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评论 >

明迪:从岳敏君油画“枪决”到《色戒》中的枪决

\

  岳敏君的一幅以天安门为背景的油画“枪决”,今天(10月13日)在伦敦苏士比以293万英镑(596万美金)的高价卖出,创下中国当代前卫艺术家作品在西方拍卖的最高纪录。

  怎样解读这幅画?背景是一面红墙,显而易见是影射天安门,当然也可以是任何市井院墙, A可能会看到手持枪支的士兵在镇压学生;B可能会看到是学生先莫名其妙所以士兵才端起“枪”来瞄准;C可能会觉得这是对八九年最大胆真实、而又婉转的描写,讽刺了中国当代政治;D可能会觉得这是对学运的一种反讽;E可能会觉得这和八九年毫无关系、是对中国文化的某种反思,F可能会说这是街道上几个小流氓在傻笑,另外几个无聊人士在逗他们;G的感觉超出我的想象……

  怎样理解才更接近画家的原意或创作初衷呢?一幅作品出来了,可能连创作者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意思,艺术的最高境界是建构想象空间。观者根据自己的审美观来品头论足,或赞美,或抨击,讨论越激烈创作者越高兴。

  如果有人觉得岳敏君丑化学生,那就大错特错了。岳敏君画过很多一排人傻笑的画,据说是因为偷懒不想找模特儿而一律用自画像,他有很多作品的主题都是一排自己在傻笑,是笑这个世界还是自嘲?天知道,也许两者都有点吧。

  记得以前看过一篇采访,岳敏君说他89年大学毕业正好赶上学潮,之后有些失落感和不满情绪。“枪决”以那个时代为大背景,应该八九不离十,但艺术脱离政治才更有生命力,不站在任何政治立场上,不为对立双方的任何一方歌功颂德才是艺术家的基本立场。我看这幅画就是这样的感觉,我觉得他既没有歌颂也没有批评士兵或者学生,只有嘲笑,但嘲笑的是双方,而且嘲笑的不是某一个单一事件,换一个背景就可以是世界上任何conflict。

  我虽没有经历八九但情结很重,十四周年时嘲笑,十五周年时怀念,十六周年时反思(尽力而为),十七周年时不知所措,我自己觉得不在政治圈内的八九一代有这种感觉是正常的。“枪决”这幅画对我有一种很强的冲击力,先是震撼,继而是哈哈大笑,然后是泪流满面,为什么,说不清。

  “枪决”首次曝光时,美国CNN电视台采访岳敏君,他说人们只有在家里穿内裤时才感到自由,他说不应该把这幅画和天安门事件联想,人类冲突都很可笑。

  西班牙宫廷画家戈雅(Francisco Goya)临死前的那幅名画“1808年5月3日枪决马德里的捍卫者”,表现的是一排荷枪实弹的士兵正在枪决一个抵抗者。法国画家马奈(Edouard Manet)根据这幅画创作了“枪决Maximilian国王”,但“枪”被虚化了。岳敏君的“枪决”有这两幅画的影子,但“士兵”既没有穿军服,手中也没有枪,只有一个端枪的姿势—— 任何人可以拿起任何东西作武器!一面红墙涂上了中国背景,这是绝妙的一笔。“枪决”的意境更是深了一层,戈雅笔下的被枪决者充满了恐惧,马奈笔下的被枪决者显得平静,岳敏君的画笔下是嬉皮笑脸玩世不恭!

  这是失落迷茫之后的玩世不恭?还是对枪决者的轻视和嘲笑?或是事过境迁后的反省和自嘲?抑或是对历史和现实的讽刺?嬉皮笑脸下隐藏着激愤和无处发泄的激情,这正是以西方摇滚乐为发泄出口的后八九一代的写照,是大悲之后的“打吧,who cares”态度,或者是ABCDEFG…… 等各种解读中的任何一种诠释。最绝的一点,士兵后面站着的那个士兵脸上的表情和对面的学生一模一样:枪决者和被枪决是同样的,随着时间和地点的改变而可以互换。

  《色戒》上映后褒贬不一,各种解读、各种批评、各种赞誉铺天盖地而来。电影里也有一个“枪决”的场面,为观众解读王佳芝和易先生以及邝裕民的心理活动提供了视觉素材,枪决将他们之间扯不清的纠缠推向高潮。易先生不仅在红皮书上亲自签字,还下口谕命令部下当晚10点前在某某处执行枪决、不许外传,并将那枚钻戒狠狠摔在地上。钻戒代表王或易对王的情,弃之如敝屐。悬崖边十几个被枪决者中有电影一开始那个爱国剧社里的六位学生,王佳芝和邝裕民对视,一切尽在不言中,“你我互不相欠了”。王内心所有的爱国热情、被压抑的爱情、床上的激情、见到六克拉粉红钻戒后的感激和不忍全部将化为灰烬。梁朝伟的魅力掩盖不了易先生的残暴和冷血,他最后对着王佳芝睡过的床发呆只是一时的感触,王佳芝分不清性与爱的区别,他却分得清清楚楚!邝裕民是个木偶,从头到尾未进入角色,不说也罢。(其它见“《色,戒》观后”。)

  没有这场枪决戏,王易之间的感情变化无可厚非,但王的动心所牺牲的不是她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这是《色戒》与其它同类题材影片的区别,也是为什么她受到唾弃。我不想从政治角度来看此片,而且,李安的卖点不是枪决而是床戏,但我认识的所有人都觉得床戏不美,李安忽视了东西方文化审美的差异甚至同一文化中的代沟,汤唯露出的腋毛和黑乳令人恶心。

  李安对主题的处理基本上是四平八稳不急不火的,没有刻意的丑化和赞美,但他的白描其实主导了观众的好恶,对没有经历抗战的一代会有潜移默化的作用。他对抗战进行了反讽,对邝裕民和老吴的讽刺是显而易见的,但电影开始王佳芝在舞台上的夸张表演可能连他或汤唯都没有意识到有多么可笑,电影最后汤唯的做作唱腔多么cliche。有的观众为王易之恋而高呼人性万岁,其实人性是中性词,易枪决王也是人性使然(保护他自己),那么也值得三呼万岁?有的观众赞美电影中的性爱,性和爱能混为一谈吗?

  李安对待战争与政治、性与爱其实是在玩模糊,以迎合中港台三地不同的政治气候,但模糊过度使《色戒》失去了张力,没有《黑皮书》或者《四十一个》中的反差效果。即使是这部电影的最大卖点床戏,也只能说是技术上成功,而非艺术上的成功。李安如果用同样的尺度对待政治和情色,将床戏拍得唯美一点含蓄一点朦胧一点就好了,以便给观众留一点想象的空间。

  明迪,2007年10月13日于美国加州

    0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19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