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艺术移动版

  • 巫宁坤:靠杜甫和哈姆雷特,扛过苦难

    日期:2019-08-12 09:06:35阅读:13161

    宁坤晚年还著有回忆录《一滴泪》、散文集《孤琴》等。他说,“持久的苦难决不仅是消极的忍受,而是一宗支持生命的馈赠。受难像一根绵延不断的线索,贯穿着生活和历史的戏剧。或许恰恰因为受难,在一个人的生命中占有一个无比重要的地位,所以一个丹麦王子的悲...

  • 从书信里,读到更立体、丰富的汪曾祺

    日期:2019-08-09 09:26:39阅读:13251

    刚来上海不久,您来信责备我,说:“你又不是个孩子!”我看我有时真不免孩气得可以。五六两月我写了十二万字,而且大都可用(现在不像从前那么苛刻了),已经寄出。可是自七月三日写好一篇小说后,我到现在一个字也没有。几乎每天把纸笔搬出来,可是明知那是...

  • 16岁的她偶遇年近花甲,几近失明的他,她成他的眼,陪他看世界

    日期:2019-08-07 09:42:23阅读:13501

    对我来说,罗马是你背诵歌德的哀歌的声音;对你来说,威尼斯是一天傍晚在圣马可大教堂听音乐会时我向你传达的感受……直到那晚你在金字塔附近给了我一个词句的帝国,‘改变了沙漠’,你告诉我说月亮是我的镜子。”这是玛丽亚·儿玉——博尔赫斯的第二任妻子在...

  • 彭劲秀:陈独秀与章士钊

    日期:2019-08-05 09:56:11阅读:13931

    陈独秀生于晚清光绪五年(1879年),比章士钊长两岁。1902年,章士钊在南京江南陆师学堂读书,与陈独秀的好友安徽人汪希颜交往甚深。陈独秀于这年3月到南京访友,通过汪希颜的介绍结识了章士钊,开始了他们40年的交往。...

  • 作家之死:从海明威到伍尔夫,他们的人生被死亡所诱惑

    日期:2019-07-29 09:11:37阅读:14182

    我们总是对于一个人的死亡怀有某种“好奇”。他是如何看待生存与死亡的?他选择了什么样的方式走向生命的终点?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想的是什么?做了些什么?从出生到死亡,他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最后的境遇的?...

  • 文豪们的种种怪癖,不过是为了抵抗写作的焦虑

    日期:2019-07-09 09:13:34阅读:15254

    殚精竭虑,呕心沥血,这些都是每一个写作者必经的过程。而那些传世之作的诞生就更是如此。在新近引进出版的《怪作家》一书中,作者西莉亚·布鲁·约翰逊化身“文学侦探”,为人们一一揭秘世界名著诞生的细节,以及大作家们写作的怪癖和执迷,看似写的是猎奇八...

  • 一个美国人笔下的梁漱溟:他的焦点放在未来上

    日期:2019-07-08 10:16:31阅读:15186

    1979年与现在不同,学术界对梁漱溟先生思想并不熟悉,不过大部分学者通过两年前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知道毛泽东批评过梁漱溟先生。我们来南京大学的这批美国研究生都被安排了指导教师,而南大历史系教授当中只有伍贻业教教授对我的研究题目感兴趣。伍...

  • 胡适读书轶事:嗜书如命,又讲究读书方法

    日期:2019-07-05 15:50:41阅读:15060

    在上海求学时,胡适一度对算学很感兴趣,他常在宿舍熄灯后演算问题。宿舍里没有桌子,他便将蜡烛放在帐子外的床架上,他趴在床上,将石板放在枕头上做算学题。因为太用功,一段时间,他的耳朵几乎全聋了,幸得他时常锻炼身体,后才逐渐康复。后来,因为学校开...

  • 1918年梁启超游欧后,为何思想有了180度变化?

    日期:2019-07-05 15:46:47阅读:15207

    就西方而论,自18世纪以来,对中国文化的观感历来呈两极状态,一极以德国科学家莱布尼茨、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重农学派魁奈等人为代表,他们对富于经验理性、仁爱精神的东方智慧大加赞赏。另一极是以亚当·斯密、黑格尔为代表,这些西方哲人透见了东亚文化...

  • 杨绛去世3周年:一生处世和光同尘,却对张爱玲“偏见”颇深

    日期:2019-07-04 09:35:53阅读:15186

    导语:有一年,香港学者冯睎乾曾送了杨绛一本《宋淇传奇》,杨绛“见一章谈张爱玲,即发表意见,谁知话一出口,照顾她的阿姨即掩住她的嘴,笑着喊奶奶不要乱说话啊”。从这个细节来看,杨绛对张爱玲的确是有些偏见的。...

  • 怀念翻译家童道明:没有死,只有光

    日期:2019-07-02 09:44:58阅读:15685

    在潘家园童道明家书房的墙上,一直并排悬挂着普希金和契诃夫的画像。什么时候挂起的?他曾回忆,是读小说《日瓦戈医生》时,读到主角札记上有这样一句:“我爱普希金和契诃夫的俄罗斯式的质朴。”他从此对这两人偏爱有加,特别是后者,成为他一生牵挂,并可与...

  • 海明威逝世58周年:“文坛硬汉”薄情与多情,倔强与自毁

    日期:2019-07-02 09:35:10阅读:15959

    海明威旅居巴黎时,写下这样一句话:“你是我的,巴黎是我的。”1950年海明威致一位朋友的信中说,“如果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余生无论你在哪里,她都和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 钱钟书朋友圈真相:和鲁迅、陈寅恪、周作人关系如何?

    日期:2019-07-01 10:46:22阅读:15661

    钱锺书为什么不喜欢提鲁迅?钱锺书和陈寅恪到底什么关系?钱锺书和冯友兰闹过别扭吗?6 月 29 日,第九届江苏书展现场,先锋书店馆举办了《钱锺书交游考》新书分享会,该书作者,厦门大学教授、学者谢泳和江苏文艺广播电台主持人聂梅从钱锺书的学问、交友、处...

  • 公共知识分子哈贝马斯,一个愤怒的老头

    日期:2019-07-01 10:15:34阅读:16018

    如今回看青年哈贝马斯对海德格尔的批判,这场论辩的双方是如此的悬殊:一方是赫赫有名的哲学大师,一方是年仅24岁的大学生。但这场争论标志着哈贝马斯正式登上了他所称的“公共领域”的大舞台,半个多世纪以来履行着一位真正的知识分子的责任。...

  • 哈贝马斯:从天才的门徒到天才的对手,哲学家的生活不宜成为传奇

    日期:2019-07-01 10:12:54阅读:16082

    哈贝马斯毫无疑问跻身于这个时代最具全球声望的思想家和公共知识分子之列。在中文世界,他的重要著述几乎都有了中译本。他的时政评论或只言片语,也能迅速通过大众传媒广泛传播。也许唯一的例外在于,哈贝马斯本人很少谈及,或几乎不提及个人生活,除非他个体...