在高处,一个人说:是旗子,是灵幡在动
  另一个说:是风在动
  我不知道是什么在引领我,我也在动
  走过短暂的辰光。
  天总要慢慢黑下来
  夜晚是一棵结满繁星的苹果树
  星光下,尘土倾覆在草叶和昆虫上
  月亮弯刀不停地剔着人世
  狗在我的前头,引领我回家——罢了
  眼看着,河水流过山口,奔向山外的平原。
  
  《夏天的回忆》
  
  从晾衣绳上摘下衣服,夏天的单衣
  我轻轻抚平,叠好,放进衣柜
  仿佛抚平了一夏天的折痕,并把远去的日子寄存起来
  
  我嗅到了花椒树的气味,海滩和粉白围墙的气味
  我还分明听到风吹过青纱帐,细雨淋湿了屋顶
  窗外的阳光唰唰走过,像一群赶路的蚂蚁
  
  《储藏》
  
  挖掘是为了掩埋,但有时候
  挖掘是为了收藏,到了秋天,当我放学回家
  太阳快要落山,燕子擦着树梢往回飞
  我能闻到炊烟里的草木味
  夹杂着一种新翻泥土的气息,我从水缸里舀起一瓢水
  咕咚咕咚喝下去,来到院子
  看到夏天栽种黄瓜、茄子或烟草的地方
  已经挖出个大洞,父亲在深过头顶的洞里
  仍在向上扬着土
  赤裸的上身流下汗水
  我知道他在挖地窖,到季节了
  父亲总要在同一个位置挖,三米长
  两米宽,两米深,然后他把木头
  和成捆干枯的玉米秸,搭在上边
  用刀砍出一个方正的出口
  漫上土。我喜欢新鲜泥土的气息
  被切断的细树根的气息,以及即来的雪的气息
  菜园里的白菜、萝卜,大田里的甘薯
  果园里的山楂都在等着回家,它们
  将在温暖的地窖里过冬。而到了春天
  靠墙的芍药根会第一个钻出地面
  灰色的小蝴蝶,停在芍药的芽尖,那时候
  父亲会扒掉地窖
  平整土地,栽上大葱和蒜
  
  我慢慢成长,大地上结出的果实
  年年都储藏在这里,直到又一个冬天
  几个壮乡亲在我家的果园
  刨开果树间的冻土,这个向阳的山坡上
  睡着我数不清的祖先。现在,壮汉们浑身蒸腾着
  热气,他们在为我父亲
  挖掘墓穴,我要把父亲和母亲合葬在一起
  这个时候,山下的还乡河已被冰封
  两岸的柳树、杨树像灰色的袍子随风扭动
  山坡上的苹果树、栗子树沉默不语
  再过几个时辰,我父亲
  会被安放在这里,他的灵柩紧挨着母亲
  我将铲下第一锨土。父亲走了一生
  最终才回到了自己。露天地里的果实
  都将被大地储藏,而春天一到
  这里将花开鸟来,山下又忙着种植,交配
  许多年来,一直这样
  
  《慢一些,再慢一些》
  
  所有的事物都慢一些,再慢一些……像疲惫的马蹄
  在水边缓下来。
  叶片垂落的姿势再美丽一些,死亡也再优雅一些。
  缓慢的黎明将会重新攀上林梢……像一座缓慢的城
  尊贵,从容,懒懒地装满神迹。
  
  《一匹死马如何奔跑》
  
  那些跑过草原的马,活着的时候
  也跑过暗夜里的滩涂
  
  在一年又一年的奔跑里
  我撞上了它们,孤独的马领着孤独的马群
  
  当我再次遇到它们
  那些远去的脊背上,落满了雪花
  
  我正目送它们老去,喘息
  大地留不住飞起来的蹄子
  
  它们就像夏天成群的闪电
  消失在秋季的天空
  
  在雨洗白的死马骨架里
  我用马头琴安顿下我的灵魂
  
  请远方的野火,在星光下告诉我
  死去的马如何更靠近心脏和草地
  
  请那些停止了嘶鸣和呼吸
  却依然张开颌骨的马头,落泪的死马头
  
  在逆风中告诉我
  一匹死马,如何在死亡里继续飞奔
0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