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主页 > 南方文学 >

李亚伟:河西走廊抒情(修订稿)(3)

  第十四首
  
  醉生梦死之中,我的青春已经换马远行。
  
  在春梦和黄沙之后,在理想和白发之间,在黑水河的上游,
  我登高望雪,我望得见东方和西方的哲学曲线,
  却望不见生和死之间巨大落差的支撑点。
  
  唉,水是用来流的,光阴也是用来虚度的,
  东方和西方的世界观,同样也是用来抛弃的。
  王二死于去凉州的路上,我们不知他为何而死,
  当然,就是他在武威,我们也不知他为什么活着。
  
  在嘉峪关,我看见了卫星也不能发现的超级景色:
  逝者们用过的时间大门,没有留下任何科学痕迹,
  从河西走廊到唐朝,其间是一扇理性和无知共用的大门,
  文化和迷信一起被关在了门外。
  
  在嘉峪关上,我看了一眼历史:
  在遥远的人间,幸福相当短暂——
  伟大也很平常,但我仍然侧身站立,
  等着为伟大的人物让路。
  
  第十五首
  
  如果地球能将前朝转向未来,我仅仅只想从门缝后看清
  曾经在唐朝和宋朝之间匆匆而过的那匹小小的白马。
  
  今天,我也许很在乎祖先留给我的那些多情的密码,
  也许更在乎他们那些逝去的生活,那些红颜黑发:
  美臀的赵,丰乳的钱、细腰的孙和黑眼的李——
  虽然她们仍然长着那些不死的记号,但我要问:
  在河西走廊,谁能指出她们是游客中走过来的哪一人?
  
  唉,花是用来开的,青春是用来浪费的,
  在嘉峪关上,我朝下看了一眼生活:
  伟大从来都很扯蛋——
  幸福也相当荒唐,
  但我也只能侧身站立,为性生活比我幸福的人让路。
  
  第十六首
  
  人类最精彩的玩具是镜子,镜子最精彩的玩具是岁月。
  岁月最精彩的玩具是国家,国家最精彩的玩具是政权。
  
  政权最好玩的玩具是人民,人民最好玩的玩具是金钱。
  金钱最不好玩的玩具是岁月,岁月最不好玩的玩具是生死。
  
  帮派曾经是政府的童年,学校曾经是国家的青春,
  社会也曾经是国家的镜子,但真正的国家
  绝对不知道,是谁发明了社会。
  
  如同社会绝对不知道是谁发明了生活,生活
  也绝对不知道是谁发明了学校,学校也绝对不知道,
  是谁,发明了每一个人的光阴。
  
  如同今天,我从镜子最深处走出来,
  根本不知道是谁发明了我。
  
  第十七首
  
  所有人的童年都曾在父母的家门前匆匆跑过,
  我却看不见那个童年的我,
  如今去了何处?
  
  他会不会已装扮成别的生物,藏在月亮后面鸣叫?
  是不是比现在的我还快活?我想知道,今儿,
  他会在哪一本日记里装病、在哪一拨儿童里眺望?
  又会在哪一位处女的视野中消失?
  
  如今,我跋涉在武威和张掖之间的戈壁上,行走在时间的中途,
  我骑在骆驼上,眺望祖先们用过的世界——
  世界,仍然是一片漠然之下的巨大漠然。
  
  姑臧城外,蚯蚓在路边生锈,
  短须蟋蟀将头探出城墙,正在给古代的儿童拨手机。
  
  今儿啊,又有谁的童年,正在从他父母的门缝前跑过?
  他还是骑着那匹小小的白马,比兔子和乌龟加在一起跑得还快!
  
  第十八首
  
  在中国,很早就有一个隐形政府在汉字里办公,
  用一套伟大的系统处理着人间的有和无,
  用典籍和书法、用诗词歌赋处理我们的风花雪月。
  
  但是,还有一个更加伟大的政府,它高高在上
  处理着我们的内心,处理着我们的前世和今生。
  
  所以我一直说不清,我曾在哪一个朝代里从军,在哪一座城池里恋爱,
  后来,又在哪一朝政府中挥霍掉了青春?我始终想不起,
  我究竟在哪一个民族打烊时,看见过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河西走廊,在嘉峪关上,我只能看见
  时间留下了巨大的十字路口,在这里
  朝代们找不到自己在人间的位置,
  国家也都是路边店。
0
Powered by zgnfys.com
© 2012-2020 中国南方艺术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
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