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文学 >

阳子:先锋诗歌流派需要独特的先锋意识(3)


  
  三、关于“21世纪中国先锋诗歌十大流派”
  
  道辉谈到举办此次研讨会的缘起和感想时说:诗歌不在于写,而是在于运动。五四运动,从白话文之后,种种征候都表明没有运动就没有发展与创新。诗歌、音乐、绘画,要达到艺术的角度,就必须要有流派,没有流派就缺乏运动性;没有运动性,就永远概括不了一个时代赋予艺术创作的品质、人文情结等等。道辉还说起,在今年周伦佑获得第六届新死亡诗派年度奖,两个人通话时,就谈到要举办一场研讨会。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很多领域都发生巨大变化,然而,中国诗歌竟然没有人搞过一次像样的先锋诗歌流派研讨会。因此,这将是一次触动灵魂的会议。

  由诗人发星主编的诗歌民刊《独立》推出的“21世纪中国先锋诗歌十大流派”:后非非诗歌、新死亡诗派、《北回归线诗群》、地域写作群体、垃圾诗派、神性写作诗群、《存在》诗群、现代禅诗派、打工诗歌诗群、《活塞》诗群,尽管在诗学理念和美学实践上存在着较大的差异,与会的诗人、评论家从学术和批评两方面对各个流派的写作特色、价值取向、历史与发展进行了兼容并包的归纳和研究。
  
  梁雪波:“后非非写作”体现出“红色写作”、“体制外写作”的刀锋立场。在当下的时代氛围中,“后非非”提出的“大拒绝、大介入、深入骨头与制度”的体制外写作立场,源自于周伦佑个体命运的惨痛诗学,因此先天地就饱含着血性对抗的色彩;同时它也是对“前非非”诗学路向的一个矫正,即由文本转向人本,由拆解转向启蒙,由语言革新转向精神重建。“后非非写作” 的代表诗人有董辑、孟原等人。

  晏榕:《北回归线》不是对群体性诗歌狂欢的延续 ,而是对激情的沉淀与降温之产物。北回归线在大的写作立场前提下葆有纯粹诗艺个人性的特色。这些年, 大家一直努力使北回归线能够坚持一种既尖锐笃定又大气包容的品性。《北回归线》以梁晓明为核心,代表诗人有剑心等人。

  海上提出神性诗学之时间与上帝等元素,对现在诗歌流派的整体感观,他归纳如下:(1)一代诗风的兴盛和跃起,那种全幅的亢奋或冲动,多少会连带一阵板块震动;这番震动往往有扩展性。(2)整个中国的诗风基本是向上的,而且是有掘进,但也要警惕一种格局的形成,会造成一大批“填词”的作者。(3)如果说这个时代一定有一种向下拽的力源,那肯定来自学院体系的以“罐装知识”分解的伪诗歌和官方钻出的伪民间。而诗歌民间哪怕泥沙俱下,它们的活力和自然净化功能仍然如自然生态一般强大。

  南北:现代禅诗派提倡“诗禅双修,渐修顿悟”, 我们的所有努力,只是想让诗歌中的一部分,成为流经这个浮躁世界的一泓清溪……现代禅诗派的代表诗人有孙子兵等人。

  发星阐述了“诗歌野性美学”的形成与探索,野性美学的当代意义,以及对传统优秀文化的现代发掘。他认为边缘民族的写作者必须清楚一点:自身传承的民族文化是独立的,自成一体的,它与中心(主流)的文化是两个不同的体系。“地域写作群体”的代表诗人有孙守红、麦吉作体等人。

  蓝蝴蝶紫丁香:诗歌的终极表现是关于灵魂的。玩诗歌最高的境界,就是玩灵魂。很多东西是有定数的,是命,诗歌也是如此,关于灵魂,关于灵魂诗的提出,只是一个小小的发端,期待更多的批评指正。“垃圾诗派”的代表诗人有老象、典裘沽酒等人。了

  张守刚是“打工诗歌”的代表诗人。“打工诗歌”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一个特殊群体的存在而产生,属于“底层文学”的一部分,体现了大众文学的迅速发展,让草根阶层拥有了自己的话语权力,使写作成为文化民主的标志。

  徐慢、税剑、王晟是《活塞》诗群的代表诗人,他们提炼出活塞美学关键词:异端、疼痛、怪异、反对。活塞是一种现代主义式的生命痛感体验,反对所有虚无主义倾向的艺术思维,信赖艺术和思想启蒙价值观,持现代的、进步的历史观。
  
  选择先锋,就是选择孤绝的姿态,或遭遇喝彩,或遭遇漠视,或遭遇唾弃,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异端的价值正是体现在这里。无论何种形式的先锋,其内核就是先锋精神。我想说的是,诗歌的先锋精神应该体现在“词场”,而这“词场”只可能相对开放,这是先锋诗歌的特质。在诗歌甚至被娱乐化的今天,中国的先锋诗人应该有危机意识。当一个先锋诗人被万众瞩目,一首先锋诗歌人人得以传诵,我们就必须思考:这还是诗歌的先锋吗?先锋诗歌流派更要有此自省。

  回首近年的中国先锋诗歌,由于网络时代的自由发表,呈现了一时兴盛的表象。真正有诗学价值和建设性意义的高水平研讨并不多见。民间诗群需要评论家对诗歌的关怀之心!

  (部分资料来自研讨会的《资料汇编》)

0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